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四十五章父子之间】

【第一百四十五章父子之间】

东宫。

太子李承乾近日染了风寒,大病一场,正浑身无力的躺在病榻之上养病,听闻皇帝遇刺,顿时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晕沉沉的脑子都清醒了一些,赶紧翻身爬起来,令侍女准备沐浴更衣。

结果因为腿脚不便,兼且心急火燎,一时不慎在浴桶走出来的时候一跤跌倒,后脑勺磕在浴桶边沿,鼓起一个大包。

吓得东宫上下鸡飞狗跳……

所幸神龙殿那边传来的消息是说皇帝虽然遇刺,却有惊无险,刺客业已当场擒拿,稍后便会明正典刑。

李承乾这才松了口气,任由赶来的太医为他诊治一番……

折腾了好半天,太医诊断并无大碍,李承乾这才换了一身衣服,急匆匆赶去神龙殿。

半路上,李承乾已然知晓了神龙殿内发生的事情。

各个中枢要职之上人员的变动、升迁,令李承乾心中一沉。

这可是帝国近些年来未曾有过之大事,结果就在父皇遭遇刺杀之后,于神龙殿上仓促之间完成……

这背后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用意?

对于自己那位英明神武的父皇,李承乾充满了崇拜和敬畏,他认为自己永远也无法达到父皇的高度,更别说去揣摩父皇操控朝局的手段和深意,但是他依旧感到了不寻常。

太极宫与东宫毗邻,中间有一道小门相连,由东宫穿过小门进入太极宫,首当其冲便是一座巍峨的殿宇矗立在汉白玉的基座之上,这便是武德殿。当年前隋文帝将太子杨勇废为庶子的诏书,便是于此颁布天下,后来大唐高祖皇帝将此殿赐给齐王李元吉居住,因为与东关毗邻,使得李元吉与太子李建成之间的往来愈发频繁紧密,结成联盟。

李二陛下玄武门逆而篡位,此间庞大奢华之宫殿,便一直予以闲置。

越过高大巍峨的武德殿,径直向西,穿过一片低矮的殿宇,便是日华门,由日华门而入,正北方矗立着的宏伟殿宇,便是神龙殿。

李承乾抵达之时,朝臣已然三三两两的散去,天气酷热,树木繁茂的太极宫里丝丝凉风吹不散李承乾焦躁的心绪,走到神龙殿前,已然额头汗津津的泛起水渍,浑身衣裳都被汗水浸透。

见到门前的内侍迎了上来,李承乾赶紧问道:“父皇尚可安好?”

两个内侍俯身施礼,齐声道:“陛下安好!刚刚大臣们于此问安,此刻刚刚散去,陛下尚在殿内处置公文,可要奴婢入内通禀?”

“速去!”

虽然知晓李二陛下并未有事,刺客业已当场擒拿,李承乾还是长长吁了口气,谁知道是不是父皇为了安稳朝堂,故意传出了“无恙”之信息?

唯有亲眼见到,方才安心……

少顷,内侍由殿内回转,躬身道:“启禀殿下,陛下宣您觐见。”

李承乾微微颔首,抬起衣袖擦了擦额头汗渍,稍微整理一下仪容,这才抬脚踏上石阶,进入神龙殿。

殿内光线略显昏暗。

李承乾快步走入,到了御案之前,定定看了李二陛下一眼,见到父皇面色寻常、精神矍铄,背脊依旧犹如标枪马槊一般挺得笔直,完全不似受到创伤的模样,这才彻底放下心。

上前两步,跪倒在地,声音有些哽咽:“孩儿拜见父皇!闻听父皇遇刺,孩子方寸大乱,所幸父皇邀天之幸、逢凶化吉……”

未等他说完,李二陛下已然从御案之后起身,走到李承乾身边,俯身将其扶起,温言道:“既然已知为父无恙,又何必这般急迫?放心,那些屑小蟊贼,还伤不了朕分毫!”

李承乾站起,擦了擦眼角,哽咽道:“父皇自然英明神武,只是孩儿一时心急,父皇勿怪。”

李二陛下笑了笑,道:“儿子忧心父亲,何怪之有?也就是太子宅心仁厚,若是如史书之上那些个身为储君者,听闻老父遇刺,怕是心里早就渴望刺客能够勇猛一些,得偿所愿了。”

“噗通!”

