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十九章穷途末路】

【第八十九章穷途末路】

夷男可汗满怀信心而来,无数各部青壮汇聚在可汗大纛之下,令之所至,奋勇争先。十余万大军遮天蔽日,向着赵信城疯狂涌来,马蹄踏碎了冰雪,战刀反射着日光,小小的赵信城宛如洪流之中的孤岛,岌岌可危,瑟瑟发抖。

这一些都令夷男可汗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然而即便出征之前他早已学着汉人那般“未虑胜先虑败”,考虑到了最悲观的情况和最危急的处境,并且做好了种种应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座数百年前匈奴目次王建造的城池,拱卫漠北的堡垒,却成为了十余万薛延陀大军的坟墓。

真正的坟墓。

那足以开山裂石毁天灭地的剧烈爆炸,将整座城池毁于一旦,更将接近十万薛延陀最强壮的战士埋葬在残垣断壁、乱石碎瓦之下。

夷男可汗骑着战马,迎面吹来的北风如刀割面,却难以熄灭他心中悔恨的火焰,来时战士如云战马如雨,旌旗漫卷号角连天,现在身边簇拥着的溃兵一个个丢盔弃甲士气崩溃,只知道一味的鞭打马匹疯狂的向北逃窜,连回头去看一看追逐而来的唐军的勇气都欠奉。

怎么会这样呢?

怎么就将薛延陀的根基一股脑的葬送在了赵信城,顺便埋葬了薛延陀的未来?

唐军兵锋正盛,只需退避一时举族西迁,待到避过唐军的锋锐卷土重来,漠北不还是牢牢的在薛延陀手上?

为何就非得贪图歼灭唐军的功绩,轻敌冒进呢?

……

“啊——”

马上的夷男可汗越想越是憋屈,越想越是懊悔,悔恨像一条毒蛇一般啃噬着他的心脏,令他痛不欲生无法呼吸,大叫一声,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在马背上晃了晃,一下子栽下马背。

“大汗!”

“大汗!”

左右亲兵骇然欲绝,急忙勒住战马,跃下马背抢上前去将夷男可汗护住,以免被后边蜂拥而来的溃兵踩成肉泥。

曳莽、契苾可勒、梯真达官等人亦连忙下马,簇拥到夷男可汗身边。

夷男可汗面如金纸,额头的伤口皮肉翻卷,露出森森白骨,一把平素修剪得宜的胡须被喷出的鲜血浸染,双目涣散,正急促而虚弱的喘息着。

“父汗,可还好?”

曳莽上前,关心的询问。

后边唐军骑兵紧追不舍,因为唐军战马普遍钉了马掌,这等冰天雪地里更加善于奔袭,薛延陀本就不具备优势,若是在此耽搁太久,指不定就被唐军追上来一网成擒,都成了俘虏。

此地不可久留,但是看夷男可汗的模样,却似乎根本不能继续策马驰骋。

“不成……父汗不成了……”

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围着他的几人愣了一下,瞬间红了眼眶,

契苾可勒上前,沉声道:“大汗放心,吾与大汗共乘一骑,定然将大汗带回牙帐!今日之败,固然伤筋动骨,但是只要大汗在,汗国便不会垮,吾等可以西迁以躲避唐军锋芒,卧薪尝胆,数年之后再杀回来,复仇雪耻!”

“没错,只要父汗在,汗国便在,总有一日,要杀尽唐军,一雪今日之耻!”

夷男可汗缓缓摇头。

自家知自家事,他本就身子多病,刚才郁愤郁结之下一口血喷出来,脏腑所受到的伤害极其严重,又从马背坠落狠狠摔在地上,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内伤外伤混合在一起,怕是时日无多。

若是此刻骑在马背上颠簸,怕是当场就得丧命。

他握住曳莽的手,艰难说道:“为父今日便将可汗之位传给你,你要励精图治,厚爱族人,壮大吾薛延陀,维系漠北霸主之地位!”

曳莽心神巨震。

他一直觊觎大汗之位,却也知道父汗对自己素来颇有微词,认为自己不堪大用,却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心愿得偿,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

“父汗,我……”

夷男可汗摆摆手,制止他的谦恭之言,看向契苾可勒与梯真达官,道:“尔二人乃是吾之肱骨,吾不在,还望能够不忘昔日恩情,辅佐曳莽,助其成就大业,不离不弃!”

契苾可勒与梯真达官互视一眼,单膝跪地,大声道:“谨遵可汗令谕!”

