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十一章房二乱点鸳鸯谱】

【第四十一章房二乱点鸳鸯谱】

许敬宗便有些不悦,跟老子耍滑头?

你还嫩了点儿。

转头看向房俊,问道:“既然是贤侄的好友,老夫自然不吝赐教。只是如今这年轻一辈当中少有似这二位这般出类拔萃的少年人,老夫看着当真是羡慕啊,若是吾家那几个不成材的孽子以能有这番成就,吾死也瞑目矣。”

说着,便目光灼灼的盯着房俊,非得要房俊表态不可。

房俊打了个哈哈,没有直接回答,含糊道:“按道理说,世叔今日登门,但有所求,小侄必定不至于让您失望而归才是……但您也知道,书院名额有限,觊觎者众,小侄夹在中间也甚是为难……”

许敬宗皱眉,不说行也不说不行,什么意思?

却见到房俊又将话题转向辛茂将、王玄策两人,笑道:“这二位乃是小侄好友,才学尽皆出类拔萃,人品更是稳重勤勉,假以时日,定然平步青云、出人头地。过几日,小侄意欲进宫,同杨妃娘娘恳请做媒,向贵府双姝提亲,不知世叔意下如何?”

许敬宗愣在当场。

和着你这边绕着圈子,居然打着吾家闺女的主意?

辛茂将、王玄策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成亲这种事,两人没问题,更何况还是房俊请求杨妃娘娘给做媒?这是天大的颜面,可以录入族谱记事以供后辈子孙瞻仰荣幸的大事。

但是许敬宗的闺女……

辛茂将下意识就想要用一句“慈母在堂,不敢自作主张”来搪塞过去,却被王玄策偷偷拉了一下,只好将话语吞回肚子里。

“万万不行!”

许敬宗当时就怒了:“吾家长女,已然许配岭南冯氏子弟,虽然只是口头承诺,未曾三书六礼,但老夫已然打算进宫去请求杨妃娘娘恩准这门亲事,岂能一女二嫁?若是当真如此,往后老夫哪还有脸见人呢,断然不可!”

辛、王二人顿时松了口气。

房俊却悠悠说道:“世叔信重承诺,果然是吾辈之典范,既然如此,小侄也只能代两位好友嗟叹一番了,未能与贵妇双姝喜结连理、举案齐眉,实在是他们运道不好。不过世叔放心,贵府几位公子进入书院之事,您也不必多方走动了,届时小侄会当面向陛下请示,请陛下圣裁。”

许敬宗眼珠子都瞪圆了。

什么意思?

仗着你是陛下面前的红人,所以明着告诉老夫只要你不同意进入书院的人,任凭老夫走谁的门路都没用?

娘咧!

居然威胁老子!

许敬宗一张白胖的圆脸气得通红,一贯以来,唯有自己这般没底线的拿捏别人,何曾被别人这般勒着脖子?

岂有此理啊!

辛、王二人对视一眼,原来二郎是借着咱们两个当筏子,以此来拒绝许敬宗啊……虽然不太愿意娶许敬宗的女儿,可是被人拿出来当作挡箭牌,也难免心里有些失落。

许敬宗怒不可遏,戟指大骂,唾沫星子飞溅:“房二,你个混账是否以为如今得到陛下宠幸,便不将吾许某人放在眼里了?我呸!老子当年跟着陛下鞍前马后打江山的时候,你小子还窝在你娘怀里吃奶呢!如今居然敢以婚事为由,明目张胆的阻拦吾家儿子进入书院,你可对得起你父亲的教导,对得起陛下的信任?其心可诛!”

房俊上身微微后仰,躲避着许敬宗飞溅的唾沫星子,待到许敬宗骂累了,这才道:“世叔年纪也不小了,这么大火气很伤身的,如今天下承平、河清海晏,正该安享荣华才是,若是伤了身体,饮不得美酒、吃不得美食、玩不得美女,活着还有何乐趣呢?”

