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一章全胜】

【第一百七十一章全胜】

民部大堂。

官员们簇拥在房俊周围,卑躬屈膝小意逢迎,茶水点心伺候着,陪着笑脸希望能够稳住房俊,别让这个棒槌一怒之下将事情闹大,最后搞得满城风雨,收不了场。

人家高履行是当朝驸马、申国公世子,可他们这些佐官却没那么硬的后台,万一最后皇帝的板子落在他们身上,冤不冤呐?

崔敦礼也被请了上座,身边有几位素来相识的民部官员相陪,这令他心里感慨万千……

同样都是做官,差距为何那么大呢?

想想先前自己数次陪同郭福善前来民部讨要拨款所接受的待遇,再对比一番眼前,何至于天差地别?

他觉得不仅仅是地位背景所带来的差异,说到底但凡能在三省六部当一个坐堂官,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身后或多或少都有门阀的背景,固然忌惮房俊,却不见得各个畏惧。

但是房俊这一番当着高履行的面硬刚,并且有理有据有威胁的言辞,不仅将高履行给怼的不敢发声,连带着整个民部都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自己为何之前就没想到这么说呢?

仔细想了想,他发现自己之所以做不到,是他没有房俊那种目空一切、恣意妄为的脾性,他不是房俊,不敢冒着得罪所有民部官员的风险,仅仅只是为了讨要拨款。

思来想去,归根结底,这还是地位决定了办事方式……

民部官员们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温柔小意的逢迎着,心里却直骂娘。

这特么房俊果然是个棒槌,一言不合就掀桌子,关键是你自己有掀桌子的资本,我们咋办?

现在就一门心思的祈祷唐俭那边别再出什么幺蛾子……

足足半个时辰,门外依旧没有一点动静,前往莒国公府的官员依旧未能回还,房俊灌了一肚子茶水,又吃了不少点心,已经有些不耐烦,抬手制止这些官员的吹捧,说道:“这时间也不早了,本官今日头一天履任,兵部衙门里尚有不少公务亟待处置,要不本官先回去,稍后有了准信儿,行或者不行,诸位再派人前往兵部沟通,如何?”

“不急不急,这尚未至巳时呢,去往莒国公府邸的人马上就回来了,您再稍坐一会儿。”

“您都坐了这半天,也不差这一时片刻的,否则咱们稍后再去兵部,这一来一回的也耽误事儿。”

……

民部官员哪里敢放房俊离开?

这人就是个棒槌,万一前脚出门后脚就改了主意,直接跑去了大理寺,事情就闹大发了。

房俊有些不满,大马金刀的坐着,抱怨道:“非是本官不给诸位面子,你们瞧瞧,本官就在这里坐着,结果你们那位高侍郎避而不见,本官在这里跟你们闲扯淡,人家说不准已经入宫告御状去了,你们这不是坑我么?”

民部官员道:“瞧您说的,哪儿能呢?说句实在话,您两位都是当朝驸马,响当当的大人物,您们之间斗法,何必将吾等小鱼小虾牵连在内呢?您们一转身还是连襟,还是陛下面前的得力干将,可吾等怕是一阵风浪就给淹死了,您就当可怜可怜吾等,高抬贵手吧。”

房俊:“……”

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节操,有没有一点气节了?

这等卑躬屈膝的话语都说得出口,小爷……居然有些心软了。

无奈叹口气,道:“实话说吧,本官今日原本是不打算善罢甘休的,就算你们拨款了又怎样?打了吾兵部的脸,那本官就得给你们打回去!他高履行既然敢拿国家大事为由挟私报复,那本官就得让他尝尝这后果。不过诸位说的也有道理,这件事本是高履行的责任,若是最后让诸位跟着一起承担,难免不公。罢了,高履行可以无情无义视尔等如无物,某房俊焉能如他一般,眼瞅着诸位被革职罢官?今日速速将拨款的事情搞定,咱们既往不咎,到此为止;可若是搞不定拨款的事情,本官绝对不能背负延误辽东军马换装的责任,诸位的下场如何,本官可就爱莫能助了。”

