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章这人不讲道理】

【第七章这人不讲道理】

赵武灵王二十年,攘地西北,置云中、雁门、代郡,朔州地属赵国的雁门郡。

秦始皇三十二年,秦始皇派蒙恬率军北击匈奴,筑土城养马,故名马邑。

武德四年改马邑郡为朔州,辖鄯阳、常宁两县……

……

风雪之中,残破的马邑城巍巍屹立,破旧的城砖、残缺的城墙,无一不在述说着这么一座自战国时期便成为中原王朝所操控的最北方的城池,在历代对外战争之中所发生的一幕一幕可歌可泣的故事。

李牧于此屯兵,北抗匈奴,灭了襜褴,败了东胡,匈奴单于逃跑千里,此后十多年,没有匈奴不敢接近赵国边境城镇。蒙恬率领三十万大秦虎贲北击匈奴,在此筑城养马,收复河南之地,修筑万里长城。卫青从马邑出定襄,北越大漠,直抵燕然;霍去病从马邑出代郡,狂飙突进两千余里,单于遁逃,封狼居胥!

华夏民族的历史上,这是一座不起眼的城池,却承载着太多的血泪与辉煌!

……

再过两天便是除夕,即便是时值寒冬,北边有薛延陀寇边,却也不能阻挡马邑百姓欢度佳节的气氛。一大早,因为军情紧张局势不明,东、北、西三面城门尽皆封锁,南城门却车马辚辚,人流熙攘。

马邑地处边陲,却绝不贫瘠。

早在战国、秦汉时期,南起雁门关、北至杀虎口,人们就走出了一条“马邑古道”,古道南延北伸,形成了中原和大漠以至中亚、欧洲互通的交通大动脉,并保持着类似于丝绸之路一般的畅通。

此刻薛延陀屯兵定襄之北,气势汹汹,绝大多数商贾不敢涉险穿越被薛延陀控制的地域,便选择驻留在马邑城内,反正马上就过年了,赚钱也不差这么几天,歇歇脚也是好的。

于是乎,看上去破败的马邑城,却愈发显得繁华兴盛起来……

城中府衙之内,气氛却有些紧张。

薛万彻瞪着一双铜铃也似的牛眼,大声呵斥道:“汝不过一个小小的边镇守将,焉敢在吾面前颐指气使?此刻薛延陀二十万大军陈兵定襄城下,随时都能爆发一场大战,难道你指望定襄城里那些个老弱病残的突厥人能够抵挡薛延陀的进攻?一旦定襄失守,薛延陀的兵锋直抵马邑,危及整个朔州,就连吾等身后之长城都随时可能被薛延陀人翻越,到那个时候,丢城失地之责任,你来背么?”

说起来,薛万彻这人也着实奇葩,平素好似智商欠费一般,就是个粗劣鲁莽的性子,凡事不过脑子,可偏偏到了战场之上却清楚明白,什么事儿该干什么事儿不该干,心里门儿清。

天生就是一个将才……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年约而立的将军,一身戎装整齐利索,面白无须,脸色微白,此时神情淡淡,似乎对薛万彻的暴跳如雷视若不见,只是拈着茶杯,呷了一口茶水,缓缓说道:“那就末将来背!”

薛万彻生生被他给气笑了……

手指差点指上这个将官的鼻子,嗤笑道:“你来背?你背你个娘咧!一个边镇守将,豚犬一般的东西,也敢大言不惭?你特么背得起么!宇文法,休要说某没有警告你,速速将城门的兵卒撤走,否则阻拦某前去定襄与阿史那思摩汇合,信不信老子立马斩了你的狗头!”

他到底是个杀才,一向豪横惯了的,此刻被一个边镇将军拿捏着,哪里还管得了颜面?连对方的长辈祖宗都给问候上了,张嘴闭嘴一句比一句难听。

宇文法瞳孔一缩,面上怒气一闪即逝,沉着脸,道:“大将军休要动怒,末将何曾不准大将军前往定襄?您是大将军,吾自然受您节制,您的命令,末将岂敢不听?末将麾下的兵卒封锁城门,只是防备薛延陀的细作混入城中,南门不是就没封锁么?末将即刻下令,让兵卒打开四门,任由大将军您去往何处,如何?”

他这番不卑不亢的神情,却是愈发让薛万彻气炸了肺!

