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十四章宇文法大难临头】

【第十四章宇文法大难临头】

隋唐之时,朔州不仅是北疆重镇,更是北方贸易交通之枢纽。

从云中起,历云中,溯金河而上,至启民可汗牙帐,又向东到达涿郡。这条贯通东西的御道长达三千里,宽为百步,乃是隋唐时期北方最重要的交通要道。

从云州,经旋鸿池南,过参合陉,到定襄城,经单于都护府西南到东受降古城,达胜州。

从马邑城向西北经单于都护府,向西南至东受降城,再向西北经中受降城、天德军城、西受降城,至鹈泉。这条道路是唐朝阴山南麓东西横向的主要道路,该路又从鹈泉向北至回鹘牙帐城,在唐朝,这段路被称作“参天可汗道”。

……

自東突厥覆亡之后,唐朝与北方民族的贸易便不曾中断,且年复一年的规模壮大,马邑城虽然不大,却是联络南北之枢纽,人口繁盛,贸易发达。

明日便是除夕,加上薛延陀大军压境,封锁了白道川,威胁朔州、云州、胜州诸条道路,诸多汉胡商贾滞留马邑城,城内客栈旅舍甚至民居都住满了人,使得不大的马邑城热闹繁华,不下于关中大镇。

南来北往的商贾运输着价值不菲的货物,口袋都是有钱的,正值过年却不得不客居异乡,谁也不愿委屈了自己,且大部分商贾都估计薛延陀没胆子跟大唐开战,目前这等紧迫的局势待到皇帝的使臣持着节旄来到之后便会缓解下去,因此该吃吃该喝喝,热闹非凡。

汉胡杂居,和平相处,即便是薛延陀的商贾亦不用担心携带的货值被唐军抄没,大唐对于商业行为的保护很是到位。

……

宇文法揉了揉额头包裹的纱布,伤口依旧隐隐作痛,喝了口茶,烦躁的将茶杯丢在茶几上。

今日早晨,军中来报,昨日夜间曾有数股薛延陀的斥候试图接近马邑城,幸而被巡夜的兵卒发现,予以追杀驱逐。

可是明日便是除夕,马邑城的南门白天的时候敞开着,谁知道有多少薛延陀的斥候混进城来?

薛延陀忽然这般大张旗鼓的行动,是有些不符合常理的。

这大度设该不会是吃错了药,已经不满足与兵临定襄城下以此压迫大唐答应其和亲,而是真的要对定襄城动手吧?

宇文法隐隐有些不安。

按照家族的指示,薛延陀是万万不敢进攻定襄城的,更不敢跟大唐开战,所以只需要将右武卫、右屯卫紧紧的禁锢住,使其不得不困局城中,而后由边军摆出强硬之姿态应对薛延陀,待到薛延陀师出无功不得不返回漠北,这一桩“退敌”的功勋便算是顺利捞到手中。

然而现在,他却难免在想——万一薛延陀当真疯狂起来攻陷了定襄城,陛下一手扶持的東突厥再一次覆灭,而朝廷派遣而来的两卫大军却被自己死死的拖在马邑城、雁门关……

只要想想那后果,宇文法便头皮一阵阵发麻,心惊胆跳。

那不是不可能的!

蛮夷之所以是蛮夷,便是因为那帮牲畜一样的家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有时候脑子一热随心所欲,根本不考虑后果!

勉强压制下心惊胆跳的感觉,宇文法再一次招来副将,派出了数队斥候前往定襄,严密监视定襄城以及薛延陀大营的动向,稍有异变,便即刻回报。又派人前往雁门关,查看右屯卫的兵卒是否安稳。

听着府衙外街面上喧闹的声音,宇文法皱着眉毛,心中烦躁愈甚。

派出去刺杀房俊的一整队斥候,整整一夜还未回来……

这更令他如坐针毡。

难不成出现了什么意外?

宇文法简直不敢想下去。

“将军,薛大帅派人前来,请您过去一晤,说是有要事相商。”

亲兵进到屋子,恭声说道。

“这浑人又出什么幺蛾子?”

