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一十九章小姨子求情】

【第一百一十九章小姨子求情】

历史上,“军机处”要在一千年后由雍正皇帝创建。

起始之初,雍正皇帝对准格尔用兵,故而设立“军机处”协助他处置军务,“初只承庙谟商戎略而已”,从大学士、尚书、侍郎以及亲贵中指定“军机大臣”人选。只不过,雍正皇帝真正用意便是将“军机处”视为专权之工具,只不过是借助“参赞军务”之名,转而架空“议政处”,将军政大权尽皆攥于手中。

“军国大计,罔不总揽。自雍、乾后百八十年,威命所寄,不於内阁而於军机处。”

有清一朝,这个临时设立的衙门“军机处”贯穿始终,成为清朝事实上的最高军政中枢。

事实上,“军机处”的存在只是帮助雍正皇帝总览军政大权,将康熙时代遗留下来的不能受其指使的“议政处”彻底架空,本质上并未有太多的政治意义。

但是放在大唐则完全不同。

李二陛下对于政事堂的完全掌控,使得他根本不虞自己的政令无法通过政事堂颁行天下,“军机处”的存在便用不着成为揽权之工具,从而可以行使其执掌军权之本职。

一个帝国如何才能繁荣昌盛?

最基本之条件,便是政权稳定。

而政权稳定之基础,便在于军权能否统一。甭管一位皇帝如何荒诞昏庸,如何受到天下抵制,只要军权牢牢的握在手中,帝国便不虞有倾覆之厄,即便施政纲领导致国内民不聊生,亦终有拨乱反正之时。

对于天下百姓来说,每一次王朝的崩塌、帝国的倾颓,都是一场空前的灾难,再是昏庸的皇帝、再是严苛的律法,所造成的伤害亦远远不如天下大乱、改朝换代。

只要国家不亡,日子就差不到哪里去。

终清一朝,满人能够凌驾于汉人之上,始终政权稳固、延续统治,便是因为其牢牢掌控着天下军权,这其中,“军机处”功不可没。

房俊从未奢望着大唐能够千秋万代、永世存续,民智尚未开启、封建统治天下的年代,改朝换代乃是不可避免之事。

他只是尽他最大的努力,能够将大唐的基础夯实一些,让这个帝国的根基更加牢固一些,或许就能够在风雨飘摇、大厦将倾之时,亦能够多撑上一些年头,不要似历史上那般当这个帝国轰然倒塌之后,面临的是五代十国天下纷争的乱世。

再是衰败的王朝,也比乱世纷纭军阀割据要好得多。

乱世人命不如狗……

房俊与李绩并肩从神龙殿出来,正一起往宫门走去,有宫女前来,说是晋阳公主有请。

李绩知晓房俊素来与晋阳公主亲厚,那位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视房俊如亲人,即便皇帝女儿众多,各个女婿皆是人中龙凤,却唯独称呼房俊为“姐夫”,而房俊也确实对晋阳公主颇多宠溺。

摆了摆手,李绩让他自去即可,自己则信步走出皇宫。

他固然不恋栈权势,但到底身在官场,不可能独善其身,“军机处”设立这等大事,亦要回去同自己的盟友好生商议绸缪,运作一番以尽量攫取最大的利益……

房俊随着宫女到了晋阳公主的寝宫,发现衡山公主亦在。

不过这位文德皇后与李二陛下最小的女儿,因为已经与魏叔玉定下婚约,因而也由衡山公主晋爵为新城公主……

“微臣见过二位殿下。”

房俊在门口脱去鞋子,雪白的袜子踩着光洁的地板,走入殿内,揖手施礼。

两位公主则齐齐起身,还礼道:“姐夫不必多礼……”

相互施礼完毕,新城公主蹦蹦跳跳的来到房俊身边,伸手挽住他的胳膊,笑靥如花,声音清脆:“听闻姐夫又要纳妾?哎呀呀,高阳姐姐真是大度呀,若是换了我,哼哼,那魏叔玉胆敢提纳妾这回事儿,定然要他好看!”

