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零一章捞人】

【第一百零一章捞人】

听闻长孙无忌上门,马周自然不敢怠慢,急忙从值房内迎出来,见了面便一揖及地,口中道:“下官拜见赵国公,未知国公前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左右官吏尽皆随着他一同见礼。

李二陛下之所以能够逆而夺取、登基大宝,这位的功劳堪称第一,哪怕是当年房玄龄号称与其并列,实际在地位上亦是略有不足,毕竟无论是文德皇后的影响力,亦或是其背后关陇贵族的实力,都是房玄龄所无法比拟的。

纵然如今与皇帝渐渐疏远,却也没人敢看轻分毫。

长孙无忌微微颔首,圆脸上满是和蔼温煦的笑容,温言道:“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快快请起!说起来,倒是老夫心血来潮前来京兆府衙门,给诸位带了不便,都快去忙吧,老夫与马府尹说说话就走。”

“喏!”

一众官吏这才纷纷散开,各自忙活着公务。

马周心中腹诽,您这哪里是心血来潮?分明是来打脸的……

面上却不敢怠慢,将长孙无忌请到值房之内。

进了值房,命人奉茶,马周这才关上门,坐到长孙无忌对面,笑道:“国公前来,必是有所指教,下官洗耳恭听。”

“诶,指教如何敢当?如今您马府尹可是陛下的心腹,扺掌京兆府这么一大摊子,堪称天下第一封疆大吏,一等一的朝廷重臣,老夫可不敢小觑。”

“下官万万当不起这‘天下第一’的赞誉,陛下不以下官出身贫寒、资历卑贱而有所轻视,反而委以重任,唯有披肝沥胆、报效君王而已。”

……

国人办事,自古以来都没有开门见山的习惯,总得要相互寒暄一番,各种隐喻、暗示轮番动用,之后才能直指核心。

马周倒是不在乎,稳坐钓鱼台,有求于人的是你长孙无忌,既然你愿意扯闲篇,那我奉陪就是。

只是心中也难免疑惑,不过是几个行踪可疑的长孙家子弟而已,何以劳动长孙无忌亲自出马来捞人?

哪怕仅有一份名刺递过来,只要事情不是十分重大,自己又岂能不卖给他这个面子?

毕竟这可是当朝司徒、赵国公、文德皇后的亲哥哥长孙无忌啊……

长孙无忌也心中焦急,唯恐耽搁太久,那人被京兆府的衙役巡捕动用大刑逼供,便打消了想要讽刺马周甘为房俊走狗的主意,直接问道:“听闻马府尹亲自带兵,于西市之内,缉捕了几名行踪可疑者?”

马周颔首道:“确有其事。”

给予肯定,却再不肯多说一个字。

长孙无忌就感觉很头疼……

这特么一个赛一个的人精,一丝半点的风险都不肯担。

略作沉吟,长孙无忌道:“虽然那是吾长孙家的子弟,不过若有作奸犯科之事,便是老夫亦不饶他!朗朗乾坤,煌煌正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还望马府尹莫要因为老夫的面皮不好看,从而网开一面,老夫可不领这份情。”

马周笑了笑,道:“下官谨记国公吩咐。”

这次回答的字数多了一些,不过说完之后,又紧紧的闭上嘴。

长孙无忌:“……”

老夫都将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这人怎地如此不晓事儿?

这个时候你不应该顺着话头,表示那几人并未有昭彰之恶迹,然后让老夫将人领走,顺带着送给老夫这一份人情么?

难不成,你还非得老夫亲口说出要人的话?

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两个鬼精鬼精的,而且稍有责任便置身事外,一点义气都没有,跟当年那些但凡有事便给拍着胸脯办得漂漂亮亮的老伙计们差远了。

可眼下自己有求于人,这马周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别看现在恭恭敬敬,一言不合翻起脸来那可比翻书还快,未免夜长梦多,只得无奈道:“马府尹可曾审讯,那几名被抓捕的吾家子弟,是否作奸犯科?”