宇文法心底狐疑,说道:“汝去转告那浑人,就说本将军务繁冗,无法脱身,若是有何指教,自行前来府衙即可。”

这是很不恰当的行为。

薛万彻毕竟是他的长官,爵位更比他高出几十个级别,长官召见而借故推脱,按照大唐军法,是要鞭笞三十的。

可宇文法自己心里有鬼,难免心虚,唯恐薛万彻发了狠干脆将自己给软禁起来,而后接掌马邑城的防务,那自己可怎么办?

他不敢去。

亲兵似乎也愣了一下,不过不敢多问,转身走出去。

宇文法琢磨着薛万彻有何事召见自己,没过一会儿,便听到屋外头人生吵杂,参随着杂乱的脚步声向,快速向这边接近。

宇文法怒喝道:“放肆!府衙重地,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话音未落,便听到“砰”的一声响,房门被人硬生生踹开,一股子寒风瞬间灌进屋内,冻得宇文法激灵灵打个冷颤。

敞开的房门处,薛万彻在部曲护卫之下,大步流星的走进来,满是胡须的脸膛上怒气尽显,瞪着宇文法喝骂道:“娘咧!你个混账东西,胆敢面对上官的召见拒而不见,眼里还有没有军法?”

宇文法脸上挤出笑容,起身道:“哎呀呀,大帅说得哪里话?您是主帅,又是郡公,还是驸马,借给末将两个胆子也不敢拒绝您的召见……那个,您到底召见末将,有啥事儿?”

他只怕薛万彻强行软禁他,现在这里是他的地头,外头尽是他的亲兵部曲,如何还会惧怕薛万彻?

薛万彻见他神情不屑油嘴滑舌,心中怒气无法遏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狠狠一个耳光就扇在宇文法脸上。

“啪!”

宇文法猝不及防,一歪头,在倒在地,两眼迷糊,有些发懵……

他的亲兵焉能看着他如此受辱?

当即纷纷鼓噪上前,却不妨薛万彻的部属之中有人跳出来,照着宇文法的腰眼就是狠狠的一角,当即将宇文法踹翻在地。朔州守军一件主将被打,顿时怒了,纷纷掣出兵刃,就待上前,却见到薛万彻身后又一人一个箭步跳出来,手里一柄出了鞘的横刀就架到了宇文法的脖子上……

大堂里陡然一静。

宇文法倒在地上,脖子上横着一柄横刀,额头鲜血迸流,模样要多凄惨有多凄惨,一干属下却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围在外头叫嚣喝骂。

“呸!”宇文法将流到嘴里的血水吐出去,看了一眼刚才踹他的那人,又抬头看看握着横刀挟持自己这人,无奈道:“程处弼,屈突诠,咱们往日虽然算不得有多深的交情,可也算是故旧吧?纵然不念昔日之情,可这般出手伤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程处弼木讷,闻言神色不变,握刀的手始终稳定,谁也不敢保证下一刻会不会一刀抹了宇文法的脖子。

屈突诠笑嘻嘻道:“所以说啊,你们这些个世家门阀里头出来的家伙,一个个的都该死,心里头从来就没有报效君王、精忠报国的念头,你们根本不在乎大唐是否万国来朝、四方来贺,更不在乎陛下是否功盖千秋、德超五帝,你们眼里、心里,唯有家族!满脑子都是如何为家族牟利,只要家族能够攫取到足够的利益,哪怕是让你们向着蛮夷摇尾乞怜,哪怕让你们将这定襄朔州的百姓送入虎口狼窝,你们照样眼都不眨!呸!无君无父、狼心狗肺的东西,也配跟老子称兄道弟?”

宇文法面色一变,咬牙道:“废话少说,你还真敢杀了老子不成?”

屈突诠身后一人闪身出来,似笑非笑的望着兀自嘴硬的宇文法,不屑道:“似尔这等乱臣贼子,何用吾等甘冒奇险出手惩戒?尔之所作所为,历历在目,无法洗脱,等着回去向卫尉府、向陛下谢罪,等着国法制裁吧!”

宇文法怒道:“尔是何人,敢如此大言不惭?”

那人哈哈一笑,咬着牙道:“吾乃房俊!”

宇文法张张嘴,面色惨白……(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7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