这番话出口,民部官员们齐齐松了口气,这房二虽然是个棒槌,行事恣意妄为,但却是个一言九鼎的人物,吐口唾沫是个钉,从来没有食言而肥的时候,说出的话从来就没有不兑现的。

不知为何,这些官员们居然涌起一股感激的情绪……

咱们自家的长官为了泄私愤,不顾大家的前程悍然卡住兵部的拨款,人家兵部的长官却担忧大家为此丢官罢职,不欲将事情闹大……

同样都是当朝驸马,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就在此时,门外一阵喧嚣,紧接着脚步声疾响,门口的书吏让开一条道路,前往莒国公府的几位主事大步流星的赶回来。

因为来去都太过急促,这几人累得气喘吁吁,额头汗渍涔涔,三两步走进大堂,向房俊鞠躬施礼,道:“吾等幸不辱命,已然得到莒国公的签字画押,即刻可以拨付钱款!”

“好!”

“哎呀,总算是搞定了!”

“还等是莒国公办事畅快!”

……

大堂内一片欢腾,诸位官员额手相庆,差点就喜极而泣。

房俊指了指崔敦礼:“崔主事,勘验文书是否有误。”

“喏!”

崔敦礼起身,那几个民部主事赶紧上前,将经由民部尚书莒国公唐俭签发的文书双手递给他。崔敦礼仔仔细细勘验签字画押以及文书内容,好半晌,确认无误,这才对房俊道:“回禀房少保,文书勘验无误。”

“很好!”

房俊拍了拍椅子扶手,当即起身,环视一周,大声道:“刚刚某已经答允诸位,只要拨款搞定,这件事就不予追究,哪怕高履行公报私仇、甚至有通敌叛国之嫌,本官亦一笔勾销!诸位放心,房某人素来说话算话!”

“房少保高义!”

“多谢房少保体谅!”

得到房俊确认,民不上下齐齐放下心中大石,长出了一口气。

房俊道:“既然如此,那本官就先行返回兵部,留下崔主事交割钱款,还望诸位多多襄助配合。”

“瞧瞧你这话说的,这本就是吾等之职责!”

“没错,房少保尽管放心,有了莒国公的文书,就算是皇子来了,这钱也一分不少的押解至兵部!”

房俊笑容满面,缓缓颔首。

然后对崔敦礼说道:“你暂且留下,与民部诸位同僚一起交割钱款,若有分歧之处,大家心平气和的商议着来,实在不行就通知本官决断,万万不可伤了同僚之间的情分。大家同朝为官,谁都不容易,要多多体谅,多多帮衬。”

“喏!”

崔敦礼肃容领命。

民部官员尽皆感激不已,齐齐称颂房俊“孟尝再世”“义薄云天”,阿谀之词不绝于耳。

他们是真心感激。

这场风波原本就是高履行与房俊之间的私怨,结果高履行公器私用以卡住兵部拨款的方式予以报复,浑然不顾大家同僚之情分,将大家尽皆拉下水,冒着被皇帝追责的风险。

反倒是人家房俊,在大获全胜的情况下愿意网开一面,没有将此事闹大,顾全了大家的官职爵位。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与人家房俊相比,自家那位左侍郎简直就是自私狭隘……

房俊抬起手,抱拳客气的施礼,笑呵呵道:“既然如此,那本官就先行告辞了,若是后续有什么麻烦,还望诸位心平气和予以协商解决,或者前往兵部面见本官亦可。”

“房少保放心,此事断然在无差错!”

“房少保慢走!”

“您慢走!”

……

一众民部官员将房俊恭送至大门外,看着房俊翻身上马策骑而去,这才转身回到大堂。

纷纷围住崔敦礼,感叹道:“房二郎当真仗义!此番若是换了旁人,岂肯如此善罢甘休?”

崔敦礼捻须微笑,频频颔首。

心中却着实有些疑惑:刚刚来时,房俊带着他的亲兵部曲足足十几人,这为何刚刚走的时候,却只有零零星星三两骑?

其余人都去哪儿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