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十一章我要分家】

【第六十一章我要分家】

长孙涣面无表情,坐在一旁沉默无言。

长孙无忌看着四子脸上的兴奋之色,心中有些不忍,不过还是狠心说道:“此事尚有波折,下午的时候,关陇几大家已然聚在一起商议,会抵制房俊的这份名单,无论谁家,家中有谁被房俊列入名单,都拒绝前往书院入学。”

“这是为何?”

长孙淹如遭雷击,整个人懵在当场。

拒绝入学?!

这怎么可能!

长孙无忌摆摆手,让四子坐到椅子上,这才温言说道:“房俊此举用心歹毒,摆明了就是要引起吾等门阀之内斗,以之达到削弱门阀之目的。既然已经东西那厮之奸谋,又岂能让他如愿?你且放心,只要关陇数家联合起来发起抵制,届时舆情汹汹,即便是陛下亦不能维护房俊,书院之山门终究会为关陇子弟而敞开。”

长孙淹却是不信。

放眼关中,谁不知道房俊那厮就是个棒槌?

想要让一根棒槌服软认输,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哪怕是赢了,最终的结果也只是房俊不得不答允各家的嫡长子进入书院,万一房俊心存报复,反手将他们这些次子、庶子拒之门外,那可如何是好?

他心里清楚,现在各家可以为了嫡长子进入书院而联合抵制,却绝对不会为了他们这些个次子、庶子去跟房俊作对。

现如今的房俊,早已成了气候儿,想要跟他硬刚,那就需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追根究底,自己怕是要空欢喜一场。

长孙淹一脸落寞无法掩饰,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心中冰凉。

一旁的长孙涣劝慰道:“四弟,不必失望,等到这一阵风波过去,家中自然会再做筹划。即便不能进去书院,六部之中,亦可随意安排一个职位,先好生学习如何办事,而后自然会有升迁。”

他这话说的倒是在情在理,可此刻听在长孙淹耳中,却是无比刺耳。

所有的一切都是嫡长子的,爵位、家业、前程,次子与庶子就只能沦为附庸,获得那么一点点的培养,目的却是为了将所有的一切都能更好的奉献给家族,彻底的燃烧自己,照亮嫡长子的前程。

如果此刻在他面前的是长孙冲,这番话亦是出自长孙冲的口中,长孙淹或许无话可说。

从小到大,对于那位出类拔萃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长兄,他敬佩畏惧,从不敢有丝毫忤逆。

可你长孙涣凭什么?!

说到底,你也只是个庶子而已!

错非大兄出事,你也跟我一样,何时能轮到你在这里装出一副兄长的架子教训我?好似识大体、顾大局一般大义凛然,给谁看呢?

若是咱俩易地而处,你也得跟我一样!

深深吸了口气,想起之前数位好友饮宴之时相互鼓励大气的言语,长孙淹紧紧握着拳头,鼓起所有的勇气,一撩衣袍,跪倒在长孙无忌面前,以首顿地,哀求道:“父亲,这等时机不可失去,失不再来!从小到大,孩儿从未在父亲面前要求过什么,今日恳请父亲允准孩儿进入书院!”

长孙无忌尚未因为长孙淹的强硬而感到恼火,他的第一反应:这还是我那个唯唯诺诺、只知一味纨绔胡闹的四子么?

的确如长孙淹所言那般,从小到大,只需要自己一瞪眼睛,这个儿子立即就好似见了猫的老鼠一般,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更别说在自己面前驳斥自己的主意。

现在胆子居然这般大了……

想造反呐?

紧接着,怒火方才升腾而起,抬起一脚,狠狠的踹在面前的长孙淹肩膀上。

长孙淹被踹了个跟头,赶紧爬起,惶恐道:“父亲……”

长孙无忌气得满脸通红,怒叱道:“逆子!胆敢忤逆尊长,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腿?”

长孙涣也站起来劝阻长孙无忌:“父亲息怒,四弟不过是一时妄言,受了教训定然知晓错了,再不会提及进入书院就学之事,还望父亲莫要责罚。”

长孙淹恨不得一口将这个兄长咬死,口口声声为自己着想,但话里话外都是要自己放弃进入书院的机会,这是害怕自己将来有了出息,在家中与你分庭抗礼么?

可恶……

他挣扎着爬起,依旧跪在地上,抬起脸,苦苦哀求:“父亲,请您网开一面,允准孩儿吧……孩儿明白您的顾虑,现在孩儿指天立誓,无论将来有怎样的成就,都会好生辅佐兄长,传承家业,光耀门楣,若有贰心,天诛地灭!”

