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一十四章西域军情】

【第一百一十四章西域军情】

这消息一旦传扬出去,自己必将成为整个关中所有庶子、次子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此前因为自己的缘故,各家嫡长子被剔除在名单之外,丧失了进入书院的资格,那些嫡长子固然愤恨不已,可到底都是各家将来的继承者,懂得隐忍,更懂得其中更深层次的意味,未必有那么恨自己。

可是那些个庶子、次子组成的二世祖们,哪里有那个觉悟?

只怕消息一传出去,那些个纨绔们就会认为是他褚遂良阻了大家的前程,立即就会成为所有庶子、次子们的公敌,走在大街上丢臭鸡蛋都是轻的,遇到暴脾气的,说不得就能给他来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坑人也没有这么坑的!

许敬宗冷笑道:“褚司业当真是正义凛然,即便是那些各家自己都不待见的庶子、次子,亦能让褚司业为之殚精竭虑,实乃吾辈之楷模!既然褚司业为了那些庶子、次子着想,那么不如就依照先前的办法,依旧将嫡长子剔除在外,也没什么必要再去变动。”

褚遂良:“……”

这怎地就成了我为了照顾那些庶子、次子,主动提出将嫡长子们剔除在外了?

分明是你们两个耍的手段,一转眼就栽赃到我的头上?

还让不让人活了!

房俊笑吟吟的询问褚遂良:“褚司业认为,哪一种方法比较好?”

哪一种也不好!

褚遂良愤懑的想着,半晌才气咻咻说道:“陛下既然已经允准了二郎之前的提请,拒绝嫡长子入学,依下官之见,就如此办理吧。”

虽然剔除嫡长子使得他深受关陇各家的诘难,但毕竟现在已经接受,若是贸然再次更改,非得又闹出一场风波来……

他算是服了房俊的霸道,这厮根本不在乎什么世家门阀,只知一味向着李二陛下摇头摆尾阿谀谄媚,哪个皇帝不喜欢这样的臣子呢?

褚遂良也想这样,可是他自身的能力不足以成为皇帝手中锋利的刀,挥出去替皇帝与世家门阀争斗撕咬,那也就只能攀附于门阀之下,任人驱策,以攫取源源不断的政治助力……

相比之下,自己这官当得真是没滋没味。

房俊笑道:“既然褚司业再无异议,那咱们就依照章程进行,往后精诚团结、再无嫌隙,尽心竭力为陛下、为大唐经营好书院,为帝国的千秋鼎盛培养源源不断的人才!”

许敬宗道:“二郎英明!”

褚遂良一声不吭,这特娘的提出嫡长子分明是你俩冒的坏水,现在这么一说,怎地好像反倒是我的主意?

……

无论手段如何,是甘心还是强迫,既然意见取得了一致,事情就顺畅许多,也在更多的地方取得共识,三人就书院的各种事务展开讨论,各抒己见,一个上午的功夫倒也有了很大进展。

将至晌午,有内侍前来,传旨陛下召见房俊。

房俊奇道:“可知是何事?”

那内侍见到屋内坐着许敬宗和褚遂良,都是陛下信任的臣子,便说道:“是安西都护府送回战报,阿拉伯帝国已经攻陷波斯的国都泰西封城,波斯国王殉国,其王子一路向东逃亡,抵达吐火罗斯坦,阿拉伯帝国的军队紧追不舍,兵锋已然抵达西域,西域诸国震动。波斯王子上书,请求大唐派遣军队予以救援,并且助其复国。”

房俊顿时吃了一惊。

内侍口中所谓的波斯,其实是波斯第二帝国,亦称作萨珊王朝,自安息帝国覆灭之后建国,国祚长达三百余年,是雄霸中亚的超级帝国。

阿拉伯帝国怎么忽然这么猛?

历史好像说自阿拉伯帝国攻陷萨珊王朝的国都泰西封,直至萨珊王朝的最后一位王子死去,期间足足经历数十年,现在看来,随时随地都有灭亡的危险……

历史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当即不敢耽搁,起身向许敬宗与褚遂良告辞,快步随着内侍离开,前往皇宫。

许敬宗与褚遂良罕见的没有继续斗嘴,而是尽皆望着房俊匆匆而行的背影,心里头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

哪怕爵位一降再降,哪怕官职一撸到底,可是一旦边疆有战火燃起,皇帝首先想到的便是将房俊召入宫中。

这就是地位。

辅佐帝王、指点江山,大丈夫当如是也!

