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六十七章扩大打击面】

【第一百六十七章扩大打击面】

幸好,房俊没指望他们给出答案,他自顾自说道:“那就只能由本官想办法,要么将兵部的产业质押出去,要么拿自己的钱填补进来……诸位以为,这两个办法哪个可行?”

哪个可行?

哪一个都不可行。

身为中枢部堂,六部之一,却要将产业拿出去质押借贷,传扬出去,朝廷颜面何存?

拿自己的钱填补进来,那更不行。

这就跟朝廷拖欠了兵卒的粮饷,将军拿自己的钱给兵卒发饷一样……你特么这不是爱惜士卒爱兵如子,这是邀买人心,想要造反呐?

民部官员们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

房俊两手一摊,一脸无辜:“看看,你们也认为不行,对吧?陛下盯着兵部扩充事宜,万万耽搁不得,否则影响了辽东军马换装,谁都吃罪不起;可你们民部又不肯拨款,本官能怎么办?硬逼着你们,又该说本官嚣张跋扈冲击中枢部堂,搞不准稍后还得弹劾本官……那也就只能有你们民部出具一个欠条,然后本官拿着欠条给那些供应材料的衙门、商贾们看,不是兵部没钱给你,实在是这拨款还没到,只要等一等,难不成堂堂民部还能赖账不成?”

一旁的崔敦礼心中暗忖:你特么就扯淡吧!

听起来这好像是解决目前情况最合适的办法,可民部怎么可能同意?一旦写了欠条,崔敦礼敢用项上人头担保,兵部扩充万事皆顺则罢,若是稍稍有耽搁之处,甭管谁的责任,房俊都会一股脑的推到民部头上——

谁叫你们不按时拨款的?你们拨款不及时,所以才导致了兵部的延误,这个锅就是民部的……

民部由上至下,是万万不敢写下这么一张欠条的。

可不写欠条,房俊岂肯善罢甘休?

民部上下没有傻子,知道欠条不能写,但是人家房俊说得也明白,你们民部不给钱,耽搁了兵部扩充,责任谁背?

大家都看向高履行。

拖延拨款,屡次三番以各种理由将兵部催款的官员打发回去,这件事在民部不少人都知道,以前觉得这位高侍郎很是强势,是个好领导,能够在民部库房兵部充盈的情况下主动替下属分担压力,只要兵部这一百万贯能够暂缓拨付,留给民部周转的余地就大了很多。

然而现在,大家心里却难免产生埋怨。

你拖欠谁的拨款不好,为何偏偏要拖欠兵部?

瞧瞧,现在房俊走马上任,椅子还没坐热乎呢就追上门来讨债,别人尚且能够搪塞一番,可谁敢搪塞房俊?

这棒槌脾气暴躁,素来目中无人、恣意妄为,万一真就狠了心把兵部扩充之事给延误下来,耽搁了辽东军马换装,届时皇帝发怒,这板子打下来民部要挨上一大半……

尤其是高履行与房俊之间的恩怨,更是人人皆知。

你身为民部左侍郎,却公器私用,以拖欠拨款的名义以泄私愤,拖累整个衙门担负被皇帝问责的风险,这就不厚道了……

高履行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一言不发,脸色铁青。

欠条是肯定不能打的,这个责任他背负不起。

拨款也肯定不能现在就拨,以往趾高气扬数次搪塞,现在房俊来了一闹腾,立马就给拨了,脸往哪儿搁?

思来想去,左右无法,只得硬撑到底:“民部办事,自有章程,岂容你在此胡搅蛮缠?速速退去,待到民部账目理清,自会拨款于你,若是继续不依不饶无事生非,休怪本官不客气!”

一众民部官员有些无语,您以为眼前站着的这位是谁?

如果会害怕你的狠话,人家还能来闹?

果不其然,房俊冷笑看着高履行,缓缓说道:“高侍郎的意思,你们民部既不拨款,亦不打欠条,更不想担责,但就是这么拖下去,使得兵部扩充的计划无限期的搁置,导致辽东军马的换装一再延误,对不对?”

