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十六章鏖战赵信城续】

【第八十六章鏖战赵信城续】

前方兵卒振臂高呼,响彻云霄,夷男可汗凝目眺望,见到城上尽皆灰衣革甲的薛延陀兵卒,顿时大喜:“大唐的爱将,也不过如此!诸位,随我一同入城,歼灭唐军,收复赵信城!”

“歼灭唐军,收复赵信城!”

身边的亲兵兴奋得嗷嗷直叫,簇拥着夷男可汗的战马向着城门前进。

不由的他们不兴奋,昔日强横一时雄霸漠北的東突厥之覆灭犹在昨日,唐军千里奔袭大破颉利可汗阴山牙帐的传说,至今还在草原上流传着。对于唐军的强悍,所有胡族尽皆犹有余悸。

岂止是夷男可汗不愿与大唐正面开战?

几乎铁勒诸部虽有的人都不愿意去结下大唐这个死敌!

然而现在,长驱直入惊扰得漠北胡族尽皆闻风丧胆的唐军,在攻陷了赵信城之后居然会被如此轻易的击溃,怎不叫一向视唐军如洪水猛兽的铁勒诸部欣喜若狂?

萧嗣业更是精神振奋,紧跟在夷男可汗身边,建议道:“大汗,宜当加强攻势,迅速击溃唐军,将其尽数俘虏!那房俊乃是皇帝的女婿,更是房玄龄的儿子,其名下尤其财产无数,在长安有‘财神爷’之称号,富可敌国!只需将其擒获,以其胁迫,不仅可以向大唐提出一些要求,更能够索取大量的钱帛!”

赵信城收复,就意味着房俊那狗贼必败无疑,只要薛延陀军队攻势更猛一些,及时截断唐军的退路,房俊便插翅难飞。

等到那狗贼落到自己手里,娘咧,折磨不死他……

夷男可汗闻言双目一亮,对啊!

战争是个啥?

不就是抢地盘抢钱帛抢女人抢俘虏么,现在大唐达到自己家门口,自己固然被逼无奈仓促应战,但若是能够借此机会发一笔横财,岂不妙哉?

像房俊这等大唐重臣,肯定是不能处死的,否则就会与大唐结下私仇,依照那位大唐皇帝刚烈的性子,这仇能记一辈子,大唐与薛延陀将会陷入连续不断的战乱之中,这绝非夷男可汗愿意见到。

但若是挟持房俊以及数万唐军为人质,讨要一些好处总不过分吧?

毕竟你杀了我那么多人马,破了好几座城池,造成的损失无可计数,总归得弥补一点吧?

这可是薛延陀的拿手好戏呀!

况且以房俊的身份低微,用他来换一个大唐公主来和亲,想必大唐皇帝亦不会拒绝……

夷男可汗心花怒放,这房俊可真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啊!

当即大声下令道:“快快快,都加快脚步攻入城内,立即切断城南的退路,将城内的唐军瓮中捉鳖!”

“喏!”

身后无数压阵的兵卒在突利失、曳莽、梯真达官等人的率领之下,当即缓缓提速,数万人马铺天盖地的向着赵信城涌了过去,瞬间便将城墙淹没,兵卒从城门口甚至是沿着云梯攀爬上城头,然后进入城内。

大势已定。

契苾可勒蹙着眉,斜眼看着眉飞色舞的萧嗣业,暗暗咬了咬牙。

无耻之徒!居然诓骗于我契苾部,简直罪不可恕!

这特娘的哪里是充当“死间”,将薛延陀大军带进唐军的陷阱?分明就是通敌叛国,将唐军的底细彻底的出卖给薛延陀,彻头彻尾的卖国贼呀!而对着契苾何力的那一番说辞,不过是未雨绸缪,一面薛延陀意外战败导致夷男可汗迁怒于他,欺骗自己兄弟拼死护着他的说辞而已。

可恶啊!

契苾可勒气得眼睛冒火,却也无可奈何。

眼下胜利在望,此战之后,萧嗣业必然成为夷男可汗极为倚重的人物,历来汉人投降胡族,都会得到极高的待遇与信任,更何况是萧嗣业这等世家子弟,还立下光复赵信城、歼灭数万唐军的大功。

纵然是他契苾可勒,也不能将萧嗣业怎么样。

只是心里这股子火气却委实难以压制,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一刀宰了这个混蛋,拿耶耶当猴儿耍呢?

