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章一败涂地】

【第九十章一败涂地】

唐军阵中,一位白袍红缨的青年将军策马而来,一杆凤翅鎏金镗拎在手里,威风凛凛煞气烈烈,上下打量了契苾可勒一番,开声喝问:“既然不再负隅顽抗,算你是个聪明人,来人,将其捆绑起来,暂且收押!”

“慢着!”

契苾可勒连忙大呼一声,他想投降大唐,却不想成为阶下之囚,遭受兵卒侮辱。

“此乃薛延陀夷男可汗,因坠马而重伤,命在旦夕,还请将军念其身份尊贵,予以及时救治。”

老子不是俘虏,咱是带着投名状的!

马上的薛仁贵大吃一惊,喝问道:“此言当真?”

契苾可勒道:“断无虚假,将军可命俘虏上前辨认。”

薛仁贵自然不能听信他一面之词,当即下马,命人押过来几个俘虏,当场指认。薛延陀乃是游牧民族,尊卑上下、贵族平民固然根深蒂固,但是每一任大汗都非是孤坐牙帐、长与深宫,甚少有外人得见的那种皇帝,策马驰骋大口酒大块肉那是他们的习性,非但本族之人,就连铁勒诸部之中很多部族的人都见过夷男可汗。

当场不少俘虏纷纷指认,这的确就是夷男可汗。

薛仁贵大喜!

这可是夷男可汗啊!

赵信城大破薛延陀十余万大军,甚至擒获敌酋,单只是这一份功勋,整个右屯卫从上到下各个都能加官晋爵!

泼天的功勋呐。

当即赶紧命随军郎中对夷男可汗展开救治,指挥部队继续对溃逃的薛延陀兵卒追杀,并且对契苾可勒以礼相待。

“原来足下便是契苾将军,先前有所唐突,失礼了!”

薛仁贵一身戎装,抱拳致意。

他自然知道这位手下败将,只是此乃初次见面,更知道此人乃是契苾何力的族兄。契苾部乃是铁勒诸部之中较为强盛的一部,如今薛延陀大败,可以预测往后的一段很长时间内漠北都将陷入动荡,各族之间相互倾轧,争斗不休,若是能够得到整个契苾部的效忠,对于大唐控制漠北有着极大的便利。

况且契苾何力乃是李二陛下的心腹,颇为倚重,有了这些关系,契苾可勒投降过来本就可以得到优渥的待遇,更何况人家还投名状,将夷男可汗都给献了出来?

可以预见,往后这位契苾可勒必然受到李二陛下的重视。

薛仁贵情商颇高,自然不会去得罪这等手中有权、身后有人的一方枭雄。

契苾可勒也不敢轻视薛仁贵,此番唐军右屯卫兵出白道直扑漠北,一路披荆斩棘狂飙推进,现在又大破赵信城击溃薛延陀主力,更俘获了夷男可汗,其功勋已呈泼天之势,谁也压不住。

此战过后,每一个右屯卫的将军校尉都会得到大幅度的晋升,这是无疑的。

而现在就能够成为右屯卫的将军,战后叙功晋升之后,起码一个正三品的怀化大将军军衔是跑不掉的,甚至因为此战是对外族的大胜,极有可能被敕封为荣誉更高的冠军大将军。

年纪如此之轻,前程却有若繁花锦绣,这等人物谁能得罪?

契苾可勒恭谨道:“败军之将,岂敢当将军之礼?不知房大帅现在何处,能否容在下前去会见,有要事相告。”

薛仁贵道:“这是当然,大帅就在城中救治负伤的俘虏,吾这就命人带将军前去。”

言罢,命令左右分出一支大约百余人的队伍,押送着契苾可勒以及他的亲兵,顺带着弄来几块木板将昏迷的夷男可汗放在上头,栓了绳索在雪地之上拖着向城中走去,去面见房俊。

他自己则带领兵卒即刻上路,向北边郁督军山的方向追击而去。

……

契苾可勒被唐军押送着进了城。

说是“城池”,其实此刻已然成为一片废墟。

薛延陀不善营造,此间的建筑大多是建城之时所筑,气候数百年间修修补补,顶了天就是在倒塌掉的房屋基础上进行简易的修葺,砖瓦石块残破不堪,就连木料也大多腐朽。

这次被数量庞大的火药炸了个底朝天,所有的建筑都倒塌破败。

城内的硝烟尚未散去,雪花从天而降,处处弥漫这刺鼻的硝烟味道,断壁残垣之间,无数薛延陀兵卒的尸体被掩埋其中,直接被炸死的人并不多,但是这等天气、这等条件之下,伤势稍微重一些便无法救治,只能等着慢慢死去。