正常程序,那几人若是罪证确凿,那么马周自然可以一口回绝,若查无实证,亦应当主动表示抓错了人,将其交给长孙无忌带走,大家都在官场上混,不涉及到底线的情况下,谁又能毫无顾忌去撕破脸呢?

然而马周只是淡然道:“尚未得知。”

然后……没了。

这种不走套路的方式,令长孙无忌觉得真是心累……

绕圈子没什么用,长孙无忌只能憋着气,直言道:“吾长孙家一门清誉,不容玷污。若是那几个不肖子弟作奸犯科,要杀要剐,但请马府尹依律行事,老夫绝无怨言。可若是未有确凿证据,证明其犯下十恶不赦之大罪,还请马府尹看在老夫薄面,网开一面,以免市井之间不明真相者以讹传讹,有损吾长孙家的名誉。”

马周蹙眉。

这话几乎就是完全敞开了,意思很明白,只要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大罪,您就给个面子,放他们一马,长孙家上上下下都承你这个情。

堂堂长孙无忌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语,是很有分量的,放眼朝堂,没有人会不给这个面子。

呃,或许有一个,但绝不是他马周……

马周出身寒门,与世家门阀格格不入,不朋不党,一心效忠李二陛下,是一个纯正的孤臣。

然而孤臣不等于傻帽,似魏徵那般原本根基深厚故友遍及朝堂却最终孤家寡人、神鬼退避三舍,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人在官场,情商太低注定一事无成。

可马周到底还是有着自己的底线,人情可以买,长孙无忌的面子也可以给,但前提必须是这几个乞丐当真没有作奸犯科。

只可惜事情仓促,那几个乞丐刚刚抓捕,尚未来得及审讯,长孙无忌便追上门来要人……

嗯?

有些不对劲啊!

长孙无忌何等样人,马周再是清楚不过,“阴人”这个绰号可不是白给的,城府之深满朝不做第二人想,这样一个人在得知家中子弟被京兆府抓捕之后便风风火火的赶来捞人……

要么事情过于严重,要么抓捕之人太过重要。

马周就不太情愿卖给长孙无忌这个面子了……

正自沉吟着,用什么样的说辞推脱长孙无忌,便有官吏推门进来禀告:“府尹,荆王殿下求见。”

马周捋着颌下三绺长髯,瞅了瞅长孙无忌,心中暗忖:这到底什么情况?

不过是抓捕了几个身份可疑的“乞丐”,惹得长孙无忌前脚进来,荆王亦随后而至……

这几个“乞丐”到底是什么人?

长孙无忌恨不得将李元景临到眼前来狠狠的踹上几脚,这个时候你跑来添什么乱?

他一看马周的神色,就知道这个人精已然对所缉捕的“乞丐”身份生疑,此事怕是不好解决。

不敢继续说道此事,唯恐马周觉察到不妥犯起倔脾气,谁的面子也不卖,长孙无忌故作轻松道:“难不成这回荆王府也有人被抓了进来?呵呵,马府尹,你们这一次的动静搞得有些大,牵连无辜可不太好。”

无辜?

马周心里狐疑,对长孙无忌道:“国公你先稍坐,下官去迎一迎荆王殿下。”

长孙无忌道:“马府尹自去便是,不过,就不要同荆王殿下言及老夫在此了。”

毕竟是私底下面见办案主官,说大了就是干预司法,好说不好听,到了长孙无忌这等地位,这种事情还是要尽量避免。

不是不能干,而是最好别让人知道,以免别捏住把柄……

马周道:“下官理会得,国公请安坐,下官去去就来。”

长孙无忌微微颔首,看着马周走出值房,一双眼微微眯起,脸上浮现阴沉的神色……

马周出了值房,来到大堂,便见到荆王李元景已经四平八稳的坐在主位上,正“伏溜伏溜”的喝着茶水,两侧各有一个家仆模样的人分立左右,看上去颇有气势。

赶紧上前两步,高声道:“下官见过荆王殿下。”(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