高履行兀自硬抗:“辽东兵马换装,那是兵部的事,与我民部无关。”

他觉得这没什么问题,民部有民部的办事流程,就算这官司打到太极殿,在李二陛下面前自己也挺得住腰杆,大不了就给你拨付呗,但那样性质就不同了,那是皇帝亲自下令,咱奉旨办事,非是如今碍于你房俊的压力,不得不拨付。

说到底,还是你房俊无能,连自己衙门里的公务都处理不好……

房俊负着手,就这么站在民部大堂正中,周围皆是民部官员,瞅着高高坐在主位的高履行,嘴角微微一挑,一字字说道:“好教高侍郎知晓,现在已经不是关不关谁的事、到底是谁的责任的问题了,堂堂民部侍郎,却以诸般借口搪塞、拖延拨款,依本官看来,你这分明就是处心积虑的想要延误兵部扩充,进而延误辽东兵马换装……而你最终之目的,便是破坏东征,企图破坏帝国一统寰宇之大计!你来说说,高句丽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潜伏在帝国中枢之内,甘当汉奸卖国贼,做出这等背祖弃宗、天地不容之勾当?”

这一番话字正腔圆中气十足,在民部大堂内高声响起,震得一众官员瞠目结舌、不可置信。

这就上升到“叛国”的地步了?!

简直荒谬绝伦,污蔑也不是这么个污蔑法儿!

但是若静下心来想一想,人家房俊这番话也未尝就没有道理……

高履行出身乃是渤海高氏,其家世居渤海郡,素有“天下之高出渤海”之称,于东汉末形成后,至西晋渐趋兴盛,至今形成渤海、渔阳、辽东、广陵、河南等多个支系,当年甚至一度创建北齐王朝,因为地理因素,与当时盘踞辽东的高句丽来往频繁,至今尚有一支高氏后人居住于高句丽境内……

甚至于,当年高士廉遭隋炀帝贬官,起因就是与其交往甚深的斛斯政叛至高句丽……

这其中的纠葛,说也说不清。

当然,没有相信申国公高士廉的嫡长子、李二陛下的女婿会投敌叛变,但是若深究细底,这可就不好掰扯了。

所谓人言可畏,今日房俊在此大声喧嚷,一旦流传出去,外界会如何传说,那可就说不定了。

尤为重要的是,若兵部当真延误了辽东兵马的换装,或者东征当真铩羽而归,谁来负责任?

……

看似胡诌八扯的一番话,却极有可能将高履行甚至整个高氏都推上风口浪尖。

甚至于用不着东征失败,只要某一次战役之中因为军马装备的原因导致兵卒折损过多,这都有可能被人牵扯到如今房俊这番话之上……

高履行一张白脸气得血红,睚眦欲裂,再也绷不住了,站起身戟指怒骂道:“无耻之尤!吾渤海高氏世代忠于陛下,忠于大唐,这等污蔑之词,有谁会信?”

房俊呵呵一笑,不以为然道:“忠于陛下?忠于大唐?呵呵,七十年前,这话你们渤海高氏跟北齐皇帝高绍义说过这样的话,二十年前,你们渤海高氏跟隋炀帝说过这样的话……现如今,你们还是说这样的话。”

堂内官员齐齐到吸一口凉气!

这简直就是诛心!

渤海高氏乃是北齐皇族,高士廉曾担任隋朝官员,后来叛变隋朝归顺大唐,这来来去去的,的确算不得忠诚之家,无论对于北齐亦或是大隋……可这只有渤海高氏如此么?

全天底下的世家门阀个个如此!

所谓“城头变幻大王旗”,世家门阀不仅仅依附于强权,更会主动制造强权,所有的世家门阀就是在这种制造与依附当中一代一代的延续下来,在他们的理念当中,所忠于的唯有自己。

南北朝,大隋,大唐……

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楼塌了,只要家庙不倒,任他改朝换代。

可是这话能够敞开来说吗?

这是一竿子撂翻一船人呐!

众人惊恐的看向房俊,这位祖宗恐怕不仅仅是前来怼高履行,而是所图甚大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