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九章父子绸缪】

【第一百二十九章父子绸缪】

长孙无忌心中怒火翻腾,直至宫中太医前来诊断说是并无大碍之后,才算是稍稍消减了火气。

不过对于高真行的恨意却深深埋下……

太医检查了一遍长孙润的伤处,见到断骨的续接很是完美,亦敷上了专门滋养骨骼的草药,便给长孙润开了一副汤药,继而告辞离去。事实上,目前大唐对于断骨外伤最好的处置方法,便是房俊所创,身为房俊的部曲平素在军中不知帮助多少伤兵处置过伤患,经验丰富,手法一流,即便是宫中的太医亦不能做得更好。

长孙润吃了药,伤痛得到缓解,这半日来又惊又怕又痛,早已被折腾得心智恍惚,这会儿松懈下来,立刻沉沉睡去。

长孙无忌见到幼子并无大碍,叮嘱婢女好生服侍,这才转身出了卧室,回到自己的书房。

长孙冲早已等候在此,见到长孙无忌迈步进来,赶紧迎上去,急切问道:“父亲,十二郎伤势如何?”

见到长孙冲如此着紧十二郎,长孙无忌阴沉的面容露出一抹微笑,温言道:“并不妨事,只是断了几处骨头,将养一些时日便好,房俊那厮固然是个棒槌,可下手亦有分寸,焉敢当真废了十二郎?”

兄友弟恭,这就是一个大家族得以百年延续的根基呀。

旋即又想起早已死去多时的长孙澹,面容再一次阴沉下来。

他最是钟爱的嫡长子因为谋逆大罪不得不流亡天涯,即便将来能够得到皇帝的特赦不予追究,想要继承家业是万万不能了。而在其余诸子之中,无论是嫡次子长孙濬,亦或是长孙淹、长孙温、长孙溆、长孙润等人,都远远及不上庶长子长孙涣。

长孙涣阴沉狡诈的心性与他这个父亲最像,甚至于阴狠之处犹有过之,按理来说,的确是执掌家业的不二人选。

但是此子之心性……

长孙无忌满腹担忧。

身为家主,焉能对家中上下背地里的事情一概不知?之前,长孙无忌便感受到长孙涣对于长乐公主这个长嫂多有觊觎之心,故而十分不喜。待到后来长孙澹被奸人所害,长孙涣便时常出入其后宅,名为抚恤长孙澹的孤儿寡妇,实际上与多名长孙澹的侍妾有染,长孙无忌又岂能不知道?

不过大家族当中这些龌蹉事本就不足为奇,更何况长孙澹已死,此事只能评断一个人的德行,却不能一次指摘其错误。

李二陛下杀兄弑弟,将嫂子弟妹尽皆收入宫中,世人也不过是腹诽几句,谁又当真拿这等事去攻歼他了?

只不过长孙无忌现在对长孙涣越来越忌惮,也越来越对当初长孙澹之死心存疑虑……

只是有些事情他不愿去追查,也不敢去追查。

一旦当真爆出丑闻,在李二陛下压制关陇门阀的眼下,长孙家的倾覆或许就只是顷刻间事。与此相比,门阀继承人的人品道德其实并不重要,甚至于若是能够有那么一种阴狠的“狼性”才是好事。

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

长孙冲不知道父亲心中的念头转换,闻言惊诧道:“父亲是说……这是否不妥?申国公乃是父亲之姻亲,往昔对吾家帮衬颇多,在朝臣甚至于陛下的眼中,长孙家与高家素来同气连声、共同进退,您若是对高四郎下毒手,外界之风评且不去说,单单与高家正式决裂便得不偿失。”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谁都知道长孙家与高家自丘神绩一案之后便背道而驰,但是知道归知道,两家表面上依旧保持这姻亲的联系,即便是长孙无忌撺掇丘行恭背弃高士廉、力挺高季辅取代高士廉在朝中的地位,亦未曾公开反目。

可一旦长孙无忌对付高真行,舆论会顷刻之间倒向高家,叱责长孙家忘恩负义……

长孙无忌瞪了长子一眼,道:“对付那个一个愚蠢的莽夫,难道还得吾家人亲自出手?你且放心,为父自有计较。此仇不报,吾长孙家就快要变成人见人捏的软柿子了,今日也就是在书院,房俊不敢胡来,若是换了一个地方,以吾家与房家之恩怨,你认为那个棒槌会仅仅弄断十二郎几根骨头就了事?高真行诓骗十二郎,便是轻侮吾长孙家,绝对不能就此罢休!”

