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十七章无痕】

【第八十七章无痕】

若是在平素,小姨子的话语房俊绝对依从,以他对晋阳公主的宠爱,想要天上的星星那就绝不会去摘月亮。

只是今日确实酒饮的多,心情过于兴奋,拒绝了小姨子的好意。

惹得小姨子鼓着嘴翻了个白眼,很是不快……

李泰插话道:“六郎说得不错,你那首诗简直是……不忍卒读啊!倒是这一句‘酒逢知己千杯少’还不错,只是不知唯有这一句,还是有成诗在胸?”

房俊醉眼惺忪,闻言脱口说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遥知湖上一樽酒,能忆天涯万里人……不过这不是微臣所作,是欧阳修作的。”

李泰啧啧嘴,品味一番,奇道:“这首诗近乎于白话,但是其中韵味悠长,很是有几分功底,这欧阳修何许人也?”

房俊脑袋一晃,瞬间清醒过来。

欧阳修何许人也?

跟你说了你也不认识,带你去见他……咱也去不了。

只得打个哈哈,道:“昔日于江南山中偶遇的一个倔强老头儿,性子执拗得很,但是很有才华,微臣亦曾想举荐其入朝为官,却被其所拒,自号‘醉翁’,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间也……如今怕是早已不知去处,不谈他,不谈他。”

“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间也……好心胸,好气度!此等奇人乃是沧海遗珠,堪称惊才绝艳,纵使不能入朝为官报效君王,与之结交一番亦是人生快事,岂能就这么错过呢?可惜,可惜!”

李泰摇头晃脑,满是嗟叹,自斟自饮了一杯。

这厮骨子里就是个文青,此刻闻听这么一句,顿时心痒难挠,恨不得能在江南与此等奇人偶遇,泛舟载酒畅游湖上,把酒言欢人生几何……

……

房俊今日有些过量,酒至酣处,已然有些眩晕。

高阳公主早就在注意着自家郎君,见到他憨态可掬,赶紧命侍女将其搀扶下去歇息。

坐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聿明雪起身,道:“还是我去吧。”

高阳公主见她与一众公主王妃格格不入,留在这里亦是别扭,也不疑有他,便颔首道:“那就有劳聿明姑娘了。”

聿明雪粲然一笑:“殿下放心。”

带着两个侍女,将醉醺醺的房俊搀扶走了……

屋外清风朗月,微风拂面。

喝醉酒的人最怕见风,刚刚在店内房俊还能有说有笑,只是脚步有些虚浮,这会儿被山风一吹,整个人都头晕目眩起来,身子软软的靠在两个侍女身上,差点将两个娇俏的侍女压倒在地……

看着侍女一头香汗银牙紧咬,免礼支撑着的模样,聿明雪便伸手将房俊接过,任由他一条手臂搭在自己香肩上,自己则环住他粗壮的腰身,稳稳当当的将其搀扶着。

后院早已预备了精舍。

就在山脚处,一排精舍掩映在翠竹之间,山风吹动竹叶沙沙作响,一条小溪由山上流下,自精舍旁蜿蜒而过,溪水潺潺,反射着天上月光,水流粼粼。

景致幽深。

将房俊搀扶至屋内,聿明雪将两个侍女斥退,亲自打水为房俊擦了头脸。

窗外明月高悬,月光自窗户洒进来,地上宛若成霜。

床榻上的男人睡得正酣,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浓眉如刀、山根高耸,平素有些微黑的脸容此刻亦显得洁白英朗,聿明雪微微俯身,春葱一般的手指头轻轻婆娑着男人的眉毛,鼻梁,嘴唇……

心里如火烧一般滚烫。

半晌,她才直起腰肢,转身来到靠窗的木桌旁,自怀中掏出一个药丸捏碎,药末放入一个杯子中,然后提起水壶斟了一杯水,轻轻摇晃几下,药末便溶解在水中。

轻轻咬着嘴唇,聿明雪脸儿有些滚烫,回身侧着坐在床头,将房俊扶起,杯子凑到他的嘴边。

宿醉之人最易口渴,迷迷糊糊的房俊一口就将杯中的水抽干,啧啧嘴,再度沉沉睡去。

只是睡梦之中却觉得越来越热,使劲儿的扯了扯衣领,似乎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一股燥热的气流在体内涌动,浑身的血气似乎都要沸腾起来。