他知道这是他摆脱平庸人生的唯一机会,不仅仅是他,日间饮宴的那些个好友们,大多也都是家中的次子、庶子,他们这些人的命运几乎一出生就已经注定,要么混吃等死,要么甘为嫁衣。

今日若是不能求得父亲同意,今生就此休矣!

所以奋起所有的勇气,一反常态的强硬起来,苦苦哀求。

这真是令长孙无忌惊怒交加。

这兔崽子哪里来的这般勇气,敢于反抗自己的命令,为自己去争取这么一个进入书院的名额?

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不过身为家主,必然要维系自己的权威,即便是做错了,亦要强硬到底,绝对不能容许有人质疑他的威严,哪怕是他的儿子!

长孙无忌铁青着脸,又是一脚将长孙淹踹倒,怒发冲冠,戟指怒骂:“混账!谁给你的胆子,敢同老子叫板?速速离去,某就当这件事未曾发生,若是再敢聒噪,即刻去晋州铁矿监工,三年之内不得踏足长安半步!”

长孙涣连忙劝道:“父亲,何至于此?四弟不过是一时糊涂,兴许是受人蒙蔽,您暂且息怒,让孩儿好好劝导他!”

“父为子纲,胆敢反驳老子的话,这等逆子打死算逑,还劝什么劝?”长孙无忌怒不可遏。

长孙淹知道不能让长孙涣继续说下去了,否则自己这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怕是泄得干干净净,这一辈子就浑浑噩噩的厮混下去,看不到一丁点的光亮,他不甘心!

牙一咬,心一横,长孙淹顿首道:“若是如此,孩儿请求分家!”

此言一出,书房内瞬间一静。

继而,长孙无忌的咆哮如同暴雨雷鸣,差点将屋顶都给掀了!

“孽畜!老子还没死呢,你就敢嚷嚷着分家?简直岂有此理,人神共弃之!你想分家?好,老子成全你,今日就将你活活打死,死后丢进乱葬岗,不准进入吾长孙家的祖茔!”

气疯了的长孙无忌冲上去便是拳脚相加。

长孙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冒出这么一句,或许是之前与好友们相互约定若是家中不准进入书院,便以分家相威胁,这成了他心中的潜意识,不经意的便说了出来……

面对父亲的拳打脚踢,他不敢躲更不敢挡,只能挺着硬受着,没几下便被打得鼻青脸肿,鼻血长流。

长孙无忌到底年岁大了,体力不济,打了一会儿固然将长孙淹打得狼狈不堪,自己亦是气喘吁吁,一转身,将墙壁上悬挂着的一柄长剑给摘了下来,“呛啷”一声拔剑出鞘,怒喝道:“老子今日清理门户,宰了你这个孽畜!”

挥舞着寒光闪闪的宝剑便刺了过去。

长孙涣都懵了,这是要干啥?要出人命啊!

这若是父亲当真将四弟给宰了,那长孙家立马就会成为天下笑柄……

他固然对长孙淹不待见,也暗恨他敢于违抗父亲的命令,觊觎书院的名额,所以一直暗中煽风点火,却也绝不愿意见到长孙淹惨死在父亲剑下。

连忙一个脚步冲上去,将暴怒的长孙无忌拦腰抱住,大声道:“父亲息怒,万万不可……”

长孙无忌早就气昏了头,奋力挣扎:“松手!老子今日要手刃这个孽畜!”

长孙涣死死搂住父亲不撒手,冲着长孙淹喊道:“傻愣着干什么,快跑……”

“啊!”

长孙淹早就吓傻了,这会儿见到父亲寒光闪闪的宝剑就在自己面前挥舞,这才回过神来,涕泪横流之下尖叫一声,抱着脑袋屁滚尿流的跑出书房,身后传来长孙无忌愤怒的咆哮和长孙涣苦苦的劝阻。

等到长孙淹早就跑没影儿了,长孙涣这才松开手,跪在地上道:“父亲息怒,四弟再是混账,可到底是您的儿子啊,您饶过他这一回吧。”

长孙无忌气喘吁吁,愤怒的将宝剑投掷于地上,怒声道:“立刻出去给老子查一查,书院张贴的名单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四郎素来懦弱,今日居然敢说出‘分家’这等大逆不道之话语,定然是有人挑唆,查查他今日都与何人往来,意欲离间吾长孙家父子血脉亲情,老子饶不了他!”(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1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