长孙冲只得颔首不语。

房俊那厮屡次三番的硬怼父亲,恐怕父亲心里早已不知憋了多少火气,迟早要寻一个机会教训教训那棒槌……

而自己又何尝不是?

只要想想长安市井之中至今仍在流传的长乐公主与房俊的绯闻,以及自己这几年颠沛流离亡命天涯的落魄凄苦,心中的恨意便犹如野火一般疯狂燃烧,转瞬燎原……

暂且放下长孙润之事,长孙无忌满是担忧的看着嫡长子,叹口气道:“你总是躲在府中,也不是长久之计。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被陛下知晓你藏匿于家中,为父实在是无颜面对陛下的诘难,至于为你洗脱罪名,还需要从长计议,一时片刻求之不得,所以……你往后有何打算?”

长安城中遍及陛下之耳目,说不定此刻长孙冲藏匿于府中的消息都已经摆上了李二陛下的案头,只不过是李二陛下念在往昔的情分不忍戳穿,使得长孙冲死无葬身之地罢了……

但自己决不能将嫡长子的性命寄托在李二陛下的仁慈之上,说到底,那也是皇帝,皇帝眼里江山最终,律法最大,不可能为了情分便罔顾律法于不顾,否则何以服众?

长孙冲略微沉默,道:“孩儿想要尽快启程,前往高句丽。”

长孙无忌断然否定,呵斥道:“愚蠢!你以为现在之大唐,依旧会重蹈前隋之覆辙,举国东征无功而返?太天真了!眼下大唐虽然仍未臻达前隋最鼎盛辉煌之国力,但军力之上却有过之而无不及,装备了火器了府兵、装备了火炮的水师,人马具装的无敌铁骑,绝非区区高句丽可以抵挡!战斗力、机动速度、补给的畅通,这都构成了碾压的态势。在绝对的战力优势面前,高句丽上下所谓的坚壁清野、众志成城,根本就不堪一击,东征大军所至之处,高句丽军队定然土崩瓦解、望风披靡,你此刻返回高句丽,根本就是身处险地,到时候非但跑不了,还要背负一个叛国之重罪,青史之上臭名昭彰,甚至连累家族,万万不可!”

这个天下是他辅助李二陛下一刀一枪打下来的,他忠于李二陛下,更忠于大唐,若是自己的儿子想要当一个叛国贼,他宁愿亲手将他的首级斩下来,也绝对不容许他的背叛!

这是底线,无可置疑。

长孙冲忙道:“父亲误会,孩儿乃是长孙家的子孙,生是大唐人,死是大唐鬼,焉能背弃父亲一生之志向,投奔高句丽蛮夷?只是孩儿眼下之处境十分困难,想要扭转现状,便不得不另辟蹊径。”

长孙无忌蹙眉,狐疑道:“你的意思是……”

长孙冲道:“两军交战,即便再是实力碾压,亦难免伤亡。若是孩儿身在平壤城,洞悉渊盖苏文之策略,随时随地将这些消息发送给大唐,则定然可以避免许多将士负伤枉死。以此功绩,想必能够得到陛下一个特赦吧?”

“嗯?”

长孙无忌捋须沉吟,觉得这个法子不错。

萧嗣业甘为死间,非但自己名满天下,连带着萧家亦因此受益无穷,若是长孙冲甘愿身入平壤城以为内应,陛下又岂会吝啬一道特赦之诏令?天下人亦会称颂长孙冲之拳拳爱国之心。

只不过萧嗣业身为死间,最后的下场乃是以身殉国,长孙冲在平壤城通报传递,亦是危险重重,一旦被渊盖苏文察觉,岂能活命?(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2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