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四章蒋王的伎俩】

【第九十四章蒋王的伎俩】

这锦衣少年固然相貌俊美,口中亦是义正辞严、极尽诚恳,但是其斜搭在椅子扶手上的一条腿随着说话晃来晃去,眉目之中亦有一丝闪烁,却平添了几分吊儿郎当的气质。

年纪与他相仿,算是四人之中岁数最小的另一个“元超”则嗤笑一声,揶揄道:“蒋王殿下还真是精诚所至呀,无论任何场合,都要吹捧房二郎一番,还不许旁人说他半个不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喔哈哈,不仅是房二郎深明时间情爱之真谛,便是坊间不学无术的蒋王殿下亦是深明此道,可谓不是一人,不进一家门,想来殿下好事将近矣!”

房俊一首《雁丘词》风靡天下,与敬献李二陛下悼念文德皇后的那一阕《十年生死两茫茫》并称为天下情爱诗余之首,惹得无数深闺少女、闺阁怨妇们奉为圭臬,时常垂泪品鉴,芳心凄婉。

蒋王李恽笑骂道:“屁话!你个瓜怂猫儿一般的年纪,懂个甚的情情爱爱?一边儿玩去!再者说,本王乃龙子龙孙,何须吹捧于房二?只不过都是发自内心的崇敬赞誉而已。”

几人哄堂大笑。

放眼长安,谁人不知蒋王殿下相中了房玄龄的小女儿,请求皇帝为其赐婚,就连房玄龄夫妇都答允了蒋王与房小妹的婚事,熟料房俊从中作梗,坚决反对,认为蒋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知上进、性情浮夸,非是佳偶,不愿自家小妹所托非人,一生不顺。

这话传扬出去,惹得皇帝大怒。

可房二那是什么脾气?他不愿意的事儿,就算是皇帝拎着鞭子命他服从,那也不行,故而这桩婚事便一拖再拖。

倒也有人觊觎房家的权势,冒着得罪将王的风险上门提亲,可房家哪里肯得罪皇家?故而不敢应允。

随后蒋王李恽便会恼羞成怒,领着豪奴便打上提亲者的家门,将人一顿暴打。

能够上房家提亲的人家,又岂会是无名之辈?多多少少都是朝中权贵,被蒋王打了自然不服,你被人家拒绝了,还不许咱们上门提亲?天底下没有这个道理!当即便将蒋王给告了。

京兆府不敢隐瞒,直接捅到了皇帝面前。

可皇帝再是如何大度恢弘、国法为先,可他到底也是一个父亲,身为皇帝,自己的儿子提亲遭拒,这简直就是打脸!因着房玄龄的功勋与交情,加上皇帝也甚为忌惮卢氏那个母老虎,不好逼迫于房家,可若是房小妹被别人家娶走,让他这个皇帝的脸面往哪儿搁?

故而将那些状纸尽皆留中,一概不发。

那些个挨了打的,也只能忍气吞声,毕竟小儿辈之间打打闹闹,又没出人命,总不好跑去皇宫里根皇帝讲道理吧……

于此,蒋王李恽愈发肆无忌惮,扬言谁敢上房家提亲,就打断谁的腿!

当然他也非是一根筋的蠢货,知道此举必然惹得房家不快,房玄龄乃是温润长者,即便不满亦不会将他怎样,可若是惹恼了房俊,那棒槌会在乎你是不是皇子?

必然是先捶一顿再说。

于是李恽便在京中四处宣称房俊乃是自己的偶像,心怀敬仰有若滔滔河水连绵不绝,谁敢说房俊一句坏话,被这位知晓了,事后必然打上门去,声称给房俊“讨公道”。

你房俊再是棒槌,总归不能难为一个一心崇拜你、维护你名声的小弟弟吧?

只是此事在京中传开,一时间讥讽嘲笑者不知凡几,只是李恽这人面皮极厚,心想老子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打动了房俊,能够将温柔伶俐、冰雪聪慧的房小妹娶为正妃,那边是一辈子的福气,哪里在乎旁人的说辞?