辛、王二人一阵无语。

人家许敬宗刚到五十,被你说得好像活不了几天了一样……

许敬宗恨恨瞪着房俊,出奇的没有再骂。

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子不能以常理度之,跟别家那些个尚在玩乐享受的纨绔子弟不同,年纪不大,可人家的功勋摆在那里,一桩桩一件件,便是一个世袭罔替的国公爵位也换得回来。

别说怼自己几句,就算是当真指着自己的鼻子骂一通,又能如何?

令狐德棻那老货殷鉴不远,现在见到房俊都绕着走……

这是一个实打实的实权人物,不出意外,往后三五十年,依旧会屹立在大唐的政治权力中心。

略微沉默了一下,许敬宗不看房俊,免得心中来气,转向辛、王二人,定定的瞅了两人半晌,直到将两人瞅得心里发毛,忽然问道:“你二人,能出多少彩礼?”

辛茂将:“……”

王玄策:“……”

拜托,您可是当年跟随陛下打江山的“十八学士”之一啊,现在“十八学士”都快死得差不多了,您可是硕果仅存的“潜邸元勋”,被一个小年轻威胁一番,不想着如何反击,反倒是低头服软了?

而且这一开口就是“彩礼”……忒无耻了!

两人急忙看向房俊,目光之中满是哀求。

哥!

我们崇敬您,愿意为您赴汤蹈火,但是您不能给咱们找这么一个无耻不要脸的老丈人啊……

跟这么一个家伙攀亲戚,往后还有咱们好日子过么?

房俊给了两人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对许敬宗说道:“彩礼没有,唯有满腹才华、一腔志气!”

许敬宗眼皮子直跳,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个棒槌掐死。

你们不是好友么?

你就不能出点钱,给两位好友壮壮门面,置办几份彩礼?

面上怒气勃发,心中却在权衡房俊此言的真假……

按道理说,辛、王二人这般身世,他是断然看不上的。对于他这样的家族来说,女儿再是疼爱,嫁出去的时候首要考虑的也是政治交换,能否换取政治上的利益,那才是重中之重。

当然,彩礼多多自然更好……

然而,一个家族的延续、晋升,除去需要嫁女儿联姻以换取政治资源意外,更重要的还是家中男丁是否争气。

“贞观书院”早已被认作必将成为将来帝国官僚阶层的出产地,只要能够进去学习,就掌握了无与伦比的人脉,试问,一个人的同窗将来在朝堂为六部主官、在地方为封疆大吏、在军中统军数万,这样的人就算是再差,还能够差到哪里去?

随便哪个同窗顺手拉扯一把,就足够旁人奋斗半生!

若是稍微再有那么一点出息,妥妥的前程似锦、平步青云……

只要几个儿子能够进入书院,赔上两个女儿又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这两个年轻人看上去便气质不俗、精明干练,又与房俊交情甚笃,官场的资源不可谓不深厚,假以时日,或许亦能有一番作为,能够帮衬着自己的几个儿子……

最重要的是,他哪里敢拒绝?

以房俊在陛下面前的地位、宠幸程度,放眼朝堂,无人能出其右。书院开课,谁进谁出,他一言可决。

若是铁了心的将自己几个儿子拒之门外,纵然自己跪在陛下面前苦苦哀求,怕是都没用。

就算陛下念在往昔的情分将自家儿子弄进去了,大权在握的房俊也有的是法子再给开革出去……

这等事旁人或许做不出,房俊绝对毫无压力。

这小子就是个棒槌啊!

许敬宗道:“世家纨绔,却是欲娶吾家明珠,自然要丰厚的彩礼,方能够尽显诚意。不过似二位这等年轻俊彦,才华满腹、能力卓越,老夫最是欣赏,单凭一颗真心,足矣。既然二郎请得杨妃娘娘做媒,还请二位速速通知家人,赶快准备婚礼才是。老夫家中尚有要事,就不多陪了,告辞!”

然后看向房俊:“还望二郎言出必践!”

房俊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许敬宗再不理会瞠目结舌的辛、王二人,拂袖而去。

走出大门,越想越是憋屈。

老子今日上门求着房俊办事,这怎地绕来绕去,事儿还没办成呢,反而把闺女给卖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