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六章误会】

【第一百二十六章误会】

“金氏一族身份高贵,真德公主又是秀外慧中、美艳无双,朕岂能委屈了她?既然如此,那朕便在世家子弟当中择取一位青年俊彦,赐婚于真德公主,以全金氏一族忠义之心。明日,朕便命礼部尚书办理此事,女王静候佳音即可。”

虽然只是一个内附的王族,荣华权势早已不在,但毕竟是“千金买马骨”的榜样,务必使其受到妥善的照顾,让后来者好生看看,即便是内附于大唐,献出国土,依旧会在长安活得很好。

朝中勋贵世家,只要非是嫡长子,娶一个金氏的女子为妻,亦不算是委屈了,更何况还是皇帝赐婚,谁敢拒绝?

善德女王却道:“多谢陛下隆恩……只是吾那妹妹看似较弱,实则外柔内刚,心中早有钟情之人,陛下固然好意,然其不能与心上人长相厮守,怕是一生郁郁,再难欢颜,还望陛下恕罪。”

“哦?呵呵,原来如此。少女慕艾,实乃平常,朕又岂会怪罪?非但不怪罪,朕还会成全于她。跟朕说说,到底是谁家少年,能够俘获真德公主之芳心?倒是本事得很!”

李二陛下在这方面极是开朗大度,说不定还能流传一段千古佳话。

善德女王犹豫了一下,有些吞吞吐吐,吱吱唔唔道:“这个……舍妹固然天真烂漫,却亦自幼报读诗书,最是崇敬那些个开疆拓土、忠心报国的大英雄……”

李恪在一旁本有些心不在焉,心忖就算你跟父皇有一腿,可是这等小儿女的事情在闺房之中亲热之时说说也就罢了,这般一本正经的拿到神龙殿上来说,还有没有规矩了?

只是听到善德女王这句话,再看看她欲言又止、难以启齿的神情,心中猛地一跳……

不会吧?!

李二陛下显然没有醒悟,闻言却是自得的大笑:“正是这个道理!男儿汉闻鸡起舞、苦读诗书,自当开疆拓土、青史彪炳!这等英雄,正是闺中少女烂漫心思之钟爱,若能玉成一桩这等姻缘,亦算是一桩佳话。快跟朕说说,到底是谁家儿郎这般幸运,能够得真德公主青睐?”

善德女王沉吟片刻,这才伏身拜倒,口中道:“启禀陛下,正是那率军协助新罗平息叛乱,如今又兵出白道、封狼居胥的房俊房遗爱。微臣知晓房俊乃是高阳公主之驸马,这般请求有些不近情理,然舍妹放心所系,早已非彼不嫁,还望陛下宽宥唐突之罪,予以成全,金氏一族生生世世感念天恩,永不相负!”

李恪无语,暗忖:果然!

这个房二,人在数千里之外,亦是不肯消停片刻,难道天生就是个闯祸精?

偷眼去看父皇,果然就见到笑容依然凝结在父皇脸上,转而乌云密布,似乎下一刻便会电闪雷鸣……

李二陛下深深吸了口气,硬生生将到了嘴边的脏话吞了回去。

好歹面前这位也曾是一国之主,大致上的体面还是必须给留着一点,出口成脏,难免坠了他大唐皇帝的威名,跌了身份……

只是心中怒气却腾腾燃烧,不可遏止。

“竖子好胆!”

大骂了一句,李二陛下尽量心平气和说道:“爱卿不必担忧,那竖子若是有何胁迫、强逼之举措,可如实道来,朕给你做主!”

善德女王一脸懵然,抬起头,疑惑道:“陛下此言……从何而来?”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面沉似水:“那竖子素来狂悖,无法无天,朕知之甚深。真德公主冰清玉洁,待字闺中,若非被那竖子相胁迫,焉能求爱卿在朕面前御赐这门婚事?”

这话说得不太明白,但意思很明显。

你既然知道房俊乃是朕的女婿,岂能以一个内附之国公主的身份嫁给房俊做妾?就不怕朝廷上下从此对房俊心怀猜忌,唯恐他联合金氏王族之残余势力,在新罗复辟?

