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二十七章断其退路】

【第二十七章断其退路】

咄摩支冷眼瞅了瞅这个手下,摇头道:“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不管二王子那边如何,攻陷定襄都是一件大功,可是功劳岂能这般从天而降?临近出征之时,可汗曾对我耳提面命,此行最大的目的,乃是给予唐人压迫,迫使唐人在无暇北顾之时答允和亲之提议,万万不可与大唐开战。”

顿了一顿,看着一众麾下将领,沉声道:“大唐富庶强盛,那位皇帝稳坐长安,国内盛兵百万,一旦将其激怒,岂是薛延陀可以抗衡?不要忘记,就在十几年前,就在这里,曾经雄霸草原大漠的東突厥汗国被大唐一举击溃,一代雄主颉利可汗亦身为阶下之囚,最终病死长安!诸位,难道现在的薛延陀,比之十几年前的東突厥还要强大么?”

众将默然。

这哪里有可比性?

当年的東突厥横跨东西纵横南北,疆域辽阔百族驯服,控弦之士数十万,颉利可汗率军南下直抵渭水的时候,率领的兵力便足足达到二十万,皆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与此同时,守卫阴山牙帐的兵力远超于此。

不可一世。

然而现在的薛延陀纵然吹嘘着强盛,总兵力却也仅有二十余万,只是人家颉利可汗一次出征所率领的军队数量……

即便是那样雄踞大漠的東突厥,却也被大唐击溃,连可汗都成为囚徒,被禁锢在大唐的都城,临死亦不得返回草原。

可以想象,一旦薛延陀当真激怒了大唐,迫使大唐不管不顾的对薛延陀开战,看似强盛的薛延陀将会面临怎样的绝境……

郁督军山看似很远,可先有霍去病封狼居胥,后有窦宪勒石燕然,汉人王朝强盛之时,从来都能够千里突袭。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眼下之大唐,怕是比当年的大汉更加强盛!

薛延陀也好,突厥人也罢,平素搞一些小动作在汉地掳掠一番,尚且不当大事,可若是全面跟大唐开战,唯有死路一条。

现在大度设鬼迷心窍,居然想着追击突厥人然后在雁门关下将其屠杀,这势必会激起大唐的愤怒,骄兵悍将的唐军岂会坐视?

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他大度设违背可汗的命令,那么就让他自己回去接受可汗的惩罚,咄摩支若是这个攻陷定襄城,必然会被说成与大度设沆瀣一气,岂不是等于替大度设分担了罪责?

“勿要多说,听从命令,拔营吧!”

咄摩支解释一番,冷着脸下令。

“诺!”

众将不敢再问,赶紧走出大帐,各自收拢兵卒,准备拔营。

咄摩支忧心忡忡。

他与拔灼的关系一向不好,与大度设则亲近得多,但是眼下的情况他却是有心无力,谁知道大度设发了什么疯,居然对突厥人紧追不舍,誓要将其屠杀殆尽,一举灭族?

他能做的,就是立即返回白道川,紧紧扼守住山口。

若大度设命大,或许能够活着逃回来,自己做好接应,若大度设命丧雁门关下,那么他也得防备唐军趁胜追击,直接越过白道川进入阴山之北,直插薛延陀的腹地……

定襄城内,薛仁贵趴在箭垛后面看着薛延陀人拔营之后阵型整齐的缓缓北撤,心头有些遗憾。

率领一万骑兵多开薛延陀斥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已然空无一人的定襄城,准备趁着薛延陀人意图贪功进攻定襄城的时候猝然反击,打一个措手不及,却不曾想这薛延陀留守大营的将领居然如此冷静,非但不进攻空虚的定襄城,反而拔营北撤。

“将军,怎么办?要不干脆衔尾追杀上去,反正他们携带着辎重粮秣也跑不快!”

高侃在一旁舔了舔嘴唇,提出建议。

现在已经不是谁先开战的问题了,大度设率领大部队追杀突厥人,现在深入大唐边境几十里,翻越恶阳岭直逼雁门关,早就触犯了大唐的底线,若是不能予以迎头痛击,大唐还有何颜面在那些依附的胡人面前挺起腰杆?

