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三十七章丧家之犬】

【第三十七章丧家之犬】

下岭之路已经被唐军堵死,陌刀阵的威力让大度设彻底胆寒,继续冲锋下去除了将所有族人尽皆葬送在此,为大唐山岭的树木供养养分之外,绝无一丝活路。

大度设红着眼睛,带领着自己的亲兵,策马奔入路旁的沟壑之中,大叫道:“正路不可走,随吾来!”

身后的亲兵纷纷策马跃入沟壑。

沟壑并不太深,事实上恶阳岭的地势并不险恶,没有万丈高峰,更没有绝壁深壑。只是从路上到沟底总是有一些坡度的,沟里背阴,积雪早已冻成了坚冰,顺着沟沿下去的时候战马很难保持平衡,顿时不少亲兵人仰马翻,就连大度设自己胯下的战马都前蹄滑倒将大度设整个人狠狠的甩了出去。

身后跟上来的亲兵急忙跳下马背,将他搀扶起来,然而将坐骑让出来给大度设骑乘,自己则跟在后头猛跑。

薛延陀人再是勇悍,也被陌刀阵给杀破了胆,这时候见到大度设率先冲下沟壑,急忙纷纷效仿,残余的兵卒紧随其后跃入沟壑,自然又是一阵人仰马翻,骑着马的追随着大度设的背影跟上,没了马的则撒开脚丫子狂奔。

只是没了战马,想要从恶阳岭返回漠北,怕不是得走上十天半个月,届时唐军的骑兵完全可以从容追杀,要么战死要么投降,一个都跑不了……

大度设骑在马上,奋力的鞭挞着战马,眼中热泪滚滚心中满含屈辱,连头都不敢回。

败了啊!

大败亏输,几乎全军尽墨!

所有的雄心壮志,在这一刻尽皆化作虚无,所有的奢望与憧憬,也尽数消散在这凛冽的北风之中。

数万薛延陀最精锐的战士,在他的率领之下穿越白道直抵漠南,非但未能达成父汗事先试图给大唐施压以促成和亲之目标,更未能开疆拓土为薛延陀的子孙占据敕勒川这块水草肥美之地,反而丢盔弃甲一败涂地……

如何跟父汗交待?

如何面对那些战士的家眷?

大度设连想都不敢想,整个人已经完全被悔恨所吞噬,流着泪,咬着牙,行尸走肉一般沿着沟壑底部向北突进。

至于这条沟壑是不是直接通往北方……他根本就没去管。

然而等到四周的沟沿陡然消失,天地苍茫夜幕低垂,呜呜的北风肆无忌惮的在原野上吹荡,回过神来的大度设赫然发现,居然已经冲出了唐军的重围。天上的乌云尽皆被北风吹散,零零散散的星辰指明了方向,大度设稍加辨别,便知道自己已然身处恶阳岭之北,与定襄城之间的位置。

再往东南一点,便是马邑城。

身后原本窸窸窣窣的蹄声渐渐繁杂沉闷起来,回头看去,不少一路跟随他突围的薛延陀骑兵渐渐汇聚在身后,只是每个人都是一脸灰败神情呆滞,木然的骑在马上,沉默不语。

唯有北风咆哮,四野空旷。

大度设看着这稀稀落落的兵卒,拢共加在一起,怕是也不足万余……

出白道之时,浩浩荡荡数万大军支撑起了大度设蓬勃的野心,然而世事难料,谁又能想得到这才是几天的功夫,便损兵折将十去七八,威武雄壮的大军残破成这幅摸样?

即便是幸存下来的这些兵卒,也尽皆被唐军的陌刀阵杀破了胆,成了惊弓之鸟,士气全无。

怕是这个时候遇上一支凶悍的马匪,都能轻易的将这一支薛延陀最精锐的军队冲垮……

大度设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似有金星乱跳,脑袋里头发晕,双手死死的抓住缰绳,否则差点再一次坠落马背。

“二王子,您没事吧?”

