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三十一章前途茫茫】

【第三十一章前途茫茫】

当真是愚蠢,当中揭露守将的举动非但于事无补,反而等同于逼着那守将杀掉自己灭口,否则一旦泄露出去,那可就是夷三族的大罪!

萧嗣业心里后悔,琢磨着法子脱身。

现在那守将估计被入关的突厥人弄得头昏脑涨一时间忘了自己,等他想起自己来,想必就会派人来将自己处死,杀之灭口。

他亦曾在定襄城大权在握,明白边疆这等军管之地,将领的命令便是圣旨一般的存在,长官有命,部下皆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兵荒马乱的地界杀掉个把人简直不要太简单,事后往胡族或是马匪身上一推,死无对证,毫无破绽。

自己堂堂萧氏子弟,岂能背负冤屈死在这里?

强烈的求生欲使得萧嗣业振奋精神,忍着浑身痛楚,长虫一般一拱一拱的挪到窗边,那里有一块带有棱角的石头……

直到将两个手腕都磨得鲜血淋漓,才将捆住手腕的麻绳磨断。

两只手颤抖着解开脚上的绳索,疼得满头大汗。

喘了口气,他站起来活动一下酸麻的手脚,这才凑到破败的窗户旁边,顺着破烂的窗户纸观察外头的情况。

一个兵卒手摁着腰刀刀柄,正在门口看守,远处乱糟糟一片,有唐军兵卒,有突厥妇孺,还有成群的牛羊牲畜……

想了想,萧嗣业在屋内一根柱子上提了一脚,“砰”的一声,然后闪身躲在门口。

屋外的兵卒甚是警觉,听到响声,当即抽出腰刀,推门走了进来。

门后的萧嗣业猛地扑上去从后一只胳膊勒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狠狠的锤在兵卒的太阳穴,同时一只脚一勾,将门关好。

他这一拳力气甚大,又是击中太阳穴这等要害部位,兵卒闷哼一声,顿时昏厥过去,萧嗣业一松手,便软倒在地。

趴在窗户后头瞅了瞅外面,没人发现这边的动静,萧嗣业大大的松了口气,然后蹲下身,将兵卒里里外外扒了个干净,然后脱掉自己的衣物,换上兵卒的衣衫革甲,最后将横刀也解下来,挂在自己腰间。

收拾停当,将兵卒以及自己的衣物一股脑的塞进后山墙下一堆杂物当中,拍拍手,打开屋门施施然走了出去。

来来往往的唐军谁也没发现换上兵卒装束的萧嗣业……

萧嗣业心中大定,但是知道必须迅速离开雁门关,否则等到那守将想起自己派人前去查看,那就大事不妙。

身为单于都护府的长史,在定襄城驻留多年,对于同为边关重镇的雁门关自然也不陌生。萧嗣业穿梭在乱糟糟的人群之中,一路向南七拐八拐,想要寻找一处兵力薄弱的地方偷偷混出关去,然后返回长安弹劾房俊擅起边衅,更要将那雁门关守将的嘴脸揭露,令其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等他饶了大半天,侧着天色渐渐黑下来的时候绕到一处山坳,只需翻越眼前这一道山梁便可脱离雁门关地界,进入代郡,然后一路向南,便可抵达长安。

萧嗣业却又犹豫了……

就这样回到长安么?

弹劾了房俊又能如何?

身为皇帝的女婿,朝廷的重臣,房玄龄的儿子,即便是被下旨申饬甚至是降职削爵,房俊依旧还是房俊,而自己与他的仇怨算是彻彻底底的结下了,家族之中又对其颇为忌惮巴结,自己往后的日子能好过的了?

前往定襄城?

那里已然被阿史那思摩放弃,估计此刻薛延陀军队跟唐军大抵达成一片,自己这个光杆长史去了有什么用?

还有那个守将,就算朝廷将其以叛国罪枭首,甚至夷灭三族,又能如何?

自己还是惶惶然有若丧家之犬……

萧嗣业抬头看了看暗沉阴郁的天空,北风刺骨吹,乌云如铅坠,天地茫茫,居然无自己可安身立命实现抱负之地……

怎么办?

是返回关中,从此之后夹着尾巴做人,战战兢兢躲避着房俊的报复?

亦或是……

萧嗣业心中天人交战,愤怒、悲凉、不甘、恐惧……百般滋味萦绕在心头。

良久,他又看向北方。

……

“先生,晚辈被你害苦了!”

