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一章嚣张】

【第七十一章嚣张】

第七十一章嚣张

未至晌午,苏州城内暴雨如注,街头巷尾人迹罕见。

这等天气,百姓若非必要,自然留在家中甚少出门,达官显贵们倒是兴致勃勃,大雨似乎能够营造一种与世隔绝的氛围,要么饮宴喝酒窝在家中逗弄着美妾俏婢,要么三五结伴冒雨前往青楼楚馆,搂着相好的女妓半日逍遥……

故而旁的买卖冷冷清清,唯有赌坊青楼,最是热闹。

自隋朝开通京杭大运河后,傍临大运河的姑苏阊门,因为地利之便,遂成为江南地区的水路要冲和物资集散地,整个江南呈现出富饶、富庶、富足的一派新兴气象,开始繁华热闹起来。

当然,这其中还是要数自古以来便富庶安宁的苏杭二州为翘楚。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杭土丽且康,苏民富而庶”。

暴雨之中的运河,水浪翻涌浩浩荡荡,却呈现出以往繁华喧嚣之外的另一种壮阔波澜,几艘尖首白帆的快船在风浪之中疾驰而来,船首花开河水斩开波浪,稳稳的停靠在阊门外码头。

穿上跳板搭下来,数十兵卒顶盔掼甲牵着战马自船上下到码头,继而一声号令,数十人整齐划一的翻身跃上马背,身姿矫健,杀气腾腾。

“进城!”

为首的校尉一声令下,数十骑兵扬鞭策马,向着阊门奔去。

阊门是苏州城八门之一,位于城西北。“阊”是通天气之意,表示吴国将得到天神保佑,日臻强盛。又因吴欲灭楚,该门方位朝对楚国,故亦名破楚门,自古以来便是苏州城水运之中枢,陆上车马,水上船只,大都在阊门停留,一切货物都在阊门运转、聚散,繁华兴旺,人烟稠密。

及至隋朝修筑运河之后,此处遂成为整个江南地区的水路要冲和物资集散地,商贾云集,店肆林立,闾檐辐辏,万瓦甃鳞。城隅濠股,亭馆布列,略无隙地。舆马从盖,壶觞罍盒,交驰于通衢。

即便是此等暴雨天气,依旧可见水巷中风流旖旎,游山之舫,载妓之舟,鱼贯于绿波朱阁之间……

然而随着这队骑兵的来临,碗口大的铁蹄踩在青石板上,积落的雨水飞溅,清脆的响声练成一片渐成滚雷之势,透过雨幕远远的传扬开去,惊醒了这座雨幕之中休眠的吴中名城。

数十骑兵犹如狂风席卷,片刻功夫来到城门之下。

阊门内城门临阊门大街,上有城楼,类似盘门城楼。外城门靠吊桥,瓮城为长方形,瓮城内另有套城,雄浑牢固,坚不可破。

城上守门之兵卒早已被雨中这惊天动地的马蹄声所惊动,纷纷冒雨趴在城上向下观望,城门口的兵卒来不及关闭城门,只得抬了锐镵拒马挡住城门,而后挺直腰杆,上前拦阻。

“来者何人?尚请速速下马,道明来意!”

守门兵卒也很客气,虽然不知这队骑兵的来路,但是冒雨疾驰顶盔掼甲,必然是身负重要军务,不能得罪,远远的便放开声量大声吆喝。

数十骑在暴雨之中丝毫不减马速,轰鸣的蹄声如同天边的滚雷奔腾而至,那股子剽悍骁勇之气势犹如泰山压顶一般!

守门兵卒惊慌失措,难不成这队骑兵想要硬闯入城?

眼瞅着眼前的骑兵风卷残云一般奔袭而来,马蹄踩踏着青石板上的雨水迸射飞溅,雷鸣般的蹄声响彻耳鼓,顿时吓得面如土色,两股战战。

就在即将撞上城门口锐镵拒马的那一刻,一声号令陡然响起,数十骑兵齐齐勒住缰绳,战马一声长嘶人立而起,碗大的铁蹄腾空挥舞两下,这才四蹄落地,打了个响鼻。

守城兵卒早已口干舌燥冷汗涔涔,为首的伍长还算有些单色,战战兢兢上前,奓着胆子道:“诸位兄弟……”

未等他说话,对面为首的校尉已然探手自怀中掏出一块令牌劈手丢过来,大声道:“吾乃皇家水师校尉裴肃,奉苏大都督之名入城公干,无关人等,尽皆闪开!”