李承乾吓得跪倒在李二陛下脚前,以首顿地,大声道:“孩儿岂敢有此大逆不道之心?父皇明鉴,孩儿宁愿挡在父皇身前,亦不敢有一丝一毫不敬之想法,父皇冤枉儿臣了!”

李二陛下的话语,是真的将他吓坏了……

这也不能怪李承乾胆小,任何一个太子,他的老父皇笑吟吟的跟你说“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就算天大的胆子也得给吓破了!

李二陛下愣了一下,赶紧俯身再次将李承乾扶起,苦笑道:“你这孩子,太实诚……为父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当真?”

李承乾欲哭无泪。

玩笑?

这种玩笑那是能随便开的啊老爹!

都快被你吓死了……

李二陛下也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些过分,让李承乾坐在椅子上,见到他额头汗津津的,身上衣裳也有些不整,奇道:“听闻太子这几日染了风寒,这是尚未大好?”

李承乾忙道:“病倒是好了,只是听闻父皇遇刺,儿臣忧心如焚,仓促之间仪容不整,还望父皇恕罪。”

李二陛下微微颔首,道:“这有什么恕罪不恕罪的?”

回头冲着一旁侍候的内侍道:“去打一些清水来,服侍太子整理一下。”

说着,踱步回到御案之后,缓缓坐下,看着内侍服侍太子清理仪容……心里却暗暗叹了口气。

对于这个嫡长子,李二陛下的态度有些矛盾。

首先,李承乾敦厚仁孝,这一点是李二陛下极其喜欢的,所谓百善孝为先,一个人只要尽孝道,那么人品就不会太差。李承乾不仅对他这个父皇孝顺,亦能友爱兄弟、宠溺姊妹,这是一个好儿子,更是一个好兄长。

但是,仅仅是敦厚仁孝,对于一个寻常人来讲是很好的品质,但是对于一个储君,甚至一个皇帝来讲,却远远不够。

若无洞悉世事之谋略,杀伐决断之狠厉,如何能够当好一个君王?

这一点,李承乾差的太多……

这亦是李二陛下数次升起易储之心的原因所在。

不过他现在也看开了,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又有谁是完美无瑕的呢?

隋炀帝倒是拥有最适合一个帝王之心性,既有布局天下、绸缪万世之谋略,又有杀伐决断、狠厉非常之手段,却是好大喜功、暴戾残酷,结果导致煌煌之大隋十几年间便由盛而衰,最终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如此看来,太子或许开拓不足,却也能有守成之力……

只不过最令李二陛下感到遗憾的是,似乎太子与他这个父皇之间,总有那么一层似有若无的隔膜。

使得两人之间更多的像是君臣,却非是父子……

这种感觉,使得两人相处之时浑然没有与魏王、晋王之间那种随意默契,总令人觉得疏远了一些。

但是固然有所不满,也只能如此了。

易储?

李二陛下早已断了这个念想。

自从自己登基以来,太子之册封已然十七载,而太子的表现亦是无可指摘,此间受到绝大部分朝臣之认可,兼且身为嫡长子,名正言顺的继承大统,若是强行易储,朝堂内外所掀起的风浪足以将大唐这艘超级大船掀翻。

别看大唐眼下武功赫赫威震天下,但是军队再是无敌,亦无法抵御来自于内部的动荡。

当稳定的权力架构遭到彻底的破坏,整个朝堂、整个帝国都将会陷入一场争夺利益的饕餮盛宴之中,那将是一场足以将贞观以来所有人为之努力而取得的成就毁于一旦的灾难。

李二陛下绝对不想眼前所有的一些繁华强盛,毁在自己手里。

……

待到太子洗了脸,整理了一番衣裳,李二陛下才笑着说道:“今日诸位大臣尽皆汇聚到此,故而为父趁机征询了诸人之意见,对于朝中多个重要职位予以调整,不知太子可有什么想法?若有,尽可与为父直言。”

李承乾心说:就算我,我哪儿敢说呀?

不过……(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2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