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五章提亲】

【第一百二十五章提亲】

两个宫女引领之下,善德女王款款步入神龙殿。

一袭绛色宫装,紧裹着窈窕纤美的娇躯,发髻之上斜插着一支金步摇,眉目如画,唇红齿白,修美的脖颈纤细优雅,行走之间风姿绰约,若回风舞柳。

到得皇帝面前,盈盈下拜:“微臣觐见陛下。”

声若黄鹂,明脆清韵。

李二陛下端坐未动,上身微微欠了欠,面上笑容温煦,抬手示意道:“女王亦乃一国之君,与朕平起平坐,缘何自称微臣?呵呵,快快请起,快快请起。来人呐,赐座!”

善德女王柔声道:“陛下九五至尊,君临天下,焉是吾这等寡民小国之首领可相提并论?更何况如今新罗庇护与大唐,早已再无女王之名分,甘愿为臣,效忠陛下。”

李二陛下龙颜大悦,笑道:“甚好,甚好。朕非是刻薄之辈,新罗金氏既然效忠大唐,使得数十万殷商遗民能够认祖归宗,此功绩善莫大焉,朕定然予以厚赐。”

说话间,宫女上前在地席上摆设了一个蒲团,请善德女王入座。

善德女王又对跪坐在一侧的李恪颔首施礼:“见过吴王殿下。新罗乃苦寒之地,百姓困苦,殿下心存仁善,悲天悯人,还望好生照拂新罗百姓,使其安居乐业,再不受贫困之苦、强敌之虐。”

仪容端方,秀美贤淑。

李恪瞥了一眼那细腻白皙的脖颈,宫装亦无法隐藏的丰隆,心里咽了一口唾沫,赶紧将目光游移开去。

心忖父皇当真会享受,这等既有成熟之妩媚、又有纯洁之清冷,偏又身份高贵的女人,若是能够将其摁在身下恣意鞑伐,看她婉转承欢娇吟哀求,那种征服感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迷醉。

这样一个绝代尤物,父皇能够忍得住?

呵呵……

心中腹诽,面上却一丝一毫轻佻之色都不敢露出,李恪肃容颔首,沉声道:“女王陛下还请放心,大唐新罗,本是一家,固然新罗游离于汉家王朝多年,却依旧一衣带水、血脉相连。本王此去,乃是保境安民,使新罗百姓沐浴皇恩,受到大唐之庇佑,少有所养,老有所依。”

善德女王感激道:“殿下宅心仁厚,吾代替新罗百姓,谢殿下之仁德!”

言罢,敛裾施礼。

李恪忙道:“分内事耳,当不得女王陛下这般,快快请起!”

……

一番寒暄,善德女王才入座,跪在李二陛下下首,背脊挺拔,腰肢如松,华容婀娜,气若幽兰。

李二陛下命人奉上香茗糕点,这才温言道:“朕虽然一国之君,但是早年戎马生涯,亦曾冲锋陷阵,更喜欢军伍之中随意直接的气氛,是以,还请女王切勿拘束,不必太过在意礼节,随意一些更好。离乡背井,山水迢迢,不知女王在长安可还住的习惯?若是有何需求,可尽管同鸿胪寺官员提出,若是有何怠慢,亦可随时入宫,向朕觐见。大唐乃宗主之国,仁义之邦,断不会让女王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怠慢。”

善德女王连忙道:“多谢陛下挂念,微臣一切安好。”

旋即美眸之间雾气隐现,秀美的容颜略显凄楚,轻声道:“只是自幼生长在新罗,此番远隔万里,实是从未有过之经历,难免有些感触……不过无妨,唐人热情,长安繁华,纵使身在异乡,却也能够居之泰然。唯有一桩心事时常萦绕,每每思之,便寝食难安,心有焦虑……”

本是美人如玉、秀色可餐,这番黛眉轻蹙、温言软语,的确平添几分凄楚愁绪,吾见犹怜,令人心生呵护。

李二陛下面容微微一凝,正色道:“可是受到何处怠慢?且直言说来,朕自然为你做主!”

