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十四章兕子的威胁】

【第十四章兕子的威胁】

房俊上前,一揖及地,道:“微臣见过两位殿下。”

然后也不待两女说话,便径自跪坐到矮几旁,三人成品字落座。

斜阳余晖自窗外洒入,映照在两位天姿绝色的公主身上,睫毛如羽,容颜如玉,秀美的脸庞边缘泛着淡淡的光晕,细细软软的绒毛清晰可见。

芙蓉如面柳如眉。

侍奉在雨廊下的宫女上前,跪在房俊身侧,轻柔的将一个白瓷碟子放在房俊面前,这是食用糕点之物,而后柔声道:“侯爷请用。”

一般来说,长辈或是尊敬之人称呼房俊,会用“二郎”这样的称呼,朝堂上的同僚相互打招呼,则会用“房驸马”称之,以示亲近,军中自然是要称呼“大帅”,一般的仆人、部属,则多会称呼“侯爷”。

当然,称呼并非绝对。

房俊抬眼瞅了一下这个重新起身站在雨廊下侍候着的小宫女,郁闷的叹了口气,道:“叫房驸马吧,已经不是侯爷了。”

那小宫女愕然,有些彷徨不知所措。

长乐公主与晋阳公主也颇感奇怪,齐齐看向房俊,前者秀美微蹙,轻声道:“怎么回事?”

前朝刚刚发生的事情,尚未传到後宮,她们自然不知。

房俊简略的说了经过,继而仰天长叹:“放了个风筝,然后丢掉了侯爵,不仅仅前无古人,甚至可以后无来者!悲乎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哈!”

晋阳公主没忍住,掩唇一笑,眼眸灵动:“谁叫姐夫不带着兕子前去呢?若是我在,想必父皇是不会惩罚于你的。”

长孙无忌亦是莞尔,旋即敛去笑容,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多好的诗句啊,若是旁人道出来,则可感受到那一股生不逢时、消极苦闷的心情,可是从房驸马口中道出……自己作死,怨的谁来?”

房俊心中大为惊异,上下打量了长乐公主一眼,这位一贯清冷的性子,居然可能有这般刻薄取笑的话儿说出来?

啧啧,转性了啊。

被房俊灼灼的目光上下扫视,长乐公主微微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眨动几下,端起一杯茶水,凑上红唇,浅浅的呷了一口。

仪态柔美,目不斜视。

看着长乐公主秀美无论的侧脸,房俊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转向晋阳公主,温言问道:“未知殿下想召,所为何事?”

他这一问,晋阳公主清丽的脸庞顿时布满愁云,跪坐在那里扭动了一下腰肢,苦恼道:“父皇要给我赐婚了。”

房俊一愣。

赐婚?

再去端详面前的晋阳公主,这才陡然发觉,那个缠着自己让自己背着,冬天因为怕冷会将脚丫放在自己被窝里取暖的小丫头,在不经意间已经长大了……

依旧还是那般纤弱瘦削,一头青丝高绾,云堆翠髻,精致的面颊只有巴掌大小,淡扫蛾眉,转眄,光润玉颜,气若幽兰。

亭亭玉立,榴齿含香。

如水般温婉柔美,如狐般灵性智慧,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却已然不知不觉间,长成为青春烂漫的少女……

恍惚之间,房俊有些欣慰,又有些失落。

欣慰于这个本该在最灿美的年华夭折的女孩,终于长大成人,亭亭玉立;失落于再也不能痴缠着自己玩玩闹闹,终要避嫌。

忽然觉得心里好像最宝贝的东西遗失了一般惆怅……

深吸口气,房俊挤出一抹笑容:“这是好事,微臣为殿下贺!”

“好什么好呀!”

晋阳公主纤细的腰杆挺得笔直,清理的俏脸上满是郁闷,秀眸闪闪的瞪着房俊,埋怨道:“姐夫都不知是谁家的男儿呢,咱么知道就是一桩好姻缘?”

房俊忙问道:“是谁家男儿有这等福气,能够娶得钟灵毓秀、花容玉貌的晋阳殿下?”

