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章蛊惑】

【第九章蛊惑】

“这是什么话?当年若非先生求情,咱早就被可汗剁成了碎块儿扔到野地里喂狼,骨头都剩不下一根!先生大恩,咱做牛做马也报答不完!这么多年若非找不到先生,咱那里会跑去薛延陀跟着那帮子腌臜货厮混?”

穿皮裘的人显然很是愤怒,压低着嗓子辩解。

黑衣人轻笑一声,道:“很好,不枉先生当年不惜得罪可汗,亦要救你一命……眼下,先生有一事拜托,不知你能否办好?”

穿皮裘的人大喜过望,忙道:“咱就等着报答先生的大恩呢,只要先生一句话,这条命就是他的!”

“很好!附耳过来,某与你细说……”

“……”

风声呼啸,大雪飘飘,将一切阴谋诡计都遮掩起来,天地之间一片苍茫,看似纯洁无垠。

“什么人?”

“吾乃胡禄俟利发吐迷度,求见二王子。”

“胡禄俟利发”乃是柔然、铁勒、突厥、回纥等族的官名,各部首领大多以此自称,父兄死,子弟继职。

吐迷度是回纥首领,而回纥乃是薛延陀治下最强悍的部族之一,深受夷男可汗之重视,在薛延陀境内地位尊崇。

“二王子已然歇息,若阁下并无要事,不妨明早再说。”

卫兵婉拒。

“还请入内通禀,实在是十万火急之事,方才深夜前来。”

吐迷度坚持。

大帐之内,大度设刚刚睡熟,便被吵醒,起床气甚为暴烈,一骨碌爬起来,怒喝道:“何人在外喧哗,来人,拖出去剁碎了喂狗!”

账外瞬间一静……

少顷,吐迷度的声音响起:“二王子,吾乃吐迷度,有十万火急之事前来告之。”

大度设一肚子火气,却不能冲吐迷度发泄,回纥铁骑战力剽悍,族人众多,薛延陀一向对于优待有加,绝不能生出嫌隙。

忍着气,道:“赶紧进来。”

紧接着,大帐门帘挑开,一个亲兵武士拿着灯笼进来,将桌案上的灯烛点燃,这才退出去。

吐迷度走进大帐,弯腰施礼:“见过二王子。”

大度设光着膀子坐在榻上,一身肌肉虬结,脸上的胡子杂乱如草,一双眼眸鹰隼一般盯着吐迷度,态度还算和蔼:“原来是俟利发,这深更半夜又冷又晚,到底有何事?”

吐迷度依旧保持着弯腰的姿态,低声道:“启禀二王子,就在刚刚,赵先生派人前来寻我……”

大度设一脸迷糊:“赵先生?哪个赵先生?他自去寻你,与我何干?”

吐迷度道:“是赵德言赵先生。”

“赵德言……赵德言?!”

大度设先是懵然,继而醒悟,大吃一惊,当即就从榻上站起,喝问道:“他不是死了吗?”

对于薛延陀来说,突厥人是一个不可回避的宿敌。

在突厥人强盛的岁月里,薛延陀就像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不仅要派出族中最强壮的战士帮助突厥人打仗,还得将族中最漂亮的姑娘送去突厥人的营帐,生出孩子之后才能归还……

可即便是如此,亦未曾降低突厥人对薛延陀的忌惮,每一次打仗薛延陀都会冲锋在前,但是战后分好处的时候,却往往都是最少的。

作为除去突厥人之外大漠草原上最强大的部族,薛延陀却只能龟缩在郁督军山以北荒凉的大碛深处,过着悲惨的生活。

为何突厥人如此忌惮薛延陀呢?

都是拜这位赵德言所赐!

作为突厥可汗的谋士,赵德言先后数次向处罗可汗、颉利可汗谏言,认为回纥人口众多性情剽悍,迟早必成为突厥的心腹大患,当予以剪除。处罗可汗与颉利可汗对赵德言言听计从,对薛延陀展开毫不留情的打压与削弱,并且将薛延陀驱赶到极北之处的大碛,不许其在阴山下的牧场放牧。

薛延陀人恨突厥人,更恨赵德言!

