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十三章英雄造时势】

【第五十三章英雄造时势】

李绩有些纳闷。

薛仁贵乃是房俊麾下战将,漠北之战战功赫赫,能力卓越,按理说无论如何调动,只要是在正常的调任范畴之内,那都是兵部的事情,皇帝陛下没理由过目,更不可能插手其中。

不过转念之间,李绩便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武将与文臣一样,到达了一定的地位,必然会有无数的枝节根茎与之攀附交错,这是必然会出现的现象,绝非简单一句“纠集朋党”便可以杜绝的,或远或近,或多或少,谁也不能置身事外。

关键是要看这些大佬能否秉持初心、报效君王,一旦心思偏了,那就是“结党营私”……

皇帝陛下这是打算光明正大的给房俊站台,允许他在军中自成一派!

按理说他李绩如今依然贵为宰辅之首,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可是却依旧难以遏制的羡慕嫉妒起来。

瞧瞧皇帝对房俊的看重,该打打该骂骂,可是到了力挺的时候那可是半点都不含糊。

李绩觉得就算有人告诉他,房俊乃是皇帝失散多年的私生子,他都会坚信不疑……

不过话说回来,谁都得承认房俊之所作所为,的确值得李二陛下如此看重。

忠心耿耿且不必说,朝堂上这些人固然暗地里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可是当真心存不轨之念、梦想“彼可取而代之”的很少很少。房俊最大的功绩,不是赫赫的军功,而是一手筹建的“东大唐商号”和皇家水师,这给李二陛下的内帑带来源源不断的海量财富,使得李二陛下可以放开手脚去干自己想干的任何事情。

历朝历代,财源都是个大问题。

内政需要钱,打仗需要钱,没钱坐困愁城束手束脚,任何理想都是镜花水月,可钱哪儿那么容易搞?税太重会盘剥百姓,那是竭泽而渔,智者所不为也,增收商税乃是与大臣争利,会导致朝局动荡得不偿失,就算是汉武帝那样杀伐决断的一代雄主,也不得不推出一个桑弘羊为其敛财,这才积攒下来家底发动对匈奴的战争,最终成就一代霸业。

可桑弘羊在盐铁专营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经济政策完全就是在“薅羊毛”,谁有钱就薅谁的毛,弄得天怒人怨、怨声载道,间接铸成了其悲惨的结局。

而房俊是怎么做的呢?

人家的眼光从来就未曾放在国内,世家门阀、功勋贵戚的那点家底儿根本就不曾看上眼,从一开始,打得就是外贸的主意。

“东大唐商号”在疯狂敛财之余,还将世家门阀尽皆绑在战车上,面对庞大的利益,即便李二陛下明目张胆的施行其“打压门阀”的政策,世家门阀们亦不得不捏着鼻子小心翼翼的应对,不敢有一丝一毫过火的表现。

原因无他,实在是“东大唐商号”的利润太过庞大,只要李二陛下的意图不是覆灭门阀,那么这些门阀就都得忍着……

等到皇家水师成立,敛财的速度更是夸张。

最开始的时候皇家水师横行大洋满世界的点火,惹得朝中大儒纷纷唾弃指责,自古天朝上国都是与邻为善,邻国前来朝见递上贡品,喊一声“宗主”,那边是举国同庆的大好事,按着贡品翻上个三五倍再回赠过去,“上国”物阜民丰不差这么点儿,“下国”载誉而归民众欢呼,一个上演了一出“盛世华章”足以录入史册以供百世荣耀,一个得了实惠喜笑颜开,大家欢天喜地开开心心,多好?

可房俊这厮就是个棒槌,戾气太重,人家的内政干你屁事?用得着你万里迢迢的开着战船去掺和一脚?甚至直接参战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简直是太过分了,有损我天朝威仪啊!

弹劾的奏章雪片一般飞向陛下的案头,尽管谁都知道房俊那厮根本不惧任何弹劾,甚至有可能对弹劾者施以报复,但御史台的言官们在各自身后大佬的压迫之下也不得不如此。

不如此如何彰显儒家的仁义?

