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八十九章盛世佛,乱世道上】

【第八十九章盛世佛,乱世道上】

浑身燥热,虚火旺盛,看着侍女那细细的腰肢和挺翘的小臀都有些蠢蠢欲动……

房俊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想要派人去请一位太医过来诊治一番,忽然觉得有些尴尬,毕竟是不雅之事。又坐了一会儿,症状丝毫不见好转,便起身带了几个部曲家将,策马又回到终南山,直奔孙思邈的药庐。

到了门口,他才想起袁天罡那个牛鼻子可能还在这儿……

仔细想想,总躲着也不是办法,

他房俊一个大活人,难不成为了躲避一个袁天罡就要隐姓埋名远遁海外?只要还在大唐地界,依着袁天罡的能量,总归是能找到他。

躲避不是办法,只能勇于面对,正面硬刚!

袁天罡又怎样?

就不信你信口雌黄也有人相信!

上前叩响山门,片刻之后,门内传来脚步细碎声,两扇门板随即从内打开,露出一个梳着道髻的小脑袋,还是上一次的那个小道士。

眉清目秀的小道士见到是房俊,愣了一下,问道:“房驸马是来找吾家师祖?”

房俊笑道:“不然找你不成?怎么,你家师祖不在?”

小道士迟疑一下,眼珠子转转,道:“师祖自然是在的,不过袁师祖也在,刚刚正欲吾家师祖谈话,有些争吵,所以……那个……”

房俊就明白了,大抵是袁天罡那个牛鼻子又拿自己说事儿,与孙思邈争吵一番。

这小道士是个人精呐……

“无妨,某找令师祖有要事商议,汝且引见便是。”

“哦……”

小道士无奈,只得打开山门请房俊入内,然后回身关好门,在前引路,到了庭院之中一方露天的青铜炉鼎之前,小道士瞅了瞅一侧的厢房,道:“房驸马还是先到大殿内稍坐,吾去给您通禀师祖。”

房俊哈哈一笑,这是害怕自己再跟袁天罡吵起来?

不过他的确有些打怵那“半仙儿”,颔首同意:“有劳小道长。”

“嘻嘻,房驸马这边请!”

大抵是早已将道士这个职业当作崇高的理想,而平素旁人见他年纪幼小相貌清秀又很少将他当做一个道士,故而房俊这一声“小道长”令他眉飞色舞,颇为欣喜。

房俊摇头失笑,到底还是一个孩子啊……

道观不大,但是正殿内却俨然供奉着三清道君的塑像。

所谓“三清”,总称为“虚无自然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道教所尊的玉清、上清、太清三清胜境,也指居于三清胜境的三位尊神,即:玉清圣境无上开化首登盘古元始天尊、上清真境玉宸道君灵宝天尊、万教混元教主太上老君道德天尊。

这便是道教的三位至高神。

“玉清、上清、太清。乃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义,三清代表大道生成规律。一气化为三,三合为一,用则分三,本则常一。道化为三清,三清合体为道。大道为造化之根,大道为教化之本,大道为万物之主。万物化生之后,大道化为三界十方万物之真宰,维持时空秩序和乾坤纲纪,大道为万物之主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故尊称大道为:上帝。”

这里居然出现了“上帝”这个词汇,是不是很神奇?

没错,自古以来,“上帝”都是道家的专有名词,与西方那位根本没关系,“所谓昊天上帝者,盖元气广大则称昊天,远视苍苍即称苍天,人之所尊,莫过于帝,讬之于天,故称上帝。”

典籍中最早出现上帝一词的是《尚书》的《虞书·舜典》。

而最早将西方的至高神翻译为“上帝”的是利玛窦,这个将现代几何带到东方来的意大利人,在深入的研究了东方文化之后,认为“上帝”这个词所包含的概念,可以完美的诠释拉丁文“Deus(上帝)”的含义,便将之取为己用。

可怜后世之华夏子孙,有多少人听闻“上帝”之时只知其乃西方之神,却不知原本就是东方文化中的至高神?

