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五十四章杀子之仇,岂可不报】

【第一百五十四章杀子之仇,岂可不报】

李元景一个头两个大,这若是丘行恭要求他出手狙击房俊,将其进入军机处一事搅合黄了,自己该当如何拒绝?

刚刚下定决心不找事、不惹事,这就送上门来一个天大的难题……

可是人都到了门外,怎么也得见上一见,想法子安抚一下吧。

“请丘将军进来。”、

“喏!”

内侍告退,片刻之后,沉重的脚步声向,一身常服的丘行恭大步走入书房,矮壮的身躯龙行虎步,每一步走坚定而沉重,踩得地板发出一声闷响,嗓音更是低沉沙哑,好似一把钢刀剔着骨头:“老臣,丘行恭,参见王爷。”

对待丘行恭,李元景就不能似面对杜荷、柴令武这般随意了,毕竟那两人跟随他多年,堪称亲近,况且自身实力有限,自己也不必纡尊降贵的加以笼络。

但是丘行恭不同。

丘行恭出身于官宦、将门世家,他的祖父丘寿是西魏将领,官至镇东将军,父亲丘和是隋唐两朝之官员、大将,官至左武侯大将军、稷州刺史,封谭国公。丘和共有十五个儿子,虽然难免良莠不齐,但是尽皆在大唐入仕,尤其实在军中影响力极大。

而丘和更是在大唐起兵之初便追随在李二陛下麾下,南征北讨,战功无数,在与薛举、刘武周、王世充、窦建德的战斗中,皆有丘和之身影,功勋卓著,只是因为其性情暴虐,深受同僚之排斥,故而未能在李二陛下登基之后更上一层楼,被李绩、程咬金、尉迟恭等人在爵位上予以超越。

但是这并不代表李二陛下对他便不器重。

当年虎牢关之战,人们只记得李二陛下威风凛凛,率领玄甲铁骑“三千破十万”,却懵然不知在此之前,李二陛下亦曾中了王世充之计策,身陷重围差点命丧沙场,正是丘行恭单骑救主,护着李二陛下杀出一条血路。

此战丘行恭身背数十处创伤,鲜血都快要流尽了……

李元景当即起身,大步上前,两手亲热的搀扶住丘行恭,佯作不满,道:“你我乃是莫逆之交,私下场合何必行此大礼?本王早就像去府上探望将军,只可惜身份所限,唯恐给将军带去诸多不便,一直心中惭愧,今日将军能够登门,实在是蓬荜生辉,定要留下来用一顿晚膳,好生喝上几杯!”

只看他脸上满是欣喜之色,丝毫看不出心中之纠结,以及对于丘行恭被陛下勒令“闭门思过”却跑到他这荆王府,会给他带来怎样的负面影响……

丘行恭甚为感动,颤声道:“王府不必如此,你们分属君臣,岂敢疏忽礼仪?只是末将今日前来,怕是要给王爷带来一些麻烦。”

李元景眼皮子跳了跳,心中暗忖:你还知道啊?

不过嘴上却说道:“将军说得哪里话?来来来,快请入座,咱们好生说说话。”

拉着丘行恭的手,便到椅子上坐了。

杜荷与柴令武赶紧上前见礼,这可是与他们父辈起名的人物,更是李元景的座上宾,岂敢不敬?

丘行恭笑呵呵的示意,这才分别落座。

待到婢女奉上香茗,李元景亲自为丘行恭斟茶,说道:“来来来,大家都尝尝,此乃钱塘西湖今年的雨前龙井,一叶一芽,贵比黄金,即便是有钱在市面上也买不到,绝顶珍品呐!”

这还真不是吹嘘。

房俊将西湖那边的茶园扩充了一倍,却玩起了“饥饿营销”,使得市面上的龙井茶越来越少,价格炒的上了天。而这等极品茶叶产量稀少,更是作为贡品直接供给李二陛下,余下的少量全部给自家老爹留着慢慢喝,早已有价无市。

丘行恭心事重重,勉强笑了笑,拈起茶杯呷了一口,赞道:“果然好茶!其实末将今日前来,实乃……”

“将军不必着急,”李元景抬手拦住丘行恭的话头,笑道:“将军久未登门,本王甚是想念,这就吩咐后厨整治一桌酒席,让本王与柴驸马、杜驸马一起,好好的敬将军几杯!”

