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五章失望】

【第一百七十五章失望】

“这混账!堂堂兵部尚书,太子少保,居然跑去民部大堂大耍威风,甚至口出威胁之言,他当朝廷衙门是市井里坊,随着他恣意妄为?”

李二陛下一脸怒气,差点就摔了杯子。

以往胡闹也就罢了,如今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却跑去民部大堂大吵大闹,将朝廷威严置于何地?

当然,这件事是高履行首先挑起来的,去民部讨一个说法并无不妥,但是以这等方式,却是不妥至极。

发了一通火,李二陛下又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茶水润润喉咙,冷不丁瞥见李君羡目光闪烁欲言又止的模样,顿时眉头一蹙,沉声问道:“还有何事?”

李君羡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瞅了李二陛下一眼,迟疑一下,道:“当时房驸马正在民部大堂,民部官员唯恐他将事情闹大,便去莒国公府请求卧病在床的莒国公裁断此事,并且最终得到了莒国公的签字画押,予以即刻拨付钱款……”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心里犹豫着是否要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和盘托出,亦或是只叙述所见之事实,不加任何深度揣测。

毕竟此事虽然甚有可能是房俊一手策划,但若要证实,便需要深入挖掘,很容易使得整件事扩散开来,牵扯进更多的人……

李二陛下见他停顿,还以为他说完了,不悦道:“那么事情就是解决咯?还得是莒国公老成持重,高履行意气用事,难成大器。”

李君羡不敢替房俊隐瞒,只得继续说道:“只是当时,高驸马却已经离开了民部衙门,无人知其去处。然而其后不久,京兆府得到举报,说是有通缉之凶徒藏匿于城南某一处女尼清修之寺院,便由司兵功曹程务挺带领巡捕、衙役前往搜捕,意外的在一个女尼床榻之上,搜捕到了高驸马……”

李二陛下河水的姿势瞬间定格,一双虎目陡然睁大……

“寺院?女尼的床榻上?”

李二陛下有些不可置信。

“启禀陛下,正是。”

“砰!”

“简直混账!”

李二陛下手里的茶杯终于狠狠摔在地上,破碎的瓷片溅落一地,一张方脸气得通红。

“堂堂驸马,朝廷命官,居然勾搭女尼、坏人名节,实在是道德败坏,无耻之尤!”

皇帝气得胸膛起伏,连声怒骂。

说实话,李二陛下对于男女之事从来都不甚在意,他自己在这方面的爱好就非常广泛,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或许这也是李唐皇室之内贞洁观念比较浅薄的一个原因,那些个公主、皇子、驸马在这方面有什么出轨的行为,李二陛下一般都视若不见,除非如房陵公主那般私通自己的侄女婿,最终还闹出了人命,他才会插手处置。

在他看来,无论男女,身份地位到达了一定层次,追求一次刺激的生活方式,这有什么问题?

只要你情我愿就好了。

但是私通女尼,这是绝对不容许的!

隋唐两代,真正因为生活、身世等等各管原因从而导致不得不出家为尼的女子并不多,更多的都是世家门阀亦或是皇族勋戚的女子丧夫之后不愿改嫁,这才遁入空门,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你追求刺激可以,但是闹得沸沸扬扬就不行了。

如今感业寺内尚有先帝的妃嫔出家清修,一旦高履行的事情传扬出去,会使得市井坊间对于女尼清修之地产生偏见,很容易认为天下所有的女尼都会耐不住寂寞偷男人,万一涉及感业寺,你让皇家颜面何存?

李二陛下怒不可遏!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暴怒的主要原因——你高履行也是堂堂当朝驸马、民部左侍郎,妥妥的朝廷大员,结果被人家房俊追上门来当面锣对面鼓的予以击败,一败涂地,结果人家房俊尚在民部大堂未走,你自己不想着如何稳住形势甚至予以反击,反而跑去相好的女尼床榻之上胡天胡地白昼宣淫……

这样的人,有何前途可言?

高家乃是文德皇后之亲族,李二陛下与高士廉亦是崇慕亲厚,如今高士廉致仕告老,作为其嫡长子的高履行自然而然接过高家在朝堂上的影响力,李二陛下亦愿意予以培养、重用。

结果却是这么一个难堪大用之辈,如何能不失望?

咦?

不对劲!

李二陛下怒火稍歇,心念电转。

高履行私通女尼,这的确不可饶恕,但是就算他再是喜好女色,也不至于房俊尚且留在民部大堂,他便亟不可待的跑去城南寺院与女尼幽会吧?

再急,也不至于急成这个样子……

有蹊跷。

稍稍止住怒火,李二陛下抬头看向李君羡,问道:“汝刚刚说,京兆府带队搜捕凶犯的,乃是司兵功曹程务挺?”

李君羡道:“正是。”

李二陛下捋着胡须,陷入思索。

程务挺乃是程名振的儿子,功勋之后,在京兆府又深得马忠之器重,掌管一府之郡兵衙役,整个京兆府的治安都在其管辖之下,算得上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人物。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程务挺乃是当年房俊的班底……

李二陛下还清晰记得,当时长孙澹暴卒,程务挺为了替房俊承担责任,遭受了严酷的鞭挞,致使身受重创,将养了大半年方才有所回转。而房俊这个人固然有百般的缺点,但确实重情重义,对于程务挺这样的下属,一贯关怀备至、予以提携。

若非程务挺的身子骨因为那次鞭挞一直未能痊愈,只怕早已被房俊带在身边,南征百战鞍前马后……

前头房俊与高履行在民部大堂发生冲突,后脚高履行就不合常理的前往寺院与女尼私会,接着就是房俊的铁杆心腹带着衙役将高履行捉拿当场……

越是想下去,越是觉得这其中应当有些猫腻。

“可曾查明,程务挺前去搜捕,是受何人指派?其所谓之有人举报,是真是假?”

李二陛下沉声询问。

李君羡俯身施礼,回道:“不曾查明。”

李二陛下蹙眉:“这等事,背后显然有些蹊跷,为何不深入调查,查明真相?”

李君羡恭声道:“‘百骑司’之职责,初始为护全陛下之安危,出入宫禁,令行禁止。其后,受陛下之命,查探京畿之信息,使得长安形势了若指掌。说到底,‘百骑司’的职责便是维护陛下安全、严防阴谋颠覆,高驸马公器私用、截断拨款也好,甚至于其后私通女尼、道德败坏也罢,既不能危及陛下安全,又不能涉及帝国根基,末将听闻之后,予以禀报,乃是末将之职,但若是发动‘百骑司’查探整件事其背后之种种,则有僭越之嫌,此应当由京兆府负责。”

李二陛下愣住。

一贯以来,李君羡在他面前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很多时候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今日却敢于当面顶撞,实在是令他诧异。

不过他并没有发怒。

“百骑司”听命于皇帝,其所属皆是勋戚子弟,宿卫宫禁护佑京畿