月色之下,一个腰肢如柳、肤白胜雪的身形钻进他的怀中,冰凉的肌肤贴上他的胸膛,顿时令他舒服的轻吟一声,一把揽在怀中。

窗外月光如水,风吹竹叶沙沙作响,地上的影子乱成一团……

对于房俊这样来自于未来的人来说,唐朝最大一个好处,便是食物的原生态。

绝无任何添加剂,化肥、农药的使用率为零,这就保证了食物的纯天然,是真正的绿色食品。而房家酒坊生产的蒸馏酒,亦是采用多年窖藏的原酒蒸馏加工而成,这种就度数极高,酒醉之后昏昏沉沉如坠云端,除去口渴之外,并无其他头疼、恶心等等宿醉之症状。

待到房俊翌日酒醒,除却浑身绵软无力,精神尚好。

躺在那里伸了个懒腰,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有些刺眼,眯着眼,回味着昨夜的春夢……

将手伸进被窝,在要害处摸了摸,并无异常。

心中却不由感到奇怪,最近虽然并未放纵声色,但家中娇妻美妾温婉可人,萧淑儿未曾诞下麟儿,所以亦是勤垦不辍,怎地忽然作出这等梦来?

偏偏又感觉如此真实……

屋外侍候的侍女发现房俊醒来,赶紧入内给他换上干净的衣袍,又打来清水伺候他梳洗一番,问道:“二郎是出去用早膳,还是奴婢将早膳端进来?”

房俊甩了甩胳膊,迈步向外走去,便走便道:“跟大家一起吧。”

“喏!”

出了精舍,左边即是道观之中平常用膳之处,房俊到来之时,唯有李泰、长乐、高阳、晋阳等数人正在用膳,其余诸如王敬直夫妇、蜀王李愔等人都已经离开。

李泰正就着稀粥吃着烤馍,见到房俊进来,便笑道:“二郎这酒量当真了得,一个人放翻一群,本王甘拜下风!”

房俊揉了揉脑袋,坐到高阳公主身边,看着高阳公主温婉的给他夹了烤馍,随口应道:“不行不行,往后可不能这么喝了,要人命啊!”

高阳公主嗔道:“你还知道要命?瞧瞧昨晚那酒喝得,好像这辈子就这一回了似的,往后可别这样,酒大伤身,顾惜着自己。”

“是是是,殿下教训得是,微臣领受懿旨!”

“油嘴滑舌,赶紧吃饭!”

两口子拌了几句嘴,房俊偷偷瞥了一眼长乐公主,这位殿下玉容清冷,一言不发,小口小口的喝粥,眼皮都不抬一下。

倒是晋阳公主起身夹了一块腌渍的鹿脯肉,房俊连忙道谢,便得了晋阳公主一个大大的笑脸。

还是小姨子贴心呐,大姨子什么的,小肚鸡肠最讨厌了……

吃到一半,房俊这才想起:“聿明家那个丫头呢?”

高阳公主道:“早早起来便告辞回城了,说是家中有事尚要处置。”

房俊颔首,不以为意。

聿明氏传承久远,本事自然是大的没边儿,但是这股子神神秘秘的行事风格很是让人受不了,说不定何时便消失一段时间,不知何时又陡然冒出来……

李泰喝着粥,说道:“明日本王打算亲自去一趟江南,王家虽然答应将那些产业捐赠出来,可到底心中忿忿难平,怕是要弄出什么幺蛾子,本王去坐镇,他们也得顾忌一些。更何况那些产业之中尚有江南士族的不少份子,可不能让他们轻松抽出去。”

这位殿下嘴里含糊不清,丝毫没有一丝半点皇室教养,就连“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都丢掉了。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李泰似乎愈发厌烦那些个繁文缛节,渐渐向着大道至简的境界前进,说好听的叫做“返璞归真”,说难听的就是越来越不要脸。

此去江南,哪里是害怕王家弄幺蛾子?

分明是舍不得江南士族将王家产业之中的份子抽出去,这厮就是属貔貅的,吃进嘴里的东西,坚决不拉出来……

房俊想了想,道:“这件事,江南士族到底是无辜的,只是被王家牵累。若是殿下不允他们抽出份子,恐怕会惹得他们心生抵触,于大局无益。这样吧,殿下此行,微臣给您几个书院学子的名额,另外在修书苏定方,让其配合您行事,总归要一手棒子,一手甜枣,那才是王道。”

李泰眼下嘴里的烤馍,赞道:“二郎行事,最是妥帖,这份人情本王领受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2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