悲乎!

吾华夏之文化,被鸠占鹊巢者多矣……

……

正殿的两侧,是两间雅室,一间摆放着香案符箓,一间则作为修道的“丹房”。

小道士引着房俊入内,而后推出去通知孙思邈,房俊则寻了靠窗的一个蒲团坐了。

这间“丹房”想来是孙思邈修道之所,屋内陈设简朴,三面通透,窗台很矮,窗户很高,外面风吹摇曳的树木与连绵的山脊尽收入眼内。正殿里燃着的檀香袅袅飘来,窗外鸟鸣啾啾、风吹树叶,天地之间浑然无物,在这样的环境清修,的确能够轻易的达到返璞归真、清心寡欲的境界。

久历红尘之人在这里坐一坐,再品上一盏香茗,当可洗尽一身污浊,净心涤虑。

房俊见到窗台下有一张矮几,上面有一套陶制的茶具,旁边还放有一个小火炉,以及火石火镰,随即起身,翻了翻找到一罐茶叶,便将的火炉取出,提了一只木桶出了丹房,走了几步寻到一处小溪,灌了一桶清澈的溪水,又在左近搜寻了一些干枯的树枝。

回到丹房,生火烧水,清洗差距,沏了一壶茶。

窗外山风微微,树影婆娑,屋内空气通透,茶香氤氲,房俊跪坐在窗前,拈起黑陶的茶杯轻轻呷了一口滚烫的茶水,细细品味,缓缓入喉,只觉得舌底生津、齿颊留香,一身燥热居然瞬间消减不少。

“倒是个会享受的!”

身后脚步声响,一个带着嘲讽口吻的声音传来。

房俊便微微一叹,放下茶杯,起身一揖及地,道:“晚辈见过袁道长。”

自己都已经躲着走了,这老牛鼻子怎地还追上来?

袁天罡一手捋着胡须,一手负在身后,哼了一声,道:“免礼免礼,表面施礼心里骂娘,老道也受不起!”

话是说的很难听,却自顾自的做到窗前矮几旁,伸手拿过一个茶杯,自斟了一杯茶水,缓缓呷了一口,眯眼品味一番,点头赞道:“不错不错,这沏茶的手艺,比孙思邈那个牛鼻子强多了!”

房俊一头黑线:“……”

您自己也是个道士,却骂孙思邈是个牛鼻子?

这岂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

好吧,但凡有所成就者,尽皆脾气殊特、性格迥异,他算是见识了这位名满天下的“袁半仙儿”,放在后世就是一个老逗比。

既然人家不讲究这些虚礼,房俊也没有点头哈腰的习惯,便即直起腰身,做到袁天罡对面,执起茶壶又为袁天罡斟了一杯,笑道:“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

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

袁天罡将茶杯拈在手里,微微阖上眼,细细品味,继而赞叹道:“茶香馥郁,诗意淳朴,房二郎端的是个妙人!难怪孙思邈这等顽固之辈,亦能与你成为忘年至交,有趣,有趣。”

笑着品着茶水。

房俊道:“岂敢当得先辈一声赞誉?您就是活神仙,这一生走遍神州大地,堪舆天下指点星辰,看过的听过的数之不尽,晚辈区区一介凡夫俗子,可不敢入了您的法眼。”

袁天罡一瞪眼:“嘿!好一个记仇的小子,好在埋怨老道呐?”

房俊脸色严肃:“不敢。”

岂止是记仇?娘咧你再敢揪住什么“面相殊异”没完没了,信不信小爷趁黑套你麻袋、打你闷棍?

出乎预料的,今日袁天罡却没有因为房俊的不敬而怒怼,反而叹息一声,道:“前几日淳风吾徒来过,与老道谈论起道家目前之形势,其言听似荒诞,但是细细品之,却又觉得颇有道理。眼下佛家势大,道家虽然得到陛下的允准成为国教,实则面对佛家的咄咄逼人,却显得力不从心。敢问二郎,可有何良策,能够扭转局势?”(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2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