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章心魔渐生】

【第一百章心魔渐生】

马周面容凝肃起来,反问道:“高驸马莫非以为本官是针对令弟?”

高履行背负双手,眼神深邃:“吾没这么说,但是区区小错,却非得要严惩不贷,马府尹想要借由这几人的身份,来彰显你执法公正、大公无私么?”

马周差点被气笑了。

“素闻高驸马性格豪迈,深明大义,此言却是显得有些胡搅蛮缠了,执法公正也好,徇私枉法也罢,法度自摆在那里,任何人都可以衡量,何以高驸马对令弟违法之事视而不见?是依仗身份嚣张跋扈,亦或是太过敏感,认为谁都对你高家有迫害打压之嫌?”

心中恼怒,话语自然也就不客气。

高履行眼神一缩,沉声道:“难道不是?”

自从父亲申国公高士廉因为丘行恭之事被长孙无忌摆了一道,故而一怒致仕,高家的境况便渐渐下落。官场之上捧红踩黑乃是常态,人走茶凉时过境迁,谁还管你高士廉以往是否权倾天下、圣眷优隆?

树倒猢狲散,以往依附于高家的诸多的官员、家族纷纷改换门庭,其中大多投靠去太子门下。

而这些以往对高氏父子言听计从者,如今换了一副嘴脸,时常刁难。

高士廉倒是平静接受,老人家一生风波险恶历经无数,浮浮沉沉渡尽波劫,就连生死都看得开,哪里还在乎什么红眼白眼?

但是高履行不行。

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从小到大荣宠备至,可谓在吹捧和逢迎当中长大,少年显贵身份显赫,又娶了李二陛下的女儿东阳公主为妻,成为大唐驸马,更是少年得志如上青云。

如今家中权势不在,故旧纷纷疏远背离,这份落差着实令人难以接受。

现在高履行无论看谁似乎在面对他的时候都带着嘲讽和讥笑,每一件不顺心的事情都认为是有人在刻意打压高家,在剥他高履行的脸面,背后都藏着某一些不可告人的龌蹉。

尤其是马周、房俊这等太子党!

当初自己跟随长孙家并未鼎力支持太子,反而先是魏王后是晋王一味的鼓捣着易储,想必太子对自己忌恨在心。

如今父亲致仕,在皇帝面前荣宠大减,必然是太子一党展开抱负,对自己极力打压……

马周对于高履行的敏感颇为不屑,微微摇首,淡然道:“高驸马,你未免有些自视过高了。”

言下之意,是算个什么东西,犯得着我马周打压排挤?

高履行最是骄傲自负的一个人,若是此刻马周嚣张一些承认确实是在借机打压高家,打高家的脸,他或许还能忍耐。偏偏马周这么一副“老子没空搭理你,你想多了”的神情,深深的刺激到高履行的自尊。

骄傲的人能够面对任何强大的敌人,却绝对无法忍受旁人的无视。

高履行满面通红,恼羞成怒,怒道:“不过区区一介京兆尹,难道还真能一手遮天不成?”

马周也忍不住了,拍案而起,怒叱道:“本官念在汝乃皇亲国戚的份儿上,颇多口舌予以解释,汝却为何不知好歹,胡搅蛮缠?再敢聒噪,别怪本官不客气,将汝一同治罪!”

“好,好,好,很好!”

高履行双眼愤懑,甩袖离去。

马周大喝道:“立即将这些人带下去行刑,若有人再敢阻拦,一律以同罪论处,绝不容情!”

“喏!”

如狼似虎的衙役们将几位纨绔推搡着押下去。

高履行出了京兆府衙门,在门口停了一下,心中怒火升腾。

随性而来的家仆赶紧上前,询问道:“四郎呢?京兆府不放人?”

高履行沉默不语,面色黑如锅底。

家仆不敢再问……

高履行仰首望天,黑压压的云层由远及近翻滚而来,没到片刻的功夫便布满整个天空。

风雪欲来。

或许,这将是长安最后一场雪吧?

