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十五章那小子是个妖孽】

【第六十五章那小子是个妖孽】

高阳公主简直无法理解这个疯丫头的想法。

找个男人成亲,便会因为长久相处而相看两厌,甚至因厌生恨?

想要生儿育女,那就随便找个野男人借種……

这都什么跟什么!

尤其是听闻聿明雪拿自家郎君发比方,高阳公主立马意识到其中的危机,赶紧发出严重警告。

若是当真被这个疯丫头把种子借去,那成什么了?

不过还好,她不认为自家郎君能够看得上这么一个豆芽菜似的小丫头,虽然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但聿明雪是非常明显的“童颜”,看上去就跟尚未及笄的小女孩也似,相貌清纯如水,身段儿也跟没发芽的小葱一般,完全没滋味嘛……

聿明雪岔开话题:“听闻你家二郎又要纳妾了,这回还是新罗公主,殿下您就一点都不担心?”

如今长安城坊间街头的谈资,便是房二郎纳妾新罗公主一事。

之所以成为流行话题,乃是因为这几年房二的势头实在是太猛,官场之上虽然屡有蹉跎,到了侯爵之位便止步不前,甚至数度被降爵降职,但是其无与伦比的功勋却着实震撼了朝野内外。

尤其是其府中那一个个人比花娇的美娇娘,更是令一众纨绔羡慕嫉妒恨……

高阳公主且不必说,武娘子时常出入城南房家湾码头,娇艳妩媚之相貌早已令整个关中的纨绔们垂涎欲滴,而且圆滑的手腕伶俐的作风使得房家产业尽在其掌控之下,无形之中“才色兼备”的赞誉便袭满武娘子一身。

而作为南梁萧氏皇族血脉的萧淑儿,更是血统尊贵,清丽秀美的相貌、温婉贤淑的性情,觊觎者更是不知凡几。

如今就连崇慕者无数的新罗公主都要嫁入房府为妾,这房二到底是几世修来的艳福?

关中纨绔们已然将房俊视为一生嫉恨之仇敌……

高阳公主瞥了一眼正跟聿明雷坐在窗前交谈的房俊,轻声道:“有什么好担心?大丈夫三妻四妾,本是应当,本宫可不想阻止郎君纳妾,落得一个‘善妒’的名声。再者说了,那金胜曼不过是一个异域番邦的公主,新罗如今内附已然成为大唐之国土,所谓的‘真德公主’,又与亡国公主何异?本宫再是没胸襟,也不至于忌惮这等毫无根底之女子。”

聿明雪轻叹道:“房二郎当真是好运道,一个大唐公主,一个新罗公主,萧淑儿也勉强算得上南梁公主……啧啧,一门三公主呐,真是艳福齐天呢……”

终南山,小谷之中一处道观。

孙思邈在长安城外修建了一处医舍,因得到房俊的帮助,资金充裕规模很大,招收了数位太医院的太医担任学徒,一同整理这些年来收集的偏方、秘方,梳理成册,交付房俊帮助刊印发行。

孙思邈认为生命的价值贵于千金,而一个处方能救人于危殆,价值更当胜于此,因而用《千金要方》作为书名。

刚刚编成上卷,刊行天下,便受到无数之赞誉,各地医官、郎中尽皆将其当作“教科书”人手一本,便是一些读书人家亦买回来珍藏,以备紧急之时使用。

致使孙思邈的名气更上一层楼,无数人将其从“药王”吹捧为“医神”,更有无休无止的人情请托,令孙思邈不堪其扰、不厌其烦,只得避入这终南山深处,餐风饮露与山水为伴,整理药方、钻研医术。

袁天罡与孙思邈乃是故识,几十年的交情,返回关中之后便隐居在孙思邈这小小的道观之中。老道见多识广,一生修为早已臻达返璞归真之境地,于阴阳、相术、星象、医术等等方面皆有涉猎,且造诣颇深,给了孙思邈很多意见,助其完善《千金要方》出了大力。

这一日空山清雨,绵密的雨丝飘洒,将山中暑气涤荡一空,无尽的尘埃洗刷透净,花树草叶水嫩鲜翠,溪水陡涨,汩汩奔流。

道观后院一间临着溪水的阁楼之中,三人对坐。

阁楼的窗子开着,可见到涨起来的溪水就在窗外流淌而过,清凉的山风卷着雨水的湿气自敞开的窗子灌进来,携带着林间草木花树的清新香气,山林葱郁,景致缥缈。

聿明氏老者一手拈着茶杯,一手捋着白胡子,唏嘘不已:“上次吾与袁道长一别,怕是已有三十年了吧?岁月荏苒,犹如白驹过隙,本以为今生再无相见之期,却不成想命运使然,吾等老友居然有幸聚集于这终南山中,足以快慰平生!”