是以,城内废墟之上,无数薛延陀伤兵痛苦呻吟、哭爹喊娘,挣扎痛苦、愁云惨雾,宛如地狱。

手臂上捆绑着一条白色毛巾的唐军随军郎中正在忙碌的救治。

有的伤势较轻,简单救治之后便会有兵卒将其带到城南一处军营之内关押起来,而对于伤重者,则冷漠的抛弃在一旁,任其自生自灭,甚至对于那些肠穿肚烂、血肉模糊者,直接一刀结束了性命。

契苾可勒摇摇头,并未有什么不满,这非是冷酷残暴,而是为了结束他们的痛苦。

战场之上,生命就是如此脆弱。

若换成此刻失败的是唐军,薛延陀的处置方式肯定比这个残暴十倍……

在城南倒塌城墙一侧的一处军营之内,契苾可勒见到了这支唐军的统帅房俊。

出乎预料的年轻,一身戎装映衬得一张微黑的脸膛英气勃勃,算不上如何俊秀,却自有一种上位者的俨然气度,令其看上去格外的充满一种自信随和的气质。

“契苾可勒,拜见房大帅!”

契苾可勒稍稍注视了房俊几眼,便上前参见。

房俊呵呵一笑,上前两步,掺扶着契苾可勒的手臂将其拉起来,温言道:“军伍之中,何必行此大礼?你我虽然分属敌对,但是我对将军却是闻名已久,今日一见,实是有幸。”

契苾可勒苦笑道:“败军之将,何敢言勇?武川镇一战,大帅兵不血刃便令在下经营十数年的坚城沦陷,诺真水一战,更是杀寒了在下的胆。大唐人杰地灵,名臣名将层出不穷,大帅如此年轻便有如今这等功勋,假以时日,必将成为下一个李卫公!”

房俊哈哈大笑,请契苾可勒入座,至于这些吹捧的话语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下一个李卫公?

你可别扯了,人家李靖用兵如神百战百胜,我这若非依仗火器之利,能打得过谁呀?

两人入座,有亲兵送来茶水,房俊请契苾可勒饮用,这才问道:“兵卒来报,说是将军有事相告,不知是何事?”

契苾可勒不答,反问道:“此刻大军一路追杀薛延陀大军,尽数北上郁督军山,何以大帅居然要坐镇此处,岂非坐失良机?”

这一仗,唐军的胜利已然注定。

十余万精锐丢失在赵信城,薛延陀元气大伤损及根基,根本不可能再有余力击败唐军。直捣郁督军山薛延陀可汗牙帐,勒石燕然山,这是谁也无法阻挡的泼天功勋。

而身为主帅,房俊这个时候没有去最前线将功勋紧紧攥在手中,反而坐镇此处不思进取,任谁都难以理解……

房俊微微摇首,笑而不答。

抢攻?

他根本不需要。

这一仗狂飙突进直抵漠北,他房俊的名字必然镌刻在史书之上,这就足够了,至于摧毁薛延陀牙帐,直捣龙城这等功绩,就留给薛仁贵以及稍后便会赶来的薛万彻等人好了。

他现在已然封无可封,纵然天大的功勋,难不成还能成为兵马大元帅?

一个镇国将军活着辅国将军就顶了天了,连骠骑将军都不可能……

所以,多少功勋给他都白瞎了,浪费。

而这些功勋落在薛仁贵身上,则能够使其迅速崛起,成为房俊势力之中与苏定方并驾齐驱的一颗将星。

只要有了坚实的班底,将来何等功勋捞不到?

更何况薛万彻在自己兵出白道之后,哪怕明知道违背了皇帝的意志,依旧毫不迟疑的尾随而来,为他殿后收拾残局,这份人情不能不还,更别说薛万彻的右武卫当中有着自己数位好友,功勋分润给右武卫,也算是间接的提拔了好友们一回,何乐而不为呢?

这些话自然不可能跟契苾可勒明说,是以面对契苾可勒的疑问,房俊只是笑笑,并不解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9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