身边仅余的几个渠帅连忙上前询问。

他们都见到大度设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染红了,定然受创不清,是真的害怕他设出了什么意外,有他在,回到郁督军山牙帐,此次出征失利自然由他来承担,大家伙不过是连带的责任。万一大度设完蛋了,损兵折将再加上致使可汗的次子战死,他们这些人那里还能活?

所以,纷纷上前问候,倒也发自肺腑,情深意切……

大度设深吸口气,摆摆手,道:“没事。”

渠帅们又问:“吾等如今何去何从?”

言下之意,咱就别再折腾了,赶紧回去漠北吧。

大度设稳住心神,睁开眼,看了看夜幕之下的狂野莽原,咱看看身边七零八落憔悴凄惨的兵卒,又是一阵心痛如绞……

“二王子!”

吐迷度自远处策马跑过来,这位先前被大度设一顿鞭挞致使面部受创严重,又经历了一番惨烈厮杀,虽然带着殿后的回纥铁骑冲了出来,但浑身浴血,此刻身上的鲜血都被冻住,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紫红色,形容可怖,恍若魔神。

来到大度设身前,吐迷度道:“二王子,不能就这么回去漠北!此番损兵折将,数万大军十去六七,如此回到牙帐,二王子如何同可汗交待?如何同那些派遣兵卒跟随您出征的部族交待?更别说牙帐之内尚有不少人等着看您的笑话,定然借机打击,即便是可汗想要回护您,也护不住啊!”

每战死一个薛延陀战士,对于回纥的优势便大了一分,这就是吐迷度的龌蹉心思。

本来是想要让大度设一头扎进唐军腹地,进而损兵折将实力大减,现在反倒使得自己的回纥铁骑死伤无数,又岂能任由大度设率领余下的薛延陀战士回到漠北呢?

您得留在这里,等着唐军追上来才行。

不过下一次,老子可不给你殿后了,只要搭上唐军的影子,老子撒开腿就跑……

“二王子,定襄城近在咫尺,此刻唐军尽在南面,何不将其攻占,作为据点?吾等这里尚有两万人马,坚守定襄,怎么也能受得住一个月,期间派人回去牙帐报信,请求援兵,无论最终能否受得住定襄城,都可抵消此次战败的罪责啊!”

不得不说,这人的确心思阴沉,心肠歹毒。

只要大度设攻占定襄,唐军必定来攻,届时不管大度设守不守得住,面对唐军疯狂进攻,定然再一次损兵折将。

而且他准确的抓住了大度设心里亟待脱罪的想法,给出了这么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大度设焉能视若无睹?

大度设怦然心动,正欲说话,冷不丁身边的渠帅们纷纷对吐迷度怒目而视,出言呵斥。

“放屁!若非听信你的怂恿,二王子又岂会率领吾等一直深入到唐军腹地,进而受到唐军埋伏,招致如此大败?”

“没错,现在你还要蛊惑二王子,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当初若非你蛊惑二王子,二王子焉能追杀突厥人直至雁门关下?若非如此,又如何能够遭受如此大败!现在吾等士气低迷,各个负伤,正当撤回漠北休整,尔却怂恿二王子去攻占定襄,等着唐军追上来将吾等进阶斩杀,简直居心叵测!”

……

也不是除了吐迷度就没有明白人,他这点心思很多人都看得清楚。

尤为重要的是,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被唐军的陌刀阵杀破了胆,哪里还敢继续逗留在大唐国境之内?万一被唐军追上来,那可就真的全军覆没了!

大家一门心思的只想着赶紧逃回漠北,反正可汗问罪的时候有二王子顶着呢,谁特么愿意冒着天大的风险攻占定襄城?

吐迷度被人道破心思,却也并不慌乱,只是瞋目怒视那人,叱道:“鼠目寸光!定襄城高墙厚,吾等两万人马守卫起来固若金汤,何来全军覆灭之忧?更何况只要攻占定襄,可汗必定派遣大军前来支援,整个漠北,谁能坐视敕勒川得而复失?吾等祖祖辈辈可都是对敕勒川望眼欲穿呐!”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首歌谣传唱漠北,哪一个胡人不知敕勒川之肥美?(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8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