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十八章阳谋】

【第五十八章阳谋】

“房驸马,何以勾掉人员如此之多?”

褚遂良忍不住问道。

房俊瞅了瞅他,不以为然道:“难不成褚司业想要将这份名单上的所有人都招入书院?若是如此,那褚司业请回,这份名单就此作罢,本官一个人都不会允许其进入书院,你大可继续去陛下面前哭诉。”

许敬宗在一旁皮笑肉不笑的插言道:“褚司业才思敏捷,最懂钻营之道,应当知晓凡事见好就收,若是贪得无厌、不知进退,恐怕最后弄得鸡飞蛋打,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两人一软一硬、一唱一和,气得褚遂良恨不得将茶杯摔在两人脸上。

忍住怒气,褚遂良质问:“那为何这勾去的都是各家的嫡长子,而留下来的却尽是并不重要的次子、庶子?”

房俊反问道:“既然褚司业将这些人的名字写在名单上,自然是都有资格受到各个家族的支持,又岂能分出高低贵贱?若是这般,那还请褚司业重新拟定一份名单,再由书院的数位官员一起斟酌。”

褚遂良心中大恨。

一起斟酌?

只怕斟酌到了最后,又是什么“少数服从多数”……

老子吃了一次亏,决不能上两回当。

次子就次子,若是继续纠缠下去,只怕这个棒槌恼羞成怒不管不顾的将这份名单毁去,彻底断绝关陇子弟进入书院的机会。

放在别人身上或许不会发生这等事,毕竟这可是皇帝陛下亲口颁下的令谕,可房俊是谁?长安城最大号的棒槌,跟皇帝顶着干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就是个犟种,万一当真犯了犟脾气死不松口,恐怕唯有皇帝将其撤去书院司业的官职才能罢休……

褚遂良气咻咻的走了,许敬宗往前靠了靠,说道:“这褚遂良看上去文质彬彬、光风霁月,却不成想这钻营之道如此了得,一宿的功夫便说服了陛下,这一回可是在长孙无忌那些人面前大大的露了一回脸。”

言语之中,颇多羡慕嫉妒之意。

房俊好笑的看了看许敬宗:“你认为这事儿就算完了?”

许敬宗不解道:“啊,难道还没完?怎么着,难不成二郎打算言而无信,即便这名单上通过的人选进入书院,你也要给撵出去?”

“那自然不能!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口唾沫一个钉,说过的话岂会反悔呢?”

房俊笑着摆摆手,否认了许敬宗的话,继而说道:“稍后你联络门生故旧,放出风声,就说世家门阀不许次子、庶子进入书院,意欲将有限的资源留给各家的嫡长子,即便有诸多家族的次子、庶子得到了书院诸位大佬的认可、看重,认为其乃是可以栽培的人才……”

许敬宗一阵愣忡,半晌才反应过来,嗟叹道:“这实在是……太阴损了!”

房俊顿时不悦,怒目而视:“哪里阴损了?这是阳谋,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就是这么明明白白的高速世家门阀,书院要抬举、栽培那些个有才华的次子、庶子,看看他们敢不敢拦阻!”

拦阻是肯定不可能拦阻的,哪家敢拦阻次子、庶子的上进之路,必然闹得阖家不宁、鸡飞狗跳不可。

真以为那些个自认没有什么政治前途的纨绔子弟们在这么一个平步青云的机会面前,会老老实实的听话?

世家子弟,看似知书达礼温文尔雅,实则最是自私!

每一个家族实则便是一个小型的皇宫,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越是兴旺的望族大阀,越是勾心斗角宫斗不停,皇宫里头所能发生的事情一样不少的都会在这些深宅大院之中发生,这样的一个环境,无私的人如何活得下去?

由于世家门阀的底蕴,子弟皆会受到很好的教育,所以没有一个是无能之辈!

这样的人一旦见到前途的光明,会拼尽一切死死的咬住不撒嘴,不惜任何代价是尽一切手段都要紧紧抓住!

谁敢阻拦他们发迹上进,谁就是他们的敌人,父母、兄弟、妻儿、姊妹……谁都不行!