见到赵德言,守将一脸凄苦,张口就是埋怨。

有恩必报,这是他的处世之道,可若是因为报恩却差点将自己弄成突厥细作,连家族都给搭进去,他却是万万不干的。

若非箭在弦上无可更改,他宁愿下令让这些突厥人在关下自生自灭,被薛延陀人一个一个的杀个干净,时候被皇帝责罚、朝廷降罪,他也认了!

赵德言一脸错愕,揉了揉差点被颠簸散架的老腰,奇道:“贤侄此言何意?”

守将叹着气,将受到他玉佩之后被萧嗣业识破之事说了。

赵德言蹙眉道:“糊涂!如此大事,岂能犹豫不决?那萧嗣业一旦返回长安,你便是再无生路,还得搭上家中亲眷族中兄弟!管他是萧氏子弟还是长孙氏子弟,当断则断!”

守将有些冒汗,依旧犹豫……

那萧嗣业乃是兰陵萧氏的子弟,以萧家在江南的声望、萧瑀在朝中的影响力,岂会任由自己害了萧嗣业的性命?

这一步迈出去,那可就彻彻底底没了回头路!

赵德言摇头道:“大可将其斩杀之后,嫁祸给几个突厥人,而后当场将突厥人射杀,事后死无对证,萧家又能将你如何?”

守将一听,眼眸一亮,稍稍纠结了一下,便扭头对身边的亲信道:“按照先生安排的去做!”

那亲信不认识赵德言,不明白自家将军为何如此尊敬信任一个夹杂在突厥人当中的汉人老者,不过亦不敢多问,当即领命,带着几个心腹兵卒匆匆离去。

两人站在城头,眺望着远处对峙的唐军与薛延陀骑兵。

黑压压的薛延陀骑兵塞满了远处山梁之间的平地,远远望去仿佛蚂蚁一般遮盖大地。

明显单薄的唐军五百人阵列犹如蚁群面前的一块米粒,又如狂怒波涛之前的一块砥石,看似摇摇欲坠……

“这大度设疯了不成?那边夷男可汗正跟陛下商议和亲之事,这边他却悍然侵入大唐境内,岂不是跟夷男可汗对着干?”

守将一脸愤然。

大度设毫不理智的进攻突厥人,突厥人更是不按常理的来到雁门关,导致他白白遭受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冤枉,真特娘的见鬼了……

赵德言捋着胡须,笑而不语。

自己油尽灯枯,在塞外流浪了大半辈子,死前能够魂归故里埋骨桑梓,还能最后替大唐狠下决心重创薛延陀,使得北疆边境得到十数年的安稳,固然这份功绩无人能知,他也没打算四处宣扬,心底却难免有些得意。

汉人的毛病便是耽于安乐,只要边境安靖,便不思进取,任由胡族在塞外休养生息,渐渐壮大,直到强盛至一定程度,再一次入侵中原烧杀劫掠,汉人才迫不得已奋起反抗,如此周而复始。

当然,这也跟农耕民族缺少马匹不擅马战有关……

现在的汉人倒是有了进取心,君王气吞山河志存高远,帝国锦绣繁华军旅昌盛,只是为何死死盯着高句丽那破地方?

在赵德言看来,高句丽一隅之地,既无战略之纵深,亦无充足之兵源,土地贫瘠气候苦寒,完全就是无用之地,更不用担心成为汉人心腹之患,即便其再是强盛,在汉人王朝的卧榻之侧,亦绝对不可能取得太高的发展。

前朝的隋炀帝便是如此,大军百万浩浩荡荡,直奔这无用之地,结果损兵折将士气大跌,直接导致国内空虚政局动荡,诺大一个王朝,转瞬之间分崩离析烟消云散。

眼下之大唐皇帝,又要步上隋炀帝之后尘,令人扼腕……

所以赵德言才布局这一切,薛延陀长驱直入侵略大唐领地,更意欲屠尽大唐盟友,只要北疆之主将稍稍有那么一点魄力与眼光,主动与薛延陀做一些接触,这一仗就算皇帝不愿意打,也非打不可。

只是不知,此刻就在北边不远处屯驻了大量兵力的马邑城,那位房玄龄的公子、大唐皇帝的女婿,是否会有所动作,敢于违抗皇帝的意志,给予大度设率领的这一支薛延陀精锐部队以痛击?(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8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