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三十五章兄弟】

【第一百三十五章兄弟】

李元景终于发现,自己不能跟李愔这个混蛋瞎掰扯,无论有理没理,在朱雀大街上这么闹腾,结果都是损害了皇室的名誉。这件事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到李二陛下耳朵里,等待他和李愔都是一顿狠狠的责罚。

李愔是光脚的,但他还穿着鞋子……

人家混不吝什么也不怕,可自己不行。

名望这东西养起来难,需要十数年如一日的经营,但是想要败坏却轻而易举,一件小小的错误,一个小小的谣传,都可能导致多年维系的声望轰然崩塌。

这是李元景死都不愿意见到的。

所以,面对咄咄逼人的李愔,他怂了……

丢下两个刚刚“打劫”而来,尚未来得及品尝滋味儿的异族美人儿,带着一帮侍卫仆人狼狈遁逃。

坐上马车,听着外头围观百姓发出阵阵哄笑,李元景怨恨冲天,满面血红!

活了半辈子,他何曾吃过这样的亏,丢过这样的人?

此刻,他恨不得将李愔那个混账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一旁纥干承基捂着脸,忍着痛,不忿道:“王爷,就这么算了?那李愔简直无法无天,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折辱于您,若是就这般偃旗息鼓,恐怕王爷会成为整个长安的笑柄啊!”

白挨了这一鞭子,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他自然是不敢去找蜀王李愔报复回来的,但可以撺掇荆王上阵……

李元景怒目而视。

娘咧!

还嫌老子不够丢人?若非纥干承基现在满脸是血,李元景都想一脚给这个蠢货踹下车去……

旋即,他又头疼起来。

今日在朱雀大街被李愔这番闹腾,势必会传到陛下耳中。陛下对于名声有着近乎于极致的苛刻追求,无论是他自己的名声,亦或是整个皇族的名声。李愔为何不受待见?就是因为这厮整日里惹是生非,危及到了皇族的声誉。

为了洗刷篡位带来的污点,李二陛下可谓十数年如一日的苛刻要求着自己,勤于政务、虚心纳谏、勤俭节约……用一个坚硬的壳将自己包裹起来,深深掩藏起本性,只为了能够得到朝野上下的承认。

谁敢危及他成为“千古一帝”的伟大成就,谁就是他的生死仇敌!

李元景今日之事虽然只算是一场闹剧,但是对于皇族的名誉却是损害极大,一个亲王叔叔抢了亲王侄子的女人,然后被另一个亲王侄子拦阻在朱雀大街之上,掀翻马车又将人给抢走……

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原本民间就对李唐皇室的“家风”颇有诟病,认为其继承了胡族的开放和浪荡,纲常伦理极其淡漠。

现在又闹这么一出儿,可以想见市井坊间会是何等议论纷纭、讥讽嘲笑……

无需怀疑,来自陛下的惩罚必定旋踵而至。

李元景痛苦的捂着额头。

怎地就失心疯了,偏要去“打劫”那两个异族美人儿呢?

李愔见到荆王府的车驾、侍卫狼狈遁走,顿时得意洋洋,大感痛快。

欺负那些个贩夫走卒有什么意思?一个个豚犬一般的东西,本殿下不屑为之!要欺负就欺负荆王这样的皇室宗亲,你不是辈分高么,你不是皇室砥柱么?将他的面子狠狠剥下来,丢在地上再踩上几脚,那才叫一个爽快。

莫名的成就感令蜀王殿下很是兴奋……

“散了散了,都散了!没见过吵架啊?怎么着,热闹看完了还赖着不走,是否要跟本殿下好生亲近亲近?”

李愔板着脸,冲着围观百姓一顿呵斥。

谁敢招惹这位棒槌?

百姓们吓了一跳,顿时一哄而散。

李恽凑上前去,看了看两个蹲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异族美人儿,吩咐左右道:“此乃房二郎送给吴王殿下的歌姬,速速给送去吴王府上,小心着些,万万不可怠慢了!”

“喏!”