尤为重要的是,一旦消息散布开去,到时候就会形成一种风潮,一些平素忍气吞声、懦弱不堪的次子、庶子们,亦会在这股风潮裹挟之下鼓起勇气,向家族昂起反抗的头颅。

这是明晃晃的阳谋,不带一丝虚假。

所有的世家门阀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乖巧的次子、庶子们奋起抗争,将各个家族千百年来奉行的规则彻底砸碎。

就像当年汉武帝施行的“推恩令”一样,它直指人性之中自私的本源,光明正大,无懈可击。

长孙无忌的心情很不错。

坐在花厅里,慢悠悠的品着茶水。

尽管褚遂良这个蠢货被房俊狠狠的摆了一道,差一点导致关陇子弟无法进入书院,将来甚至被排挤出朝堂高层之外,不过在入宫同李二陛下商议之后,这个危机暂时解除。

而皇帝意欲在禁宫之内置一出馆阁供奉功勋之画像,以供后世凭吊,这令长孙无忌异常兴奋。

豹死留皮,人死留名。

能够将自己的名字载于史册万古长青,这是每一个读过几本书的人最终极的执念。

人生短暂,至多不过七八十年,当身体与草木同朽,自己的名字依旧在世上流传,及至百年千年之后,子孙后代依旧能够仰望先贤、心生孺慕,这才是人生最大的追求!

外间脚步声向,须臾,有家仆通禀,说是褚遂良求见。

长孙无忌微微摆手,令其将人引入。

须臾,褚遂良匆匆而来。

“赵国公……”

褚遂良气喘吁吁,刚刚开口,便被长孙无忌挥手打断:“什么事急成这般模样?每遇大事有静气,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最应当剧本的素质,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坐!”

“……喏!”

褚遂良不敢反驳,只能压着心中焦躁,恭敬的坐在长孙无忌下首,这才将那几张名单拿出来,放到长孙无忌面前的桌案上。

“此乃刚刚下官于书院之中,与房俊交涉之后拟定的名单,还请您过目。”

长孙无忌却并未去拿那名单,而是淡然说道:“不必了,你只要照着名单招收学员便好。那房俊最是嚣张跋扈,这回老夫抬出来陛下将其压制,心中定然不服,难免耍弄一些小手段,在名单上做做文章,只要他答允关陇子弟能够进入书院,哪怕人数少一些,被他删减掉大半亦是无妨,随他去吧。”

可以想见,依着房俊的性情,这回被李二陛下摁着脖子吃下这个亏,心中定然不忿,必定会在名单上动心思。

可房俊毕竟是书院的司业,整个书院都是其一手创建,在书院之中的影响力极其深厚。

更何况,即便是再不愿意承认,长孙无忌亦知道漠北一战带给了房俊旷世功勋,今时今日的房俊已然成了气候,再不是谁都能拿捏得住。

即便是他长孙无忌,有时候亦不得不稍做让步。

既然房俊已然低头,那就不能逼迫太甚致使其逆反心太重,只要大局定下,就容忍他耍耍脾气,随他去吧……

褚遂良却是微微一愣,继而急切道:“赵国公,您还是先看看这名单,再作计较吧。”

“嗯?”

长孙无忌眉毛蹙起,知道事情可能有变,那棒槌该不会犯了浑,连皇帝的旨意都敢违抗吧?

赶紧将名单拿起来,详细过目。

这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混账,欺人太甚!”

只见这名单之上诸多名字已经被划去,只能余下三分之一,这距离长孙无忌心里的期望值有很大差距。

褚遂良见到长孙无忌尚未发现问题的根本,不得不提示道:“您再好生看看,这里头,几乎所有的嫡长子尽皆被勾除掉,只余下那些个不成器的次子、庶子……”

长孙无忌心中一惊,急忙再次低头去看,就连自家庶长子长孙涣的名字都被勾除掉了!

他奇道:“这棒槌什么意思?专门挑着各家的嫡长子勾除,打着什么算盘……”

说到这里,猛地恍然大悟,面色大变,惊怒道:“竖子,安敢如此!”(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