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二章恣意妄为】

【第一百二十二章恣意妄为】

冷兵器时代,骑兵乃战争之王!

这不单单是指骑兵拥有强大的机动能力,更在于其一旦发起冲锋,战马与战士一同爆发出来的冲击力,绝非人力可以抵挡。

十余骑虽然不多,远远比不得战场之上将军相逢之时那种血肉碰撞的惨烈,但是当对方站在地上看着战马迎面重来,急促的马蹄声就好似战鼓一般一下一下雨点一点击打在心脏,令人血脉贲张、呼吸困难。

等到再近一些,战马飞扬的鬃毛、奔跑间光滑的皮毛之下肌肉的颤动,甚至于马上骑士愈发显得高大威武的身躯,都会形成一种泰山压顶一般的气势,予人无与伦比的压迫!

胆子小一些,哪里用得着战马冲上来碗口大的铁蹄践踏在身上,亦或是被骑士一刀割去头颅?

只是这冲锋的气势,就足以吓破胆……

战马已然迫近五丈之内,轰鸣的马蹄声犹如催命的战鼓在耳畔敲响,就连脚下的地面都因为战马的奔腾而微微震颤,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高真行面色苍白的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战马,目光越过飞扬起伏的马鬃与房俊四目相对,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戏谑和残酷,一股恐惧自心底陡然升起。

怎么办?

若是不躲,固然显得胆气豪壮顶天立地,可这棒槌是真的要纵马撞死我!

他真的敢!

可若是躲了……

不仅仅是这一次纠集这么多人将无功而返,关键是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房俊踩在脚下,名声算是彻底败坏了,以后见了房俊的面都得绕道走,实在是无颜见人!

站在他身后的纨绔们亦是各个面如土色,惊慌不知所措。

想要站在这里展示一下强硬,可是骑兵奔驰之时那股子毁天灭地的气势令他们面青唇白……

他们在犹豫,战马却不曾停歇片刻,眨眼之间,已然突入三丈之内!

这是一个极近的距离,甚至连战马贲张的鼻孔喷出来的热气都能感受得到,只要一个眨眼,那碗口大的铁蹄就将踩在自己身上,血肉之躯在狂奔的战马面前就好似一个装满了稻谷秸秆的破麻袋,一下子就能撞得支离破碎、踩得血肉模糊……

不知是谁发了一声喊:“跑哇!”

百十人就像是一群被猛虎捕猎的兔子,瞬间转身,四散奔逃……

最前面的高真行脑子里正极速的转动,盘算着房俊到底敢不敢一下子将他撞死,神经高度紧张,这一声喊令他根本来不及思考,下意识的便一抱头,转过身撒腿就跑。

跑出去两步才猛然醒悟,自己到底还是怕了……

这令他满面羞惭、心中沮丧。

回头去看,只见房俊率领着部曲奔驰而至,就在他刚刚立足之处不足数尺的地方,勒转码头,十余骑犹如奔腾咆哮的河水撞上河中的砥柱,顿时一分为二,向着两边分开。

人家根本就没想撞死他!

高真行又是沮丧又是懊恼又是愤恨,若非刚刚这不知是谁喊出的一嗓子,自己或许就站住了脚跟,根本不会逃!

如果自己久站在那里,面无惧色的看着房俊在自己面前策马驰过依旧屹立不动,岂不是一瞬间便能使得声望暴涨?

从今往后,即便房俊再是嚣张,自己站在他面前亦可趾高气扬!

然而现在……

愤懑的气息在胸口淤塞,令他郁闷的想要张嘴吐出一口血来。

而在他身后,那些个平素耀武扬威横行霸道的纨绔们尽皆面如土色、两股战战,刚刚那一刹那,他们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骑兵冲锋那股排山倒海的暴烈气势,令他们先前的胆气一泄如注。

此刻一个两个早已彻底萎了……

房俊一手提缰,减缓马速,策马慢悠悠在这些人面前踱着步子,居高临下俯视,眼神之中满是不屑:“尔等啸聚于此,想必是前来闹事的,既然知晓此乃某房俊之地盘,定然是揣着不怕死的念头而来,怎地刚刚却一个个仓惶要命?哦,来跟某说说,有几个人尿了裤子?”

