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十九章帮倒忙】

【第四十九章帮倒忙】

李承乾连忙上前,说道:“父皇明鉴,房俊一向公忠体国、忠心耿耿,岂能做出假传圣旨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必然是萧嗣业因与房俊素有积怨,故而狗胆包天,故意假传圣旨陷害房俊!”

即便不论他与房俊之间的交情,单说他一向将房俊视作肱骨,未来等级之后能否掌控朝局,可都指望着房俊呢,岂能坐视房俊背负一个假传圣旨、欺君罔上的罪名,最终削爵罢官,流放三千里?

况且他当真不认为房俊能干出这等愚蠢之事。

在他心目中,房俊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与睿智,且最是懂得进退,看似平素胡闹多谢,实则极有分寸,总能够徘徊着父皇的底线而绝不逾越半步,这等人应该擅于明哲保身,岂能做出这等作死之道?

李二陛下便又将战报拿起来,看了一遍,果然发现了其中有宇文法阻挠大军出关,萧嗣业抵达雁门关却被守关将军污蔑为细作的解释……

这就说得通了。

那萧嗣业被诬陷为薛延陀细作,甚至差一点被雁门关守将枭首,心中愤怒惶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投奔薛延陀,这是极有可能的。

自秦汉以降,胡族对于前去投奔的汉人极尽笼络,各个赐予高官显爵,金钱美女权力地位,要什么给什么。

萧嗣业作为兰陵萧氏的子弟,身份高贵名声显赫,更是大唐的单于都护府长史,若是能够投奔薛延陀,夷男必定不吝厚赐,予以重用。

干脆将房俊骗出白道,然后暗中对薛延陀通风报信,使得房俊大军陷入重围兵败漠北,则是萧嗣业对薛延陀送上的投名状……

这么一想,李二陛下又惊又怒。

“这房俊平素瞅着一肚子奸猾,到了北疆怎地这般愚蠢?这等谎言亦能听信,简直不当大用!”

他是真生气。

只要想想整个右屯卫都因为萧嗣业的叛国、房俊的愚蠢而全军覆灭,他就气得不行。

即便当年颉利可汗饮马渭水、兵临城下,大唐亦未曾有过整整一个卫的大军覆没的惨败!

李绩道:“萧嗣业伪造圣旨,自然是死罪难逃,但房俊听信谎言、不辨真假,亦是难辞其咎。眼下右屯卫大军已然直出白道,追是追不回了,只愿他能够及时醒悟,识破萧嗣业的毒计。若果真还得右屯卫损失惨重,甚至于全军覆没,还请陛下治其失察之罪。”

这话说的就水平多了。

右屯卫损失惨重、或者全军覆灭,必定要治其之罪,但若是没什么损失呢?

自然就不算犯错。

虽然心里也有些恼火房俊如此莽撞,但以他对于房俊的了解,这小子又似乎不是愚蠢之人,若没有几分把握,焉敢直出白道,长驱直入突袭漠北?

自己这算是给那小子背书了,只要不是结果太惨,总归还能有一些挽回的余地……

晋阳公主知道自己刚刚说错了话,这会儿眼珠儿转转,出声道:“姐夫最是忠心,岂能做出那等欺君之事呢?必然是那萧嗣业欺骗陷害姐夫!”

旁边的李承乾与长乐公主闻言,差点抬手捂脸……

这丫头确实聪明,但是毕竟年轻识浅,不懂人心。

李绩也有些纳闷儿,瞄了绷着一张小脸儿的晋阳公主一眼,心忖这位殿下不是平素与房俊极为亲厚么?

今日怎地句句话都像是给房俊后脊梁插刀子,还不唯恐房俊不死,插个没完的那种……

“嗯?”

李二陛下被晋阳公主的话语说得心中一跳。

他陡然意识到,好像按照房俊战报之中的说辞,若大军惨败,那么最大的罪名就是萧嗣业的,若侥幸得胜,那勒石燕然的盖世功勋就完全是房俊的。

不论结局如何,这棒槌好像都可进可退,立于不败之地……

事情当真如此简单?

