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章荣归桑梓】

【第七十章荣归桑梓】

心中稍微挣扎了一下,萧嗣业便做了决定。

将衣甲穿好,那人打开门四处张望一下,冲着萧嗣业招招手,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萧嗣业赶紧跟在身后。

东方的天色已然微微泛白,用不了多久便天光大亮。

“什么人?”

走到院子门口,两个站岗的兵卒喝问。

那人走在前头,沉声道:“奉大帅之命,前来问那萧嗣业一些事情,现在去回禀。”

兵卒奇道:“吾怎地未见你是何时进去的?”

那人不慌不忙,反问道:“很是有些时候了,刚才不是你们两个当值吧?”

萧嗣业吓得在后边死死的低着头,一声不敢吭。

两个兵卒这才释然:“非是吾等聒噪,实是大帅有命,那萧嗣业通敌叛国,必须严加看管,不可有一丝一毫的疏忽。”

那人呵呵一笑:“好说好说。”

然后带着萧嗣业昂首离去……

直至走出甚远,萧嗣业回首看看那处院落,提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那人并不多话,一路领着萧嗣业来到城北门一处军营,叫出了一队兵卒,说道:“随吾前往城北窴颜山巡逻,防备薛延陀人!”

“喏!”

众兵卒领命,又回营里取了兵刃,一起来到马厩。

谁也没注意跟在那人身后的萧嗣业……

一队人牵出马匹,纷纷跃上马背,扬鞭策骑出了重兵把守的北门,进入窴颜山的一条峡谷。这处峡谷犹如鱼肠一般曲折,却贯穿南北,与白道可通行阴山一样,此处亦是沟通窴颜山南北之要地,由此向北便可抵达郁督军山,薛延陀牙帐。

一行兵卒策骑在雪地上飞驰,因是峡谷,格外拢风,迎面吹来的北风呼呼作响,将山谷里的雪沫子吹得四处飞扬。

那人带着兵卒四处巡逻,将将抵达山谷的北口,这才反身沿着原路返回。

谁也未曾注意,队伍里不知何时少了一个人……

萧嗣业悄无声息的脱离队伍,骑着马一路向着北方高大巍峨的郁督军山疾驰,心里简直有些不可置信。

他都已经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冒着必死之心担着极大风险,没想到还真的就逃出生天了……

绝处逢生,岂是快慰二字可以形容其中之狂喜?

娘咧!

房俊你个挨千刀的,敢如此诬陷老子?

给老子等着,待到见了夷男可汗,必定让其引着千军万马前来攻打赵信城,没了火器之威,就不信你房二还当真能如卫青霍去病那般杀敌盈野、追亡逐北!真当薛延陀铁骑是摆设呢?

等待薛延陀大军攻破赵信城,老子定要将房二加诸于他身上的屈辱,千百倍的奉还!

萧嗣业心中恨意滔天,不惧寒冷,一路策骑扬鞭,向着郁督军山狂奔而去。

雁门关。

赵德言身上裹着貂裘,脚下蹬着棉靴,站在城门处,遥望北方冰天雪地之中起伏的山峦。

“老夫半生颠沛,辗转漠北各地,纵然亦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从未感受到过半点轻松自在。说到底,老夫乃是汉人,身在异乡、仇恨满心,又岂是荣华富贵便能够换来心安?如今垂垂老矣,孑然一身,却觉得身心通透,耳聪目明。”

赵德言感慨着,反身登上马车,又将目光望向遥远的南方:“树高千尺,落叶归根,吾这把老骨头能够埋在桑梓之地,亦算是上天之恩赐。汉家之地啊,已然阔别半生,如今即将踏足其上,心内甚为喜悦……”

一个为了仇恨颠沛流离以身伺虎的老者,一生都在为了颠覆敌人的政权、摧毁敌人的基业而奋斗,多少刀光剑影,多少阴谋诡计,多少险死还生……及至耄耋之年,大仇得报,得以埋骨桑梓,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加令人感到快慰的?