一意孤行,毫不悔改。

那叫做“至德”的年轻人笑道:“房二郎看似粗鄙,实则心思细腻,足智多谋,而且为人重义气,甚为感情用事,咱们大理寺的孙寺卿便对其甚为推崇,以为知己。殿下宁愿污损名誉亦要对房二郎极力维护,赤子诚心感天动地,想来房二郎自北疆返回之后,亦会被殿下打动,殿下抱得美人归,指日可待!”

那位年纪略长的青衫文士则感叹一声,唏嘘道:“此番兵出白道直指漠北,房二郎当真是好气魄!吾等在此无所事事虚度光阴,人家已经率领千军万马追寻着冠军侯的足迹追亡逐北,此战之后,无论能否攻略薛延陀牙帐,覆灭薛延陀汗国,单凭攻占武川镇,屠戮两万薛延陀精锐的战绩,便足矣成为吾辈之中翘楚,未来登阁拜相,几成定局!”

其余几人亦是不断颔首,表示赞同。

即便是混不吝的蒋王李恽,对于房俊之所作所为,亦满心钦佩。

人家房二平素在长安城内耀武扬威嚣张跋扈,被称为“纨绔中的败类”,朝中官员对其不吝鄙视,若非家世显赫、皇帝撑腰,有几人愿意搭理这等人?

可是一旦出京,却犹如龙入大海、虎入深山,翻云覆雨、虎啸山林!

在海外做出了那样一番举世瞩目的成就,一手缔造了横扫七海的无敌水师,如今兵出漠北,又是一路狂飙突进斩将夺旗,眼瞅着就将攫取自李卫公之后覆灭北胡政权的滔天功勋!

谁不羡慕?

谁不敬佩?

“至德”目光坚毅,沉声道:“吾已决定,开春之后辞去官职,前往讲武堂学习。男儿汉大丈夫,自当功名马上取,岂能凭借祖辈余荫,便好逸恶劳混吃等死?总有一日,咱也要像房二郎那般引兵驰骋、建功立业!”

薛元超一拍桌子,兴奋道:“同去!同去!”

青衫文士正欲接话,窗外街道上忽然传来一阵喧哗。

靠窗的薛元超年纪轻,好奇心重,当即回身推开窗子,便有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随着喧哗涌入进来。

李恽探头望向窗外,好奇问道:“发生何事?”

未等薛元超回话,便见到窗外街道之上有三骑自春明门方向疾驰而来,马上骑士一身戎装,背负小红旗,一见便知是军中信使。

只听得马上骑士在策骑奔向朱雀门的同时,在马背上纵声大呼:“右屯卫大破赵信城!”

“十五万薛延陀大军全军覆灭!”

“兵锋直抵郁督军山!”

“北疆大捷!”

……

“轰”的一声,所有街上被惊觉的围观群众爆发出一声惊呼,继而便是铺天盖地的欢呼!

大唐立国以来,除去当今陛下登基之后颉利可汗兵临长安城下、饮马渭水之时的屈辱之外,所有对外战争几乎全部已胜利告终。可以说,大唐百姓早就被百战百胜的大唐府兵养刁了嘴巴,等闲一场胜利,大家顶多相互笑着恭贺几句,并不会引起太大的动荡。

然而这一会不一样!

北疆胡寇,历来都是中原王朝的心腹大患,从古至今,带给中原百姓的伤害罄竹难书,血债累累!

为何自古以来“勒石燕然”、“封狼居胥”便被视为华夏民族武将的最高荣誉?

正是因为汉家儿郎与北疆胡寇之间的累累血仇!

哪怕汉家军队几百年都没有深入漠北,侵略胡寇的土地,但是几乎读过书的人都知道,赵信城便是薛延陀牙帐的最后一道屏障,只要攻陷了赵信城,郁督军山脚下、安侯水之畔的薛延陀牙帐将无险可守,顷刻之间便能挥师抵达。

民众或许不在乎那位房二郎是否能够成就“勒石燕然”“封狼居胥”的丰功伟业,功勋甚至一度可以超越奇袭阴山覆灭突厥的李卫公,成为大唐武将之首,但是他们明白一旦薛延陀牙帐被攻陷,整个薛延陀将会分崩离析、灰飞烟灭,所有的来自于北疆的边患都将不复存在。

家中儿郎、族中子弟,自此将不会再被强行征召前往北疆,与薛延陀连场血战,最终血染疆场、命丧边疆!

和平,就在眼前!(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9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