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零六章详谈】

【第一百零六章详谈】

赵国公府。

自从家主返回之后,家中所有家仆侍卫尽皆出动,严守各处门禁,不准任何人出入,如临大敌一般。

下人们来回走动都蹑手蹑脚,气氛充满了一股萧杀的意味。

书房之内,长孙无忌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泣不成声的长子,捏在椅子扶手上的手背已然青筋暴突。

这两年已然愈发显得浑浊的眼眸之中,盈满了水气。

昔日玉树临风、丰神如玉的长孙大郎,曾惹得长安城中贵妇少女竞相爱慕,与陛下之嫡长女恩爱和满,不知多少人就连做梦都想如他一般,成为人人艳羡的人生赢家。

然而现在,蓬乱肮脏已然不足以形容,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憔悴与绝望,令长孙无忌这样的铁石心肠亦忍不住潸然泪下。

原本叱责其不该返回长安的话语涌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只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纵然他长孙无忌曾经权倾朝野,纵然他身后的关陇贵族曾是这个帝国的支柱,然而造化弄人,时至今日,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钟爱的嫡长子亡命天涯,人不人鬼不鬼有家不能归。

也不知发出今日的第几声叹息,这才说道:“行啦,起来吧。”

长孙冲却依旧长跪不起,顿首饮泣道:“孩儿不孝,未能侍奉父亲膝下,还要父亲为吾之安危担惊受怕,实在百死莫赎其罪。”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一个人哪怕再是穷凶极恶,难不成还比不上畜生感激哺育之恩?

长孙无忌抬起头,望着祥云纹饰的房梁,将眼中泪水生生憋了回去,这才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眼下区区挫折,不应怀恨抱怨,而要将其当作上天对你的磨砺。好男儿心如钢铁,诸般业障压身,亦要屹立不倒,如此方为吾长孙家之男儿!这般哭哭啼啼,是要让长孙家列祖列宗为你蒙羞么?”

长孙冲不敢再哭,起身垂着头,泪水却依旧抑制不住的流淌。

谁也不知道这两年他吃过怎样的苦,受过怎样的罪,看似在高句丽得到渊盖苏文的重用,但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高句丽人也懂,哪里会对他真正推心置腹?那种寄人篱下时刻担忧生命难保的日子,简直不足以与外人道。

此刻回到长安,站在父亲面前,所有在外人面前伪装出来的坚强都瞬间崩溃,内心的情感不受控制的宣泄而出……

长孙无忌招招手,让长孙冲坐在自己下首,父子相对,温言问道:“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因何会被捉入京兆府牢狱,又因何被李元景带走?”

长孙冲平缓一下情绪,这才说道:“孩儿收到父亲的信函,便即向渊盖苏文借了武者死士连夜乘船前往华亭镇。原本一切顺利,孩儿收买了华亭镇一个巡夜的兵卒,趁着雨夜潜入储存震天雷的仓库,偷走一部分,炸毁一部分,然后撤回船上,却不料遭到伏击,手下死伤惨重……”

便将经过详细道出。

最后,他才说道:“……入城之时,也不知怎么回事,那些守城兵卒见到吾等尽皆乞丐打扮,忽然就严加盘查,孩儿无奈,只得逃脱,那些兵卒居然穷追不舍,孩儿无法脱身,只能命令死士奋力抵挡,自己则寻到吾家商队,出示信物,潜入城中。谁料到进了西市,忽然就有房俊的人跳出来,二话不说,冲上来就要拿人,便又起了冲突,虽然仗着货栈的武士和脚夫将其逼退,但是转眼就叫来京兆府的巡捕差役,甚至连马周都亲自出动,便被捉入大牢,再接着,便是李元景前来,错将孩儿当作他的手下,给捞了出去……”

过程之曲折,处处阴差阳错不可思议。

然而长孙无忌没心思嗟叹儿子时运不济,处处倒霉,而是盯着长孙冲问道:“你是说,李元景将你等当作他的人,所以不顾一切的予以救援,这才得以出了京兆府牢狱?”