风雪过后,阳光普照。

那时候便是温暖的春天了……

咬了咬牙,大步走下京兆府衙门前的石阶,三两步跳上马车,大声道:“回府!”

“喏!”

家仆赶着马车,向着申国公府疾驰而去。

一阵寒风吹过,零星的雪花飘飘洒洒,从天而降。

寒意浸人。

房府之内,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在信使进入皇宫报信的同时,房俊另外派了亲兵带着信笺返回家中,呈递给父亲房玄龄。

房玄龄看过书信,在书房之内足足沉默了半个时辰,这才走出来坐在正堂,将家人尽皆唤来,命人将房俊的书信给主人传阅。

这一点,房玄龄乃是受到了房俊的影响。

在这个时代,完完全全的封建大家长制度,一家之主一言九鼎,不仅对于仆人奴役有生杀予夺之权,即便是自己的妻子、儿女亲眷,亦是高高在上,家中大小事务一言可决。

若是家中发生什么大事,顶多也就是与几个器重的子侄商议一番,然后无论前途如何,决定就这么下了,余者也就只能跟着,是一飞冲天公侯万代,还是坠落深渊阖家遭殃,这些家族成员是没有发言之余地的。

但是在房家,却往往将事情告之儿女,即便不会采纳甚至不会闻讯他们的看法,但是起码让大家知晓发生何事,家族将会如何抉择。

……

正堂内,信笺从诸人手中传阅,然后尽皆目瞪口呆。

话说当初房俊一声不吭便率军兵出白道直插漠北,家人们一边埋怨着不该听信谗言相信了“假传之圣旨”,一边为孤军深入独闯龙潭的房俊担惊受怕,毕竟漠北与漠南之间隔着广袤荒凉的大碛,此番深入敌境,不仅仅要面对数以十万计的薛延陀铁骑围追截杀,更要承受后勤辎重运输艰难的境况。

可以说,自从进入漠北的那时候开始,天地之间便唯有身边的一支孤军,可以护卫房俊的周全。

顷刻之间便会全军覆灭。

然而谁能想到,就是在这等近乎于绝境的情形之下,房俊先是攻陷武川镇,歼敌诺真水,如今又攻克赵信城,大破薛延陀十五万大军,屠杀大半……

咱家二郎,这就……封狼居胥,勒石燕然了?

这可是古往今来被所有汉家儿郎所推崇备至视为至高无上的军功,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降临到房家的门楣上?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让人应接不暇的同时,更有些不敢置信。

“好样的!”

房遗直一拍面前的案几,神情振奋,双目放光:“这可是封狼居胥、勒石燕然啊!古往今来名臣猛将灿若繁星,可是这等汉家最高之功勋,又有几人得到?二郎真乃人中之杰,从此之后,咱们房家之门楣将光耀万世,世代受到褒扬崇敬,彪炳青史!”

大堂内,其余人却没有他这般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反而尽皆神色凝重,看向他的目光隐隐不善。

高阳公主、武媚娘、萧淑儿更是面沉似水,扭过头去。

妻子杜氏有些着恼,伸手在房遗直胳膊上掐了一把,嗔怒道:“你这人究竟长没长心?那可是你的兄弟!你眼里只有这旷世功勋,可曾想过咱家二郎在漠北那等苦寒之地是否有危险?那里可是薛延陀的老巢,此番杀了那么多的薛延陀人,必然使得薛延陀人恨之入骨,万一不要命的报复二郎……”

大堂内一阵沉默。

外人只会看到你光彩耀目的绝世功勋,吹捧你冠绝天下的绝世风华,谁又会真正在乎你是否身陷险境、命在旦夕?

唯有至亲之人,方才不在乎是否功成名就,是否大权在握,而只是希望你能够太平安康,平凡终老。

房遗直醒悟过来,心中羞愧。

他是个纯粹之人,没那么多的计较和圆滑,只是下意识的对于自家兄弟所创立的丰功伟业由衷的自豪,此刻见到几位弟妹尽皆扭过脸去一声不吭,顿时颇为尴尬……(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9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