晋阳公主抿抿嘴唇,没有一丝笑容,惆怅的叹了口气,恹恹道:“是长孙净。”

房俊吃了一惊,不敢置信道:“谁?”

晋阳公主懊恼道:“长孙净!”

房俊当然知道长孙净是谁,他只是想不明白,李二陛下为何将自己视若珍宝的晋阳公主嫁给他?

长孙净,长孙无忌的第七子……

长安城中,功勋贵戚无数,世家门阀林立,人品、相貌、才华尽皆出众的世家子弟数不胜数,选择哪一个成为晋阳公主的驸马不行,非得要选择长孙无忌的儿子?

前有长乐公主与长孙冲的恩怨纠葛,现有李二陛下对于关陇贵族的打压、对于长孙家的疏远,房俊几乎可以想象一旦晋阳公主嫁入长孙家,将会在李二陛下与长孙家的政治斗争中充当着怎样的角色,面临着怎样的委屈。

房俊默然不语,面无表情。

李二陛下此举,是为了稳住长孙家,从而降低关陇贵族们的提防之心,能够顺利的进行他削弱门阀的大计么?

然而无论如何,亦不该将晋阳公主丢出去充当一个政治牺牲品!

房俊从不怀疑李二陛下对晋阳公主的宠爱,但是为了江山的稳固,为了自己政治宏图的实施,却谁都可以舍弃。

这就是帝王!

最是无情帝王家……

长乐公主默默为房俊斟了一杯茶水。

晋阳公主环视四周,挥了挥小手,将侍女都远远的赶走,这才微微俯着上身,两只清亮的眼眸盯着房俊,小脸儿上满是焦急哀求:“好姐夫,你快帮帮我,我不想嫁给长孙净!”

房俊看了晋阳公主一眼,低头拈起茶杯,却又放下,使劲儿揉了揉脸,苦笑道:“陛下金口御言,此举只怕早已权衡多时,微臣何德何能,能够试图阻拦陛下回心转意?”

他看向一旁清冷自若的长乐公主,道:“若是真不想嫁,还不如求求你这位好姐姐,陛下面前,唯独她的话才听得进去。”

的确,李二陛下对于晋阳公主溺爱非常,但是论起重视,却远远不及长乐公主。或是心存愧疚,或是敬其才华,总之只要是长乐公主的谏言,李二陛下基本从无反驳,一律采纳。

就连当年李二陛下意欲恢复汉朝旧制、封建天下,都是长乐公主以死相谏,才使得李二陛下收回成命,打消了这个主意……

自己在李二陛下说的话,能比长乐公主更好使?

晋阳公主也看向长乐公主。

长乐公主玉容古井不波,拈着茶杯轻轻的呷了一口,樱唇微抿,似乎是品味着茶水的回甘,须臾,才轻叹道:“这件事上,我亦无法。”

从听闻父皇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她便屡次劝谏。

自己与长孙冲之间的恩怨纠葛,如今早已理不清说不明,长孙家上上下下岂能对自己没有怨气?如今自己身在皇宫,他们无法可施,若是兕子嫁入长孙家,这股子怨气必定会倾泻到兕子的身上,即便是舅父长孙无忌也压制不住。

她岂能看着自己的胞妹重蹈自己的覆辙?

奈何,父皇根本不听……

对于皇帝来讲,为了江山社稷、心中宏图,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舍弃的。

房俊两手一摊,无奈道:“你都无法,微臣更是有心无力啊!”

晋阳公主又是烦躁又是恼火,小性子发作,大发娇嗔威胁道:“我不管,姐夫若是不能让父皇收回成命,我就……我就……我就跟父皇说,你对我动手动脚,轻薄于我!”

“噗……”

房俊一口茶水喷出来,吓得魂不附体,惊骇欲绝道:“殿下,您是要我的命么?您可是陛下的命根子,若是当真认为微臣对您轻薄猥亵,十个脑袋都不够他老人家砍的!若有人说微臣轻薄于长乐殿下,陛下或许能忍,但轻薄于您,绝对不能忍呐!”

长乐公主顿时扭头怒视房俊,呵斥道:“会说人话么?”(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0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