有仆人牵了两匹马,过去请两位美人上马。

这两个美人儿现在早已六神无主,本以为就只是被赠送给了某位大唐权贵当作姬妾,谁曾料到,未等进府,便被争来抢去,屡易其手?揉了揉发麻的双腿,好在都是北地女儿,自幼在马背上长大,挽住缰绳翻身上马,跟着几个禁卫策马小跑着向吴王府走去。

兜兜转转半天,最后还是要回到这座富贵堂皇的府邸……

待到两个异族美人儿走远,李恽心里又有些惴惴难安。

固然因为此事将来可以在房二郎面前吹一波,但是因此而有可能招致父皇的责罚,令他难免担忧。

一方面想着在房俊面前好好表现,一方面又害怕父皇的惩罚,蒋王殿下就是这么一个纠结的人……

李愔看到李恽的神色,在马上探出手去,拍了拍李恽的肩膀,笑道:“怎么,害怕父皇责怪?”

李恽叹了口气,蹙着眉毛担忧道:“是呀,虽然这事儿是荆王叔理亏,但说到底那也是咱们皇叔,辈分在那儿呢,咱俩这番剥了荆王叔的脸面,少不得要挨宗正寺一顿板子……”

“你想什么呢?”

李愔瞪大眼睛,伸手在李恽后脑勺拍了一巴掌,骂道:“为兄弟仗义执言,斗权贵大义灭亲……此乃足以流传千古的佳话呀!不出意外,本王不畏强权的名声将会随着此事传遍关中,你小子手都没伸一下,居然就敢跟本王抢功?简直岂有此理!速速给本王滚蛋,再敢在本王面前碍眼,信不信本王六亲不认,拿鞭子抽你个瓜怂!”

口中说着,一边嫌弃的摆摆手,让李恽赶紧滚蛋。

李恽愣住:“……”

看着李愔混不吝的神情,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以前他最怕的便是魏王与这位蜀王,魏王看似整天笑眯眯的,实则每一条笑纹里头都藏着刀子,稍有不慎,便被割得遍体鳞伤,被他连皮带骨的吞下肚去。而蜀王则是风风火火嚣张跋扈,二句话说不来,便拎着拳头往你脸上招呼……

现在却忽然发现,这个父皇口中“桀骜不驯,禽兽不如”的六哥,实则是个极其护短,又很有担当的汉子。

蜀王哪里需要这样的名声?

这样的名声他早已一箩筐一箩筐堆积成山,不差这么一点儿。

这是要将罪责一肩挑起,将他李恽从这件事情里摘出来……

李恽心中感动,看着正呼喝着斥退围观百姓的李愔,动情道:“旁人都说六哥桀骜不驯,是个混不吝的,其实他们都看错了,六哥才是响当当的汉子!就连父皇对你的评语,亦有失偏颇。”

李愔扭过头来,愣愣的瞅了李恽一眼,嘴角扯了扯,问道:“父皇那句评语有失偏颇?”

李恽道:“说你‘禽兽不如’的那一句!在小弟看来,六哥比禽兽强多了……”

李愔:“……”

下一刻,李愔暴跳如雷:“李恽!皮子发痒了是不是?来来来,哥哥好好给你松一松皮子,教教你怎么说话!”

挥舞着马鞭策马便冲过来。

李恽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连忙辩解:“六哥息怒,小弟不是那个意思……那个啥,吾还有事,就此告辞……”

看着李愔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素来胆小的李恽吓得魂飞魄散,勒马掉头就跑。

李愔气得一甩手,将手中马鞭狠狠的掷出去,正中李恽后脑勺,仓惶奔逃的李恽“哎呀”一声大叫,头也不敢回,策马一溜烟的跑没影儿了。

一旁早已赶来维持秩序的京兆府衙役见状,纷纷大声呼喝。

这可是朱雀大街,策马疾驰,万一撞了人,亲王也得扒层皮!

可李恽唯恐李愔追上来揍他,哪里敢停留?蹄声嘚嘚,将街上行人惊得混乱惊叫,片刻功夫连影子也不见了。

李愔看着李恽跑掉的方向,嘴角微不可察的翘了翘。

所有的兄弟,要么对他惧怕忌惮,要么对他厌恶透顶,从来没有一个愿意跟他亲近。

他岂能看不出李恽的小心思?(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