那伍长手忙脚乱的接住令牌,定睛一看,确认是水师令牌,也不问对方入城何事,赶紧命手下将锐镵拒马尽数搬开,让出城门。

数十骑兵就在他身边气势汹汹的冲入城中。

“瞧瞧这架势,怕不是什么好事哦!”

“知道他们水师素来跋扈,可这苏州城好歹也是江南一道之治所,这般纵马入城,未免太过无礼!”

“你怕不是个傻子吧?那水师顶着皇家的名头,又有房俊那等权臣撑腰,出海之后那就是他们的天下,整个江南所有的商船都得靠着人家吃饭,就算嚣张了一些,谁敢说出半个不字?”

“这话说得在理,谁若是敢得罪了水师,除非你家不出海经商,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商船就遭遇了海盗,船货尽失、人财两空,那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

听着身后兵卒窃窃私语,伍长凝眉沉思,旋即说道:“好生盯着这边,吾去别驾府中知会一声。”

众人自然称是,看着伍长快速离开,有人偷偷啐了一口,骂道:“逢迎阿谀溜须拍马,特娘的要不要脸?”

有人便低声道:“脸有何用?只要能升官,让我把老婆献给上官都行……”

伍子胥象天法地始筑吴都,阊门便是这座城池“气通阊阖”的首门。

阊门有瓮城,分内外城门,数十骑兵横穿瓮城,自内城门入城之后,便踏足阊门大街。街道两侧商铺林立,华亭镇固然占据了市舶司之利,但是毕竟时日尚短,无法与这等自春秋便成为江南中心的雄城相提并论。

早有人冒雨立在街边,见到这些骑兵策马在长街驰骋,当即跳起来摆摆手,因着骑兵来到一条狭窄的巷子。

此巷名“专诸”,据说当年专诸曾经住在此,因而得名。

“刺客之王”的专诸手里握着鱼肠剑,对着吴王僚雷霆一击,力气之大夺命之狠,以致吴王僚“贯甲达背”,司马迁曾这样评价:“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后世,岂妄也哉!”

巷子很是狭窄,幽深绵长,暴雨落在巷内汇聚成流,地面上浩浩荡荡的雨水肆意流淌,早已没过了长满青苔的石板。

裴肃立在马上,任凭雨水冲刷着头盔,沉声问道:“这条巷子有几处出口?”

引路那人答道:“只有两个出口,一南一北,不过这巷子里头房舍众多形势混杂,一旦那人翻墙逃入别家院落,想要抓捕就很是麻烦,动静太大,怕是要引起刺史府的不满。”

裴肃不以为然,刺史府?

刺史也是咱们的人,作为苏州刺史的穆元佐,这些年依仗着房俊这座靠山稳稳当当的当他的“江南王”,更攀附上了太子这条大腿,可谓春风得意官路亨通,如今华亭镇出了这么大的案子,已经攸关到房俊的前程安危,他穆元佐难不成还敢坐视不理?

更何况一旦房俊被陛下降罪责罚,穆元佐这个苏州刺史怕是也坐不稳了。

这么一个肥差,不只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裴肃不怕在苏州城内引发波澜,他只在乎能否抓捕嫌犯。

“那人你可曾认得?”

“自然认得。”

“很好!汝随吾等一起进去,予以指认,哪怕是将这一片房舍翻个底朝天,也务必将其捉拿归案!”

裴肃一声令下,大手一挥:“冲进去!”

数十骑兵纷纷下马,有人留下照看马匹,有人直接到巷子的另一头封锁道路,其余人等身形矫健的奔入巷子,前头两人一脚踹开一处悬挂着“万福赌坊”招牌的木门,蜂拥而入。

那引路之人看着如此嚣张的架势,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

他只是华亭镇的一个官吏,虽然知道水师兵卒素来剽悍跋扈,却也未曾想到跋扈到这等程度,这可是苏州城啊!

裴肃已经冷着脸道:“随在吾身后,给吾瞧仔细了,若是任由嫌犯走脱,老子扒了你的皮!”

那官吏吓得一个激灵,连忙应道:“喏!校尉放心,只要那人在下关面前出现,必然不会认错!”

裴肃再不多言,抬脚进了巷子,脚下踩着积水,大摇大摆的进了那处巷子之中的赌坊。

赌坊内已然乱成一团。

形形色色的赌客正赌得热火朝天,有人眉飞色舞高声喊叫,有人扼腕叹息汗流浃背,令不定被一队如狼似虎的兵卒硬生生的冲进来,顿时都懵在当场。(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