然而,也正是赵德言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妄图将突厥打造成为一个与汉人王朝一般强盛的汗国,导致突厥内患频仍政局动荡,最终被大唐那位“军神”李静率军千里突袭,一朝覆灭。

薛延陀人因此才得到喘息之机,并且一举成为草原打磨的霸主!

故而,薛延陀人对于赵德言,当真是又爱又恨,爱恨纠缠……

但更多的,却是恐惧!

有无数的传说至今在草原之上流传,印证着那位智者冠绝天下的智慧,以及绝情冰冷的胸怀……

吐迷度苦笑道:“在下亦曾认为他死了,可就在刚刚,他派遣自己的侍者传信于我,叫我出营见他。”

大度设没有问为何不在第一时间告知此事,在草原上,赵德言是一个传奇,受过他的恩惠、受过他的胁迫这数不胜数,谁也不知道哪个人就会与赵德言攀上关系。

“他说了什么?”

大度设有些紧张,能够让吐迷度深更半夜进入自己营帐,显然不是小事。

更何况,能够劳动赵德言出面的事情,又岂会是小事?

吐迷度沉声道:“当年,父汗遭受族人驱逐,流亡在外,曾蒙受赵德言救命之恩,后来能够顺利回到族中继承俟利发之位,赵德言亦有相助。故而,吾父曾言,要世世代代记得恩惠,试图报之。赵德言命侍者传信于我,实则是想通过我告之二王子,大唐派遣右武卫、右屯卫两支精锐部队前来定襄,右屯卫未至,右武卫被马邑城中试图贪功的将领所牵制,定襄城中,唯有阿史那思摩率领突厥族人镇守,若是二王子能够集结大军给予雷霆一击,定然能够在马邑城的汉人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一举攻陷定襄城,将定襄以北整片肥沃的草场尽收入汗国账下!届时进可攻退可守,二王子的威名,将闪耀郁督军山的王庭,成为薛延陀战功赫赫的大英雄!”

大度设呼吸粗重起来。

吐迷度口中的“父汗”,乃是上任回纥首领药罗葛·菩萨,勇武有谋,好打猎,战争中必身先士卒,战无不胜,所以下属都敬畏依附,但却遭到他的父亲回纥首领时健的驱逐。时健死后,部落中人认为菩萨贤能,将其迎回,立为君长,回纥从此逐渐强盛。

当年,正是药罗葛·菩萨率领回纥铁骑与薛延陀合攻東突厥北疆,颉利可汗派欲谷设率领十万骑兵征讨,菩萨自带五千骑兵在马鬣山将其击溃,直追至天山,俘获大批人马,威震北方。

从此回纥成为薛延陀最忠实的盟友,在独乐水上树起牙旗……

吐迷度说出这番往事,显然实在告诉大度设,赵德言不会欺骗于他。

攻陷定襄城,活捉阿史那思摩?

只要想想这等功绩,大度设都全身发颤……

在薛延陀王庭,他的兄长拔灼深受爱戴,几乎毫无疑问的将会成为下一任的薛延陀可汗。在薛延陀的传统当中,王子继承大汗之后,他的兄弟要么被杀死,要么被驱逐,大度设不愿意那样。

拔灼凶残霸道刚愎自用,一旦他继承大汗之位,自己绝无活下去的机会。

他从来不曾心服于拔灼,那个野蛮剽悍的家伙只是占着长子的优势,这才得到族中诸多支持,脑子里头除了肌肉什么也没有,蠢得要死,凭什么继承大汗之位?

或许,自己能够贡献定襄城,活捉阿史那思摩,彻底覆灭突厥人的功绩足以使得族中的长者对自己刮目相看,若是再能够将定襄以北广袤的草场尽数纳入汗国之账下,为汗国夺取一个进攻大唐的桥头堡,那么,自己未尝就没有问鼎可汗之位的机会……

薛延陀可没有什么该死的嫡长子继承制,可汗的位置,只能由薛延陀最强壮的雄鹰来继承!

大度设心急火燎,当即道:“吩咐下去,斥候齐出,刺探马邑城之实情!所有首领大将,尽皆前来大帐,商议出兵定襄是否可行!”(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7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