房俊到了皇宫,早有候在此地的内侍引着他入宫,到了神龙殿,内侍入内禀告,须臾,皇帝召见。

房俊在神龙殿门口脱去鞋子,雪白的袜子踩着光可鉴人的地板,进入殿内。

大殿内光线稍稍有些暗,房俊进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座。

李二陛下坐在首座,在他面前左右排列着两排椅子,早有文武官员坐在上头,正在商议军情。

房俊入内,先是向李二陛下施礼,继而向在座诸位大臣一个罗圈揖,这才在最后一张椅子上坐了……

满堂文武,皆是大唐之砥柱,大多须发皆白垂垂老矣,偶有几位年轻官员亦是长髯飘飘年届中旬,唯有房俊虽然上唇蓄了一圈短髭,肤色也不似寻常年轻人那般洁白光洁,显得格格不入。

只是大臣们见到房俊作揖,即便是坐在最前的太子李承乾、李绩、岑文本、李孝恭,亦是纷纷颔首回应,没有一个人觉得房俊出现在此有何不妥……

年岁早已不是限制这个年轻人才华的羁绊,反倒是如此年青的容貌令大家心生感慨,自己如此年青的时候,尚且懵懂无知,人家已经登堂入室,成为帝国栋梁。

横行七海开疆拓土、勒石燕然封狼居胥,这等功勋即便是放在历朝历代,也足以有一个军前对奏的资格。

李二陛下瞅了房俊一眼,道:“人都到齐了,懋功,说说西域军情吧。”

坐在他下首的李绩手里捏着一摞战报,翻开最上面那一份,咳了一声清清嗓,说道:“阿拉伯帝国与波斯的战争由来已久,已经延续多年,自从阿拉伯哈里发欧麦尔一世继位之后,阿拉伯帝国愈发强盛,波斯连战连败,不久之前更是连国都泰西封城都被阿拉伯士兵攻占,波斯国王伊嗣俟三世兵败被杀,王子卑路斯逃亡吐火罗斯坦,阿拉伯大军随后追杀。今日一早,安西都护府将卑路斯的国书送抵长安,波斯王子卑路斯请求大唐出兵助其复国。”

李二陛下坐在书案之后,眼睛扫视着殿上群臣,缓缓道:“诸位有何看法,畅所欲言即可。”

话音一落,岑文本道:“陛下明鉴,波斯与吾大唐远隔万里,素来邦交清淡,并无过深的利益纠葛,其兴衰罔替,与吾大唐关系不大,何必万里迢迢派遣吾大唐健儿助其复国呢?老臣以为不可。”

一旁的李孝恭亦道:“波斯地域广阔,实则贫穷不堪,国土皆是万里黄沙,建于绿洲之上与河流之畔的城池没有几座,唯民风剽悍而已。这样的一个国家,实在值不得大唐兵卒为其征战杀伐、血染黄沙,只需严防阿拉伯大军趁机攻入西域诸国即可。”

李孝恭现在几乎是皇室的吉祥物,领兵打仗没他的份儿,但站前会议出出主意,李二陛下还是予以信任的,毕竟“宗室第一名将”的名头不是白给的。

李绩坐在那里微微颔首,这人话少,但是意思已经很清楚,自是赞同岑文本与李孝恭之言。

这三人表态,基本就等于给事情定了性……

出兵是不可能出兵了。

李二陛下不置可否,看向太子,问道:“太子有何看法?”

李承乾看了看皇帝,沉吟少顷,说道:“岑侍中、河间皇叔的意见,儿臣也赞同。波斯与吾大唐往来匮乏,若是派遣大唐虎贲前往助其复国,实在是并无好处,这对于那些因交战牺牲而埋骨波斯的大唐兵卒来说,很是不公平,朝廷更无法向国民交待。不过波斯到底亦是曾统治一方的帝国,国祚绵延数百年,乃一朝之正朔,其国王兵败惨死,王子沦落至西域,大唐不应无动于衷,应当责令安西都护府护其周全,延续波斯血脉,并且警告阿拉伯,不可斩尽杀绝、断其国祚,否则吾大唐乃仁义之邦,必然不会坐视。”

此言一出,李二陛下顿时欣慰的捋着胡须,满意至极。

既不用一兵一卒,尚能昭示大唐在西域的威信,以此等方式告诉西域诸国的国王、王储们,即便有朝一日国祚断绝,大唐亦会保护起人身安全!

此等收心之举,可比单纯的武力征伐有效多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