这与他之前的猜想几乎不谋而合,若当真如此,那么其中之意味,可就骇人听闻了!

果然,长孙冲点头道:“却是如此,而且孩儿与李元景当面说话,可以肯定那些在长江之上偷袭的人马,就是李元景的人!”

长孙无忌捋着胡须,沉吟道:“亦即是说,那些得而复失的震天雷,极有可能就在李元景手中?”

长孙冲肯定道:“没错!”

长孙无忌感叹道:“这位荆王殿下,欲行悖逆之事啊!”

他让长孙冲去盗取震天雷,是为了陷害房俊,并非是将其敬献给渊盖苏文以便提升长孙冲在高句丽的地位,在长孙无忌看来,无论高句丽是坚壁清野亦或是修筑长城抵御大唐进攻,都只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只要李二陛下御驾亲征,百万大军进入辽东,平灭高句丽只在弹指之间,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

历史上以少胜多的战例数之不尽,但是何曾有过鸡蛋将石头撞碎的例子?

高句丽就是那一只鸡蛋,在坚若磐石的大唐铁骑面前,出了粉身碎骨,断然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更何况眼下的大唐军队装备了不少火器,连薛延陀那等横行漠北的霸主都折戟沉沙顷刻之间覆亡,何况区区一个高句丽?

雷霆扫穴、风卷残云,亦不足以形容将来东征之形势。

所以高句丽只是长孙冲暂时栖身之所,绝非长久之计……

然而身为大唐亲王的李元景,他要震天雷干嘛?

答案显而易见……

长孙无忌又问道:“此事,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长孙冲微微垂首,默不吭声。

长孙无忌就又是叹了口气,儿子心中对陛下满是怨怼呀……

不过想想,亦能理解。

原本有着无限美好之前程,朝堂上下人人盛赞,结果却处处被房俊压制,年轻人火气大自然压抑不住,有所嫉妒,甚至有所争斗,自是难免。但是房俊那厮一飞冲天,已然不是谁想打压都得压得住,儿子心中愤懑失落,亦是情有可原。

但是先传出房俊与长乐之暧昧,继而长乐与儿子和离,如此巨变哪个男人受得了?

眼下打压房俊已不可能,待到太子登基,房俊作为其左右手,自然愈发水涨船高。

想要彻底压住房俊,那就只能打击太子,扶持另一位皇子夺得储君之位,凭借从龙之功才能稳稳的压在房俊头上。

这一切,长孙冲做的都没错。

若说有错,错就错在他失败了……

至于陷害太子瘸了腿,长孙无忌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你害得我儿子无法人道、断后无嗣,只是瘸了一条腿算得了什么?

但是这一切,并不代表长孙无忌就希望李元景谋朝篡位成功。

他对李二陛下有怨气,却决没有恨。

当年并肩作战携手共赴生死的情谊,绝非说说而已,若非那些情分仍在,李二陛下又岂能容忍他长孙无忌一而再的挑拨“争储”?哪怕长孙冲意图谋反,也只是发了一道圣旨便草草了事,不闻不问。

既没有追究长孙家的责任,更没有发下海捕公文命令天下各州府县刮地三尺的予以追捕,这就是明摆着给长孙冲一条活路。

换了任何一个皇帝,哪个能做到这种地步?

至于打压门阀,那是为了巩固皇权的必要手段,门阀不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联合起来对抗皇权么?这是利益之争,亦是君子之争,谁胜谁负,无所怨尤。

所以太子可以换,可以扶持魏王甚至是晋王登上储君之位,但是皇帝之位,必须稳如泰山。

这是长孙无忌的底线。

长孙冲最是了解父亲的心思,故而沉默良久,这才抬起头,说道:“陛下恩义,孩儿岂能不知?总归是孩儿做错事,陛下能够任由孩儿流亡天涯,这已然是无上之恩典。不过李元景之事,依孩儿之见,不宜现在就揭破,或许可以有渔利之机会。”

长孙无忌眼睛眯了一下。

渔利?

这倒是个好主意……(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