雁门关守将站在马车前,看着一脸感慨、意气风发的赵德言,心中恨不得骂娘,苦着一张脸,抱怨道:“您老一生之心愿得偿,余下之光阴自然优哉游哉,即可啸傲林泉,亦可隐居避世,一生足矣!可晚辈却被您给害死了……”

萧嗣业逃跑,如今不知所踪,万一那厮逃回长安,跑去萧瑀面前哭诉一番,告上自己一状,那该如何是好?

萧家毕竟乃是门阀之中的翘楚,门生故吏无数,与皇帝的关系更是亲近,他不过是关陇集团之中一个蚂蚁一般的小人物,恐怕到时候没人相信自己这个区区边关守将的话语。

搞不好,下一刻就会有卫尉府和大理寺的官员前来擒拿于他……

一切都是拜赵德言所赐,若非这老头拿着一个阿史那家族的信物从而被人发现,自己何至于此?

被赵德言给害惨了!

“呵呵……”

赵德言看着这人在他面前一脸懊恼颓丧,笑道:“你这孩子没良心呐,怎地就能记得住老夫坑你的事情,却不说其实是老夫一手将你从悬崖边拽了回来?若是没有老夫的信物,想必你是不会任由突厥人进入雁门关的,那么此刻怕是突厥人已然在雁门关下被薛延陀大军杀了个干干净净,不难想象皇帝知晓之后,会是何等雷霆震怒!老夫未曾见过那位皇帝,但是听其言、观其事,亦知道那是一位胸怀壮志极为刚烈的人主,作为他一手扶持起来的突厥被薛延陀当着你的面前屠戮殆尽,你以为他对你会做出怎样的惩罚?呵呵,别提你身后的关陇贵族们,面对皇帝的诘难,他们只会将你抛出去平息皇帝的怒火,哪里会在乎你这个小人物的死活?”

那守将愣了愣,默然不语。

虽然心里很是不得劲儿,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明白自己随时可能成为替死鬼的时候还保持着好心情,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赵德言的话语的确有道理。

世家门阀原本就是利益第一,为了他这个小人物而直面皇帝的怒火,怎么可能?

赵德言也没有继续打击他,好歹也是故人之后,并且若非这人冒着天大干系打开城门,自己只怕此刻也已经遭了薛延陀大军的毒手。

想了想,说道:“既然有一份香火情分在,临别之际,老夫便再指点你一条明路吧……”

那守将精神一振,鞠躬道:“愿闻其详!”

赵德言捋了捋胡子,再一次看向北边,悠悠说道:“那位右屯卫大将军房俊,是个有魄力的,而且不是个蠢货。只看其将薛延陀大军诱敌深入,便知早已有了全盘的计划,此刻固然北疆的消息尽皆被封锁,无人知道定襄以北之战事到底如何,但想来大度设难逃活命,他的那些个骄兵悍将怕是也得全军覆灭。既然大度设下场肯定很惨,但北疆却毫无消息传来,那么唯有一种解释,右屯卫以及右武卫,极有可能已然兵出白道,直捣漠北……此刻,你应当在固守雁门关之余,派遣兵力北上定襄,协助驻守,确保敕勒川以南万无一失。”

那守将大吃一惊:“房俊有这么大的胆子?”

不过旋即响起房俊这厮素来就以胆子大而著称,没什么是那厮不敢干的,兵出白道?还真就说不准……

“但是陛下有明令下达,万万不可与薛延陀全面开战,房俊若是当真敢违背圣意,吾再去协助,岂非助纣为虐?”

“愚蠢!”

赵德言叱责道:“房俊违背圣意,与你何干?难不成你眼看着定襄空虚却按兵不动,最终致使溃逃的薛延陀兵卒侵袭定襄,那才有功?记住了,功也好罪也罢,自有人家房俊顶在前头,轮不到你这个小角色!一旦有溃兵侵袭定襄亦或是马邑,坐视不管,或许你无过,但及时清缴,却必然是大功一件!”

那守将恍然大悟,连忙道:“晚辈受教了!”

确实是这个道理!

你管人家房俊干什么?(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8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