袁天罡倒是洒脱得多,闻言微笑道:“见之固然可喜,不见亦可缅怀,说到底人生孤苦,临死之时孑然一身,子女亲朋亦是不能随行,唯有天道方能长久。”

聿明氏道:“吾家虽然传承久远,然则老朽资质平平、天赋一般,未能尽得家学之精髓,难免落入巢臼、不得大道。想必两位道门之真人,实在是庸俗得很。”

“此言非也。”

袁天罡抿了一口茶水,指了指一旁乐呵呵的孙思邈,说道:“你说老道天资纵横道法精深,老道腆着脸认下了。可是这人却早已抛却道法之精髓,流于媚俗、心存计较,非吾辈中人。”

聿明氏一愣:“此话怎讲?”

袁天罡道:“治病救人,自然是无上之功德,可是攀附权贵、为了将自己编撰之医术刊行天下,博得百世之美名,此为道门之追求乎?”

言下之意,孙思邈已经被名利牵绊,升起了凡俗之心,早已失了“道法自然”之神髓,算不得修道之人。

孙思邈依旧笑呵呵的模样,闻言也不恼怒,只是微微顿了一下,这才说道:“人生于世,又岂能彻彻底底的斩断尘缘,似佛陀那般六根清净、不染尘埃?你笑话老道流于媚俗,可是你自己不也是偶感寂寞,要来寻找老道以求慰籍?”

袁天罡顿时不悦:“我找你寻求慰籍?哈哈,真是好笑!你现在早已被那些长安权贵吹捧得飘飘欲仙,浑然忘了修道之初衷,一心只顾着编撰你的《千金方》,哪里还曾记得道家法旨?错非要逗留几日见一见聿明这个老家伙,贫道早已拂袖离去,不堪与你为伍!”

聿明氏苦笑,这都一百多岁的人了,怎地还要似垂髻小儿那般打起来不成?

连忙劝阻道:“袁道长这话,失之偏颇了!”

孙思邈依旧笑眯眯的模样,缓缓说道:“你说我为了求名,这才编撰《千金方》,但你可曾想过,这样一本医术,将会救活多少人的性命?你说我依附权贵,当是指请求房俊为我刊行这部医术之事,但你是否理会过,若无房俊之帮助,这部医术纵然问世,又有几人得见、几人流传,几人因而受益?这部医书会给我带来难以估量的名声,注定要名垂青史,这我并不反驳,但你说我编撰此书只为求名,那就过分了。你被房俊那小儿所轻视,甚至有所冒犯,但也不能连带着将我也怨上了吧?”

聿明氏顿时一惊,连忙问道:“袁道长被房二郎冒犯?这不可能啊,那小子虽然被外间传为棒槌,实则惊才绝艳、天资纵横,对吾等素来尊敬,不曾有半分不恭之处……”

“休要再说那小儿!此子面相殊异,乃天官破局之相,本是富贵至极渐至衰败,一切荣华尽皆腰斩之命格,然其运道却是运交华盖紫气东来,不仅可一生荣宠不尽,甚至可以福泽三代而不休!你们说说,这能是正常人么?命运命运,命格与运道合二为一,便是一生之定数。然而这房俊命格与运道完全相悖,那么到底是命格为准,亦或是运道为准?老道看不破的面相,定有妖孽!”

聿明氏不这么说还好,这么一说,袁天罡愈发恼羞成怒。

和着那厮对谁都恭恭敬敬的,唯有面对老道的时候猖獗狂悖、嚣张纨绔?

简直岂有此理!

所以说话也不客气,将这些天心头萦绕的难题合盘托出,再也不顾是否能够因此给房俊带去祸患。

按照相术来讲,这等于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完全不符合相术之规律,不是妖孽还能是什么?

既然是妖孽,哪还能顾忌那么多!

他这不负责任的话语一出口,聿明氏与孙思邈尽皆面色大变,齐齐惊呼道:“道长,慎言!”(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1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