房俊无语。

这丫头今年尚未及笄,比晋阳公主还小了一岁,离着成亲还得好几年,懂得什么男女之事?左右不过是宫里头对自己又将纳妾的事情嚼舌头,被这丫头听了去。

再者说了,你这么点儿年纪就跟魏叔玉定了亲,搞得人家魏叔玉就只能等着你及笄成年之后方能娶妻,好歹也是一条昂藏七尺的汉子,血气方刚的年纪,你让人家连纳妾都不行,非得憋上好些年,这就过分了吧……

不过这等事自然不需他来操心,来到茶几前坐下,笑问晋阳公主:“殿下相召,不知有何吩咐?”

晋阳公主跪坐在那里,纤细的腰杆挺得笔直,柔声笑道:“自然是有事相求姐夫。”

这两年晋阳公主年岁渐长,以往的聪慧伶俐,渐渐转变成温婉清秀,那张带着淡淡婴儿肥的脸庞也已经褪去了稚嫩,绽放出秀美如花的绝世容颜,不得不说,李二陛下的基因很是优秀。

就连那小小的身子亦如春天的柳枝一般抽条,愈发纤细娇柔……

看着新城公主挨着自己坐下,殷勤的给自己斟上茶水,甚至用两根纤细白皙的手指拈了一块糕点往自己嘴里送,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

房俊苦笑着伸手接过糕点,看向晋阳公主道:“殿下要害我不成?若是被陛下见到微臣敢让他视若掌上明珠的闺女这般侍候,非得拉出去抽上个十几二十鞭子不可……二位殿下有事,直言无妨,何须用得上‘相求’这样的字眼?微臣定给二位殿下办得妥妥帖帖。”

晋阳公主抿唇一笑,看着新城公主,道:“早就说啦,姐夫很好说话的,你非得拉上我……你自己跟姐夫说吧。”

原来是新城公主的主意?

房俊差异的看向新城公主。

新城公主粉脸微红,到底是一个小女孩儿,脸皮嫩,而且平素也没有晋阳公主那般与房俊亲近,羞了一下,垂首说道:“还不是魏叔玉那人……书院招生,他家的两个兄弟都未能得人举荐,是以并无进入书院的资格,昨日就入宫来找我……我亦知不该插手国事,可宫里的嬷嬷们都说,我迟早都要嫁入魏家,毕竟……毕竟……”

房俊就明白了。

魏徵死后虽然哀荣不减,但毕竟生前得罪了太多人,就连当年那些与他歃血为盟的兄弟们都不愿与魏家过多瓜葛。若是生死存亡之大事,这些人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可若仅只是几个子弟能否进入书院这等微不足道之事,大家便都袖手旁观。

毕竟魏徵生前铁面无私刚愎自用,可是将这些兄弟得罪得不轻……

况且谁不知道,李二陛下看似对魏徵极尽哀荣,其实心里头的那根刺一直存在,只是未肯爆发罢了。

几乎所有朝臣都与魏家划清关系,不至于上门报复,但也绝对不会亲近……

房俊感叹一声,魏徵或许能在历史之上留下清誉,但单纯从做人来讲,那是相当失败。

新城公主身为魏家未过门的媳妇,自然想着趁机向魏家人示好,亦能借此展示自己的能量,你们魏家人办不到的事,我分分钟给你们办了,将来我嫁到你们魏家,你们还不得将我供起来?

甚至于,亦未尝没有以此向那些观望者宣示与房俊良好关系的意思……

房俊哑然失笑。

以新城公主的心智,不可能想得这么远,甚至于就连晋阳公主也做不到,毕竟这可不仅仅是聪慧便可以领悟的官场之道,想必是新城公主寝宫里的那些个嬷嬷的主意……

细想一番,这有些算计他房俊的意思,不过他并不在意。

起码事情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巩固新城公主将来嫁去魏家之后的地位,房俊乐见其成。

房俊便笑道:“殿下有命,微臣岂敢不从?回去之后,微臣便将魏叔玉两个弟弟的名字添加到名册之上,殿下统治魏家即可。不过还是要叮嘱魏家,低调一些,莫要张扬。”

新城公主顿时欢天喜地,挽着房俊的手臂,甜甜的叫了一声:“姐夫真好!”

房俊哈哈一笑,所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能够得到小姨子真心诚意的感谢,心情甚好。

吐气如兰,软玉温香,小姨子这种生物,对于姐夫来说素来没什么抵抗能力,虽然与新城公主并未有晋阳公主那般亲近,不过房俊对其亦是疼惜怜爱。

晋阳公主固然年少夭折、香消玉殒,新城公主却也是命运多舛……(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2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