一旦皇帝生出此心,不仅仅房俊性命堪忧,最先倒霉的,便是金氏一族……

所以在皇帝看来,若非是逼不得已,善德女王决计不会说出要将真德公主嫁给房俊这种话。

定然是房俊那棒槌此前在新罗之时垂涎真德公主之美色,曾以言语相胁迫,逼得她们不敢另嫁他人。

甚至,说不定那棒槌老早就已经用强硬之手段得偿所愿,将人家真德公主给祸害了……

若当真那般,以房俊如今之权势地位,真德公主哪里还敢另嫁他人?

只是当着自己的面,善德女王认为自己宠信房俊,所以不敢明言而已,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还得委委屈屈主动挑出这个话题,请他赐婚,从而将房俊给摘出去。

人家女方主动请求赐婚,这总归不能归罪到房俊头上吧?

李二陛下越想越气!

善德女王哪里想得到这位皇帝居然脑补如此之多?

之所以选择房俊,一则是房俊年少有为前程似锦,往后很长时间内都能成为金氏一族的靠山,再则便是皇家水师尽在房俊掌握之中,能够直接干预到新罗那边,使得金氏王族能够受到他的关照,而且房俊与吴王李恪相交莫逆,待到吴王李恪前往新罗继任王位之后,不至于对金氏一族斩尽杀绝。

可是皇帝所言,从何而来?

似乎是有些什么误会……

连忙解释道:“陛下误会了,房俊并不曾对金氏一族有过任何胁迫之举,反之,若非得到房俊之庇护,恐怕如今金氏一族早已收到朴氏逆贼之屠戮,阖族湮灭,尸骨无存……”

心底隐隐有些后悔,虽然不知皇帝因何暴怒,更生出这等误会,但是毫无疑问,这对于金氏一族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危机。

今日前来,有些鲁莽了……

美眸轻瞟,求助的瞟了一眼一侧一言不发的吴王李恪。

李恪心思灵透,却也有些迷惑,一头雾水。

真德公主嫁给房俊为妾,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但若是在床底之间道出,实值云收雨散、两情相依,最是郎情妾意、坦诚相向,父皇纵然心有不满,也必定会一口应承。

对于自己的女人,父皇向来大度……

可是这善德女王非得正儿八经的拿到大殿上来说,惹得父皇不高兴了不说,还将房俊给牵连在内。

这女人长的是真漂亮,但是也很蠢呐,放着天生的优势不懂得利用,反而这般自以为是……

可看着善德女王求助的眼神,李恪也不能视若不见、坐视不管。

他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金氏姊妹死不死跟他没关系,但是既然牵扯到了房俊,害得房俊被父皇恼怒,那自然竭尽所能予以挽回。

略作沉吟,李恪道:“父皇明鉴,二郎固然有时胡闹一些,但是素来洁身自好,从无龌蹉之事,且从来都是以帝国利益为重,不曾有半分自持军功便恣意妄为,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眼下二郎身在北疆,统御大军,更立下这等盖世军功,决计不会做出那等下作之事。”

李二陛下目光一凝。

如今的房俊,早已不是当初任他打骂动辄鞭笞的房俊……

那个时候他将房俊视为晚辈子侄,恨铁不成钢,一旦房俊犯错,他便难抑心中恼怒,踹上几脚,抽几鞭子,自然不在话下。

然而现在的房俊,却已然是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盖世名将,朝中武将如云,却没有一人可以与之比肩,哪怕是当年奇袭阴山覆灭突厥的李靖,在军功之上都要稍逊一筹。

不夸张的说,眼下的房俊,已然成长为军中一杆傲然矗立的大旗,更是大唐军方的象征,自成一派,睥睨四方!

这样的一个人,绝对不可以沾染任何污点瑕疵,否则就是大唐军队的耻辱。

也就是说,往后面对房俊,再也不能如以往那般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而是必须顾及对方的情绪,以及自己一言一行之后的影响……

忽然之间,李二陛下有些失落。

善德女王亦道:“华亭侯乃帝国柱石,少年老成,更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舍妹仰慕已久,还请陛下成全。”

李二陛下沉默一下,扭过头去,看着李恪,问道:“吴王,此事你怎么看?”

李恪愣了一下,旋即无言以对。

看父皇的意思,已然同意了这桩婚事,只是难免心中腹诽:您这是让儿子我背黑锅,去面对高阳妹妹的诘难?

父皇你不讲究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