一群纨绔刚刚从惊惧之中缓过神来,被这么一顿奚落,尽皆面红耳赤。

但是胆气早已泄尽,哪敢跟房俊硬怼?

只能横眉立目做愤怒状,却敢怒不敢言……

马蹄踩着地面,发出“嘚嘚”的响声,房俊策马来到高真行面前,另一手的马鞭居高临下的指着他的鼻子,讥讽道:“若是某没有看错,刚刚高四郎逃命的动作那叫一个矫健……怎么,有胆子撺掇这么多人前来闹事,没胆子挡在某的马前?没用的东西!”

高真行恨不得抽出一把刀来宰了这个混账,咬着牙怒道:“士可杀不可辱,房二你如此欺辱吾等,实在太过嚣张!吾等皆乃世家子弟,平素修文习武,哪一个不是刻苦精进?为何你这书院却偏偏鄙视吾等,不予吾等入学之资格?今日若是不给吾等一个交待,誓不罢休!”

“没错!凭什么吾等日夜练习刀棒,心怀为国杀敌之志,却得不到进入书院的资格?”

“你们名单上那些人,拉出来与吾等比试比试,若是强过吾等,自然无话可说,若是不能,你就痛快的将吾等纳入书院!”

“说得对!你名单上那些个歪瓜裂枣,凭什么就能入学?”

……

不得不说,高真行在关中纨绔之中还是有着不小影响力的,他站出来面对房俊,别人也稍稍鼓起勇气,纷纷叫嚣鼓噪。

站在高真行身后的一个面色白皙的锦衣少年似乎也从刚刚狼狈逃命的胆怯之中回过身来,跳着脚的骂道:“房二!你特娘的当初不也是一个瓜怂?不过是勾搭上了长乐公主,又得陛下将高阳公主下嫁于你,这才能人模狗样的站在吾等面前!你还真以为你自己是个人物了?小爷若是娶了高阳公主,照样升官晋爵,照样能横扫漠北,娘咧……”

房俊身后的部曲尽皆变色。

这番话语不仅诋毁了长乐公主,甚至于将主母高阳公主都给牵扯进来,言语之中的轻蔑侮辱令人勃然大怒!

所谓“主辱臣死”,这些人不仅仅是房俊的部曲,更是房俊的家臣,焉能忍受此人如此污蔑?

只是尚未等他们发动,前面的房俊已然双腿一夹马腹,胯下战马一声长嘶,猛地窜了出去,直奔高真行身后之人!

战马四蹄奋起,倏忽间便奔至高真行面前,吓得高真行一个箭步窜出去老远,一群纨绔面色大变,纷纷躲避,说话那人愣了一下,也吓得魂不附体,向一旁跑去。

房俊久历战阵,如今的马术早已非初至之时可比,战马在奔跑之中拐了一个弯,直直的撞进人群之中,吓得一众纨绔吱哇乱叫亡命奔逃。

他则一手控着马缰,双脚稳稳的踩着马镫,身子在马背上拧向一侧,整个身子都探出来,大手一伸,准准的抓住那锦衣少年的后脖领,一较劲,便将这人给提溜起来……

纨绔们如同羊群一般被轰散,等到发现身后的奔马已然缓缓降速,这才停止逃命的脚步,惊魂未定的拍拍胸脯,长出一口气。

他们实在是未能料到,都是关陇世家的子弟,各个身份最贵,结果在房俊眼中却犹如牛羊豚犬一般,纵马冲撞毫无忌惮,即便是哪一个跑得慢了被马蹄子踩死,估计这位也不会眨一下眼……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杀人不眨眼的”,面对房俊这等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他们岂能不惧?

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来,这位他们素来看不上的棒槌,那可是在南洋、东瀛、漠北尽皆大开杀戒,手底下的亡魂没有十万也有八万的屠夫……

杀个把人,算得个甚?

偷偷向房俊望去,却见他策马已经回到原处,手里却提着一个人,正在手舞足蹈的奋力挣扎,同时破口大骂:“房二,你娘咧!赶紧将小爷放了,否则长孙家饶不了你……”

只听得房二在马背上温言道:“如你所愿。”

然后……

手臂一较劲,将那人猛地提起一些,然后狠狠往地上一掼。

“砰!”

尘土飞扬……(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2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