新罗内附,派遣亲王前往担任国主,此乃大唐一统寰宇之计划的开端,是要实打实的做出一个样本模范来,成为以后将各国纳入大唐版图之标杆,自此以后,遵照此例。

所以方方面面,都要努力做到完美无瑕。

尤其是对于金氏王族的安置更是重中之重,一应优待都是最高规格,比照大唐亲王,务必使得金氏王族以及往后各国的王族能够安心献出国土,在长安享受荣华富贵。

所以金氏王族之待遇,乃是样板。

现在看善德女王之神情,难不成是有哪一个不开眼的,居然罔顾圣旨,去找人家的麻烦?

瞅了瞅善德女王绝美的容颜、端庄的气质,李二陛下心有所感,或许是有人耐不住美色之垂涎,想要一亲芳泽?

作为金氏王族的女王,不管跟哪一个春风一度甚至是郎情妾意,李二陛下自然不会去管,甚至会以大唐男儿将新罗女王降服为荣,但这必须实在自愿的情况下,谁若是敢仗势凌虐、玩一出霸王硬上弓,那却是万万不行!

人家将整个新罗都献出来了,结果沦落成为大唐权贵的玩物?

岂有此理!

心念电转,李二陛下又补充一句:“女王直言无妨,无论是谁,朕都会给你一个交代!”

善德女王心思动了动,便知道皇帝误会了。

的确是有人生了觊觎之心,试图利用权势行龌蹉之举,但目标并不是她,而是堂妹……

不过误会了更好,越是弱势、若是委屈,便越是能够得到同情。

善德女王微微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玉容略显凄楚,却绝无半分哀怨之色,既让人觉得遭受了压迫不公,又让人感受到她骨子里的清高子衿与决不妥协。

“微臣写过陛下好意……微臣一介女流,余生只为大唐与新罗之融合而奋尽余力,个人荣辱早已不放在心上,岂敢因些许小事,便令陛下担忧为难?”

顿了一顿,见到李二陛下面色愈发难看,这才续道:“……只是舍妹正值芳龄,尚且待字闺中,未曾婚配。吾金氏一族血脉单薄,嫡支血脉更是业已断绝,如今唯有吾姊妹二人相依为命……”

李二陛下明白了。

这是有人觊觎美色,不仅想要一偿这位新罗女王的滋味儿,更想将那真德公主收入房中,凌辱狎玩。

心中便隐隐动怒。

满朝文武,谁不知他这个皇帝心心念念都是东征高句丽,然后将卫满朝鲜之故土纳入版图,成就古来帝王尽皆未能成就之功业?故而对于三韩之地的任何一个细枝末节,都无人敢轻忽视之,更别说如此肆无忌惮的将主意打到善德女王姊妹两个的身上。

若是当真使得这姊妹两个受辱,让以后那些个都有可能内附于大唐的王国如何看?

连自身荣辱都得不到保障,谁还能痛痛快快的依附?

反正都是个死,还不如死拼到底,鱼死网破!

李二陛下面色阴翳,脸容阴沉,沉声问道:“是谁如此无法无天,胆敢藐视王法,心生歹念?说出来,朕给你做主!”

李恪在一旁一言不发,心中腹诽:也不知哪个淫蟲上脑的蠢货,居然敢跟父皇强女人……活得不耐烦了么?

善德女王闻言,起身离席,而后盈盈下拜,娇声道:“多谢陛下照拂之恩!只是今日可以一张陛下驱赶那些无耻之徒,却不能一生一世皆要麻烦陛下……况且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陛下怕是也无道理阻止旁人心生觊觎……”

李二陛下沉默了一下。

这话确实有道理。

身为君王,自然可以阻止那些个觊觎善德女王的败类,但是真德公主云英未嫁、待字闺中,你总不能阻止别人去提亲吧?以朝中权贵的身份地位,让真德公主嫁过去做个妾,是很合乎身份礼节的,即便是皇帝,亦不能插手。

很麻烦……

想了想,李二陛下说道:“既然如此,那朕便在世家子弟当中择取一位青年俊彦,赐婚于真德公主。”

善德女王心中一紧。

随便找一个就让妹妹嫁过去?

那可不行……(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