若是能够袭杀这一部薛延陀人,也算是大功一件……

“反正也跑不快?”薛仁贵喃喃复述一遍,眼睛一亮,抬头看了看天色,下令道:“虽然不惧与薛延陀野战,但必定有所伤亡,何不以己之长、攻敌之短?传令下去,全军弃城自东门而出,绕道赶在薛延陀人之前抵达白道川山口,不得延误!”

高侃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大拇指一挑:“将军好计策!”

忽而想起一事,问道:“据闻朝廷派遣的单于都护府长史就快要抵达马邑,或许不久之后就要来到定襄,届时会否借机生事?”

定襄城即为单于都护府所在之地,而单于大都督,便是阿史那思摩。

薛延陀虽然寇边,却始终未曾动武,朝廷之内顾忌与薛延陀开战会影响东征大计,故而一直对边军严加约束,不准与薛延陀起冲突。即便是房俊前来马邑之前,亦曾被李二陛下耳提面命,不得挑起争端。

万一那位单于都护府的长史来到定襄发现只是空城一座,整个漠南几乎乱成一锅粥,各方势力相互倾轧完全背离了朝堂之上制定的策略,一怒之下添油加醋的上报皇帝,怕是自房俊以下,所有人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薛仁贵不屑的冷笑一声:“单于都护府的长史?哼哼,别管他会乱说什么,首先,他得有机会来到这定襄城才行……”

高侃不知单于都护府的长史是何人,他薛仁贵岂能不知?

虽然那萧嗣业乃是萧氏子弟,与房俊有着姻亲关系,但薛仁贵知道那厮可是在萧家没少给房俊添堵,依着房俊的脾性,看在亲戚份儿上不将那厮弄死就算是稀奇了,还想着来到定襄城作威作福、发号施令?

想滴美……

“别管那么多,以令而行吧!”

“诺!”

高侃再不多问,既然尽到了提醒之职责,究竟如何抉择便是上官的事情,不用他去考虑。

当即便匆匆转身下了城墙,召集兵卒,准备出发。

薛延陀人携带着大量辎重,行军自然不可能快得起来,赶在他们之前抵达白道川山口做好埋伏,堵住薛延陀人返回漠北的道路,占据有利地形等着薛延陀人来攻,岂不是比旷野之上野战的效果更好?

反正白道川是一定要牢牢掌控在唐军手中的!

当即薛仁贵也下了城墙,跨上战马,率领一万骑兵自东门出城,绕了一个大弯,却依旧赶在行军缓慢的薛延陀之前抵达白道川山口。

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夜……

黎明之前,纷纷扬扬的大雪终于停下,天上乌云也已散尽,晨曦微露,站在山口眺望着白道川,白茫茫一片。

“白道”,在敕勒川之北,距离废弃的北魏都城盛乐不远,巍峨险峻的大青山矗立于此,与整个银山山脉横亘一体,隔绝南北。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天险之中,有一道山川名曰“白道川”。

世代居住在此的居民依靠自己的双手硬生生开辟出一条通道,开山之土呈白灰色,以之铺路,每当春夏,道路两旁是郁郁葱葱之青山,唯道路独白,故而得名。白道蜿蜒曲折,绵延数十里,盘绕于大青山上,象一条长长的蜈蚣一直从山腰爬行到高高的山顶。

山岭之上有城垣遗迹,乃赵武灵王所修之长城。

北齐、北周时期,突厥兴起于漠北草原,并向南游牧,将敕勒诸部逐出漠南,在白道以南的敕勒川也就随之通称为白道川。

白道地处藏龙卧虎的大青山上,大青山巍峨挺拔,地势险要,横贯阴山,乃是南北交通之要冲咽喉,因而,白道历来是军事关隘,是兵家必争之地。

贞观三至四年,李靖、徐世绩等分率十余万雄兵会师白道川,在白道口大破东突厥颉利可汗,一举覆亡東突厥。

薛仁贵站在山下,望着白雪皑皑的白道口,挥了挥手。

身后将旗摇动,一队队兵卒策马趁着昏暗的天色,马匹带着嚼子,悄无声息的顺着山路向着并不宽敞的山口掩杀而去。(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7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