这位浑人在长安都不是个低头服软的主儿,何况是到了边镇,面对一个小小的边将?劈手拿起桌上的茶盏,照着宇文法的脑袋就丢了过去,嘴里大骂道:“滚你个娘咧!瓜怂蛋子跟老子玩这一套?粮食草料呢?给某粮食草料,老子这就出城去,否则咱们没完!”

宇文法着实没料到这人一句话不来就敢动粗,猝不及防下被砸个正着,茶盏砸在额头当即碎裂,额头也破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当即涌了出来,宇文法伸手去捂,却如何也捂不住,半边脸立刻就染红了。

门口的兵卒听到里头的动静,赶紧进来查看,见到宇文法一脸是血形容狼狈凄惨,尽皆吃了一惊。紧接着,宇文法麾下的边军一拥而上,就将薛万彻给围了起来,而薛万彻的亲兵部曲见状,哪里肯示弱?“呼啦”一下来了个反包围,大堂内顿时剑拔弩张。

宇文法又惊又怒,捂着额头站起身,怒声道:“大将军何至于此?末将乃是朝廷委任之边将,非是您府上家奴,亦非阿猫阿狗,大将军如此羞辱末将,军纪何在?国法何在?”

“呸!”

薛万彻嚣张惯了的,当即骂道:“你个兔崽子眼里还有军纪?还有国法?别特么以为老子是个蠢货,不知道你们心里头盘算着的那点道儿道儿!有能耐尔等去杀良冒功,这马邑城来往商贾无数,每年宰个百八十的嫁祸给山匪路霸,岂不容易?但抢攻抢到老子头上,没门儿!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谁!娘咧!一群混账王八蛋!怎么着,仗着人多?来来来,你特么如果是你爹的种,你照这儿砍,老子躲一下皱皱眉毛,特么随你姓!”

说着,这浑人就将脑袋往宇文法面前伸,宇文法让了一下,他继续拿脑袋去撞宇文法的前胸,护心镜撞得砰砰响,宇文法一脸蒙蔽,只能连连后退……

他是真没想到薛万彻居然这般棘手!

前两日家中传来消息,几位关陇集团的大佬商议一番,认为薛延陀前来必然不会有大的战事,无非是小打小闹的一些战斗,只要能够杀一杀薛延陀的锐气,最后必然撤军。

而趁此机会,既能磨炼一番各个家族在军中的子弟,亦能赚取一些功勋。

固然功勋不大,但是将几个子弟推上偏将之列,他宇文法亦能顺便升一格,倒也足够了,毕竟薛延陀二十万大军倾巢而来,朝野上下尽皆震惊,只要能够退敌,朝廷自然不吝奖赏。

想要将功劳揽在手里,自然就要将朝廷派来的薛万彻与房俊挡在外围……

宇文法当仁不让,接过了这个任务,做出了周密的安排。

雁门关那边他严令不准右屯卫出关,只要房俊敢硬闯,无论成与不成,最后丢脸的都是房俊。身负虎符节旄,居然连一个小小的守关校尉都镇不住、摆不平,最后不得不大打出手,这是什么水平?

不堪大任!

皇帝下诏将其召回都是轻的,说不定就得削爵降职,严词申饬……

至于薛万彻更好办,久闻这位是个浑人,脑子不大好使,届时只要推搪朔州粮秣不足,无法支持右武卫开拔前往定襄,就算薛万彻再是火大,能奈他何?还不是乖乖的待在朔州,一步可无法离开。

朝廷派了两支大军前来,这已经是目前所能够调拨的极限,然而即便如此,亦要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关陇集团将这一次薛延陀寇边所带来的功勋攫取得干干净净,半点不留……

然而千算万算,却唯独没有算到薛万彻这个浑人耍起浑来,一点道理都不讲!

你跟他说什么粮秣不足,人家根本不听,只是一味的说是皇命不可违,宇文法相信,只要自己敢继续说这种粮秣不足的话,那么薛万彻就能率领大军饿着肚子开拔,前往定襄与薛延陀作战!

到了那个时候,哪怕右武卫饿死冻死几个兵卒,朝廷也势必要追查原因,自己那可就是谎报军情,按罪当诛……

这人怎地就这般浑?完全不讲道理啊!

宇文法一个头两个大。(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7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