结局便是,房俊在满世界的点火之后,又开始满世界的圈地,一处接着一处的港口成为大唐的领土,通商、免税、驻军,这些前所未有的手段一一施展开来,最终将这些孤悬海外的港口与大唐本土连接在一起,成为了一条条黄金海路,无数的商船在水师战舰的护航之下往来于大唐与异域,海水一般的财富汹涌澎拜的汇聚到了大唐。

巨大的财富冲击这大唐的每一个阶层,从达官显贵、门阀士族,到官员胥吏、贩夫走卒,尽皆感受到这股财富的冲撞所带来的好处。

这还没完。

似乎房俊依旧嫌弃这等敛财的速度过于缓慢,随后他又将目光瞄准了倭国,强行攻占佐渡岛、租借倭国领土,将倭国境内的矿山一座接着一座的侵占,然后堂而皇之的开山采矿,一船一船的黄金白银运往大唐,卸入皇帝陛下的内库。

朝堂上有很多有识之士,都明白“财富推动社会生产力进化”这样一个道理,虽然谁也无法准确的表达这个境界……财富不是衡量的,只要花出去,它就会变成坚固的城池、牢固的房舍、平整的道路、奢华的商品、精良的军械……

整个帝国从上到下,都会享受到财富所带来的实惠。

财富可以使得基础设施得以愈发完善,可以使得更多百姓有书可读,可以使得商品贸易更加繁荣,可以使得帝国可以发动更多的战役去征服敌人……

放在以往,谁能想象数十万大军滞留辽东长达两年的时间?

大隋就是因为筹集东征的军械粮秣横征暴敛,最终葬送国祚,而大唐现在却可以从容的发动这样一场国战,即便因为皇帝陛下染病不得不延缓一年,却依旧不伤根本,游刃有余……

这样的一个臣子,哪个皇帝不喜欢?

薛仁贵调任安西都护府司马的任命毫无疑问的予以批准,没有谁会在这样的一件事上与房俊作对,而且皇帝在隐晦的表示了要力挺房俊成为军方一大派系的前提下,与房俊作对,就等同与皇帝作对。

为了薛仁贵这样一个小人物,犯不上。

至于房俊成为军方一大派系……这已经不是应不应该反对的问题了,而是随着房俊横扫漠北,谁还能够阻挡他的强势崛起?

勿需官职,勿需爵位,他房俊的名字,就是“胜利”的化身,就代表了大唐军方一股冉冉升起的势力。

从今而后,即便是长孙无忌、李绩之流,面对房俊亦要平等相对,再不能将其视为晚辈。

所谓“时势造英雄”,趁势而起,便是英雄。

如今的房俊却是“英雄造时势”,以一己之力,生生缔造出眼下的帝国威压天下、睥睨四方的无敌国势!

无数的“英雄”,将会趁着房俊所缔造的“时势”而起,功成名就。

……

回到府上,长孙无忌有些气闷。

捧着茶盏,微微失神。

他不知从何时起,更不知从何而起,那房俊便与长孙家形同陌路,甚至心生敌视呢?

仅仅是因为觊觎长乐公主么?

恐怕不是。

自己与房玄龄虽然貌合神离,但毕竟作为陛下的左膀右臂,却是从未翻过脸,保持这最起码的尊敬,甚至长孙无忌一度想要让自己的某个儿子与房玄龄的幼女定下婚约,使得两家的关系更进一步。

然而自从房俊崛起,一切似乎都在向着超出自己预知和掌控的方向飞速发展……

从很久之前,长孙无忌便能够感受到来自房俊的隐隐约约的敌意,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

然而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房俊大势已成,自今而后的朝堂之上自有其一席之地,等到陛下龙御归天、太子登临大宝,房俊便将一飞冲天,宰执天下。

这基本就是已经注定的轨迹。

而书院的成立,则愈发增添了房俊权倾天下的底蕴……

一名管事上前,低声道:“家主,刚刚书院那边传回来消息,褚遂良举荐的名单,已然悉数被拒……”

长孙无忌“哦”了一声,并未太过在意,自己力推褚遂良成为书院司业,他手里的那份名单便是对关陇贵族的汇报,就算是死,他也得把这件事儿给办妥当了,容不得半点差错。

呷了一口茶水,长孙无忌忽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抬头惊诧问道:“你说什么?”

他以为自己耳鸣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