丘行恭心中感动,忙道:“王爷厚爱,末将无以为报矣!”

他现在几乎自绝于朝堂之外,因为与房俊之间的仇怨,再加上被陛下勒令闭门思过,谁也不敢跟他走的太过近乎。

李元景能够这般“礼贤下士”,令他甚是感慨,同时亦对自己今日前来之目的,深感抱歉……

李元景大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走走走,咱们去花厅坐坐,待到酒宴备好,在共谋一醉。”

言罢,就待起身。

丘行恭心中焦急,连忙拉住李元景的衣袖,说道:“王爷且慢,末将今日前来,实在是有要事相商……”

李元景眼皮子跳了跳,笑道:“先去花厅坐坐,稍后酒桌之上,咱们再探正事,如何?”

丘行恭却执拗道:“此事非同小可,还是在此说了,再行饮酒不迟。”

杜荷与柴令武互视一眼,同时撇撇嘴。

这人简直就是个棒槌,听不出来人家荆王殿下一而再、再而三的拦住你的话头,不让你说出来么?

无论什么事,人家这就是已经拒绝你了!

还特么死缠烂打,这人怎地这般没眼色?

怪不得明明功勋卓著,却是越混越惨,现在已经连连疏离于朝堂之外了,所凭借的也就只有以往的功勋,以及皇帝陛下的念旧……

两位驸马心里很是鄙视。

李元景也无奈,本王都这般暗示了,你还要闹哪样?

你那点破事儿,咱确实不想听啊……

可是丘行恭执意的模样,看来今日不将事情说明白不会罢休,若是自己再拒绝下去,搞不好就得翻脸。

眼下他的阵营之中最是欠缺这等统兵大将,万万不能弄得离心离德……

只好反身坐下,脸上做出一副欣然神色,笑道:“你说说你,怎地这般心急?你我情投意合,交好多年,无论怎么样,你的事情本王都会尽力帮你办好……行啦,废话不多说,将军到底有何要事,这般迫不及待?”

杜荷与柴令武也坐好,好奇的看着丘行恭,想要听听丘行恭到底有什么十万火急之事,能够厚着脸皮一再忽视李元景的搪塞……

丘行恭做好,面色严肃,问道:“王爷可知,那房俊已然被政事堂允准,即将上任兵部尚书之职?”

李元景颔首道:“略有耳闻。”

丘行恭将目光看向杜荷与柴令武……

杜荷与柴令武顿时满心不爽,相比于你,我们与王爷更加亲近,有什么事情还能背着我们不成?

李元景也很是信任这两人,便说道:“有什么话,将军但说无妨。”

谁知丘行恭闭嘴不言,依旧看着杜荷与柴令武两人……

柴令武大怒,“砰”的一拍桌子,站起来戟指骂道:“丘行恭,你这是何意?吾等皆乃王爷亲信,平素对你亦算恭敬,怎地现在却跑来这里挑拨离间,彰显你的资历吗?”

杜荷亦是面色不善。

这等摆明了没将两人放在眼里的行为,的确令人着恼,你丘行恭如今不过是依仗着往日的那一点功绩苟延残喘罢了,还以为是当初大权在握圣眷优隆的时候啊?

丘行恭一生戎马、沙场争雄,如今即便是虎落平阳,却焉能被他视若豚犬一般的家伙骑在头上?

当时便振衣而起,横眉立目……

李元景赶紧将他拉住,连声道:“将军息怒,你们俩也少说两句……”

然后,他决口不提让杜、柴两人回避之事,看着丘行恭叹息道:“本王亦知将军与房俊素有仇怨,自然不欲见其青云直上、大权在握。可是如今之房俊,早已自成一系,无论政务、军功,尽皆功勋赫赫,深受陛下之宠信,想要阻拦其担任兵部尚书,怕是难以成行。况且,房俊在兵部任职良久,一直以来便是兵部左侍郎,扺掌兵部大权,不断安插亲信、排除异己,如今之兵部,完全就是房俊之一言堂,他是否担任这个兵部尚书,兵部依旧是他的地盘……将军,听本王一声劝,此事就此作罢,万万不可横生波折,否则房俊能否搬到尚且不知,怕是陛下先要怪罪于你。”

丘行恭怒目环视:“杀子之仇,焉可不报?”

李元景头痛欲裂……(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2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