四周亲兵亦振臂高呼:“谨遵可汗令谕!”

夷男可汗含笑颌首,正想说什么,却张嘴又喷出一口血,脑袋向后一仰,昏厥过去。

“父汗!”

曳莽悲呼一声,正欲救治,便听到亲兵疾声道:“大王子……大汗,唐军追上来了!”

曳莽抹了一把眼泪,意欲将夷男可汗抱起,大声道:“吾要将父汗带回牙帐!”

契苾可勒连忙上前阻拦:“万万不可!大汗内忧外患受伤颇重,若是敬仰或许尚能够保住一命,可若是此刻骑马颠簸,只怕立即丧命!还请大王子即刻北返牙帐,主持大局。吾虽不才,但是蒙受大汗恩惠多年,今日便偿报厚恩,率军在此阻断唐军,为大王子赢取时间,也能够护卫大汗周全。”

曳莽大受感动:“将军……”

留下来阻断唐军追杀,结果只有两个,要么被杀,要么被俘。

契苾可勒那可是契苾部的酋长,此刻薛延陀遭受重创,只要契苾可勒能够返回漠北,甚至有可能趁机取薛延陀而代之,成就下一任漠北霸主的大业!

然而他就这么放弃了,宁愿留下断后,护着夷男可汗周全。

忠肝义胆,可昭日月!

契苾可勒由向着梯真达官深深一躬,语气诚挚:“大王子便交由兄长您辅佐了,还望兄长披肝沥胆兢兢业业,吾即便身遭万刃,亦要在神明面前祈祷您健康长寿!”

梯真达官慨然道:“老朽死则死矣,必将辅佐大王子,成就大业!”

他是聪明人,焉能不知此刻薛延陀根基尽毁,各部族必将纷纷崛起,而契苾可勒宁愿放弃契苾部成为漠北霸主的机会,亦要留下断后,以报夷男可汗的恩情,这份心性豪气,令他甚为佩服。

“多说无益,大王子,还请快快上路,否则唐军追至,恐无法脱身!”

契苾可勒催促曳莽赶紧走。

曳莽红着眼睛,冲着契苾可勒深深鞠躬,又看了昏迷不醒一身狼狈的夷男可汗一眼,这才一扭头跃上战马,大呼道:“儿郎们,随吾返回牙帐!”

“喏!”

大纛重新竖起,数千兵卒轰然应诺,承认了新汗继位。

金狼军护着大纛与曳莽,风卷残云一般向着北方巍然矗立的郁督军山溃逃而去。

南边马蹄声响,无数盔顶红缨的唐军骑兵在风雪之中显出身形。

契苾可勒看了看四周的契苾部亲兵,扬起手,大声道:“唐军凶残,势不可挡,统统下马,放下兵刃!”

所有的兵卒尽皆一愣。

统统下马?

放下兵刃?

这是要……

身边亲兵连忙问道:“渠帅,岂可不战而降?吾等契苾部的勇士可以迎着敌人战死,却不可放下武器下跪……”

“混账东西!”

契苾可勒一脚将其踹翻在地,怒斥道:“大唐的火器何等威势,你们看不见?契苾部的勇士自然不怕死,却也不能明知道前边就是磐石亦要撞得头破血流,那不是勇敢,而是愚蠢!十余万大军顷刻之间灰飞烟灭,你们认为可以阻断唐军吗?不能!吾将尔等带出来,就有责任将尔等活着带回去,都是吾契苾部的雄鹰,难道要折翼在唐军这块磐石面前?”

听了这话,亲兵们面面相觑,而后纷纷下马,将兵刃投掷于地。

事实上,刚刚赵信城的轰然倒塌,早已将这些兵卒的士气打击得濒临崩溃,此刻不过是维系着部族最后的骄傲而已。

既然族长都打算投降了,谁还能坚持下去?

片刻之后,唐军铁骑追杀上来,将契苾部团团围住,见到这些人尽皆下马且手无寸铁,倒也没有发动攻击,留下一队监管看押,余者从两侧绕过,马蹄隆隆,继续向着郁督军山追杀过去。

风雪漫天,红缨飘飘,杀气严霜,铁骑奔流!

契苾可勒长叹一声,看了看地上依旧昏迷的夷男可汗,向着正策骑而来的一个唐军校尉一抱拳,大声道:“吾乃契苾可勒,恳请求见房大帅!”(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9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