李二陛下疑心重重。

不过此时不是追求真相的时候,说一千道一万,最终的结局还是要看右屯卫的战绩如何。

“将薛延陀的使节驱逐出京,命其即刻遣返漠北,去告知夷男,明犯大唐者,虽远必诛!要他好自为之。”

恼怒之下的李二陛下,直接将陈汤的话语改了改,拿了出来。

当年大汉威服四海封狼居胥,打得匈奴千里遁逃漠南无王庭,难不成今日之大唐就比大汗逊色?

薛延陀就比匈奴更强?

欺人太甚!

东征是肯定要无限搁置的,李二陛下病情不好转,就无法御驾亲征,无法御驾亲征,难道将覆灭高句丽的盖世功勋白白交给哪一员大将?

倒不是李二陛下舍不得放权,实在是对于得国不正的他来说,亟需覆灭高句丽的功绩来提升自己的历史地位,所以哪怕数十万大军在幽营二州枕戈待旦,每日耗费钱帛粮秣无数,依然只能原地驻扎……

李绩又坐了一会儿,就朝中如今的局势与李二陛下商讨一番,领会了皇帝的意志,这才告辞离去。

朝中文武群臣,李二陛下对李绩最是放心。

此人文韬武略,实乃不世之才,却心智沉稳生性低调,淡泊安然素无野心,将朝政尽数托付,不虞有变。

若是换了长孙无忌成为首辅,李二陛下这会儿睡觉怕是都能惊醒……

待到李绩离去,李二陛下觉得有些精神恹恹,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李承乾领着两个妹妹轻手轻脚的退出去,换了内侍入内看守服侍。

出了神龙殿,李承乾瞅了瞅神情有些羞愧懊恼的晋阳公主,到底不忍苛责,只得轻叹一声,道:“妹妹们也回去歇息吧,这几天日夜劳累看顾父皇,也都困顿不堪,要注意身体。东宫尚有一些事务需要处置,吾且先回去,稍后晚间再过来服侍父皇。”

然后微微颔首,举步回去东宫。

两位公主敛裾施礼,目送太子离去。

直起身,长乐公主瞅了一眼晋阳公主,轻声道:“去我那里坐坐。”

晋阳公主眼神有些飘忽,吱唔道:“那个……好困哦,要不先回去睡觉吧……”

“哼!”

长乐公主横了她一眼,莲步轻移,当先而行。

晋阳公主苦着一张小脸儿,无奈的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紧随其后。

对于这个性情清冷的姐姐,她有着如对母亲一般的孺慕,平素从不敢违逆她的意愿,更何况眼下明知姐姐是因为自己说错话要训斥自己?

跑掉是肯定不敢的……

姊妹两个一先一后回了淑景殿。

宫女端来温水被两位公主净面洗手,而后又奉上香茶糕点,长乐公主素手轻摆,将一众宫女斥退。

殿内只剩下姊妹两个。

晋阳公主有些局促不安,偷偷咽了一口唾沫……

长乐公主玉容清冷,伸出玉手拈起茶杯浅浅的呷了一口,然后抬起螓首,清亮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晋阳公主,直至将小公主盯得慌神不已,这才轻启樱唇,清声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晋阳公主心底忐忑,本来以为姐姐是恼怒她乱说话帮了倒忙,这会儿听到这么一问,有些愣神,下意识问道:“什么什么意思?”

长乐公主道:“就是刚刚在父皇面前的那些话,什么意思?”

晋阳公主愈发一头雾水:“就只是帮姐夫求情呀,你又不是不知道父皇的脾气,这回姐夫听信别人假传圣旨,闯下大祸,怕是父皇不肯轻易饶他。我知道说错话了,可也只是想帮姐夫嘛,姐姐你别骂我……”

“我说的不是这个!”

长乐公主淡然打断,瞅着晋阳公主问道:“我问的,是你为何要那么帮着房俊说话?”

晋阳公主秀眉微蹙,表情迷惑:“难道不应该么?姐夫对我很好啊,这些年一直很宠着我,但凡是我要的,姐夫总会想方设法的弄来给我,又会带着我玩儿,哼哼,比长孙表哥强多了!现在姐夫惹恼了父皇,我自然要帮姐夫求情,难不成姐姐你以为姐夫当真想要造反,欺君犯上?”

提起长孙冲,长乐公主气势一滞,伸出纤纤玉指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奈。

这丫头看似聪明机灵,但到底还是一个小孩子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8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