……

城内。

鸣金声不绝于耳,原本跟薛延陀兵卒纠缠在一处血战的唐军纷纷甩开敌人,后撤至城南。

几乎所有唐军都且战且退,慢慢汇集在这一片倒塌的城墙边缘,甚至有不少唐军已经撤出了城池,在野地里列阵。

虽是不断撤退,却退而不乱。

战局并未失去掌控。

房俊一身戎装,骑在马上,薛仁贵与习君买分列左右,遥望着从城内源源不断犹如潮水一般涌进来的薛延陀军,一脸凝肃,毫无慌张之色。

一抹冰凉落在脸上,沁入心脾。

房俊抬起头,不知何时云层已然遮挡住了太阳,阴冷的风一阵阵随着北边薛延陀军队的涌入而吹来,天空渐渐飘起了零星小雪。

“禀大帅,敌军已然有数万人进入城中!”

有斥候自前方送来战报。

房俊微微颔首,道:“再探!”

“喏!”

斥候飞快跑向城内。

随着唐军且战且退,越来越多的薛延陀军涌入城内。

赵信城并不大,数万人马挤在城内,简直犹如沙丁鱼群一般熙熙攘攘,若是站在高处俯瞰,几乎令人生出密集恐惧症。

唐军就在城南的城墙下结成阵地,巨盾陌刀,宛如中流砥柱一般抵抗着薛延陀军队的冲击。

两军阵前,又是尸横枕籍血流成河,几成人间炼狱。

似乎连上苍也不忍见到这一幕惨烈之景象,雪花纷纷扬扬,充满着悲凉哀婉之气氛,天地之间一片缟素,越下越大。

“报!”

“禀大帅,敌军已有三分之一进入城内,包括夷男可汗身边的金狼兵,总人数目测不下于五万人!”

“呵呵……”

房俊一声冷笑:“这夷男可汗还真当我们是乌合之众,以为凭借人数的优势便能够取得胜利?时代在变化,可惜呀,他曾经所有的骄傲与荣耀,都将要与这座城一起埋葬。瞧瞧这飘舞的雪花,简直就是上苍给予夷男可汗送行的缟素……”

薛仁贵对于房俊突如其来的“文艺范儿”有些接受不能,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再是谨慎小心亦不为过,咱能不能不装……装那个啥来着?

当即沉声道:“大帅,时机差不多了,发动吧?万一被薛延陀醒悟过来即时撤军,恐怕无法达成预想之战果。”

“咳咳……”

房俊正想要装一拨儿,试想,千百年后的子孙们读到史书之上有关这一场战争的时候,每每看到房二郎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身处十余万敌军阵中面不改色,羽扇纶巾淡然自若,对敌人有着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翻云覆雨,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多带劲儿啊?

多牛的人,那也得懂得营销,起码要树立个人的风格,才能够在史书之上留下一个愈发流光溢彩的身影。

可惜呀,薛仁贵这个夯货不懂情调……

斜眼瞥了薛仁贵一眼,叹气道:“你呀你呀,哪儿哪儿都好,就是这粗鄙的性子得改改,胡人也是人,非是豚犬牛羊,眼看着这么多人就要因为吾等命丧黄泉,将会有多少冤魂凝聚,草原上又会有多少孤儿寡妇?吾等是军人,杀敌报国乃是天职,但亦应当心中有爱,有悲天悯人之情怀,瞧瞧你这一副兴致勃勃急不可耐的模样,怎地就毫无人性、如此冷血呢?”

薛仁贵瞪大了亮眼睛,一脸懵逼:“……”

你心中有爱,悲天悯人?

我壕无人性,如此冷血?

娘咧!

有没有搞错?

想出如此一个绝户记誓要将十余万薛延陀大军斩尽杀绝的难道不是你?

现在却装出这么一副慈悲心肠,真是恶心!

过分!

不过军阵之中、疆场之上,主帅言出如山,不可违背,令之所至,赴汤蹈火!

不敢辩驳,只得忍着气,一肚子委屈道:“那个啥……到底要不要发动?”

房俊瞪着他,不可思议道:“营造出如今这么一个形势,本大帅废了多少心神,正应当毕其功于一役,带领尔等开创震古烁今之千秋功业,尔却问吾要不要发动?”

薛仁贵:“……”

我这是问你要不要发动么?

好吧,就是……可我的意思是是否要这个时候发动好吧?

心里憋着气,还不敢辩驳,薛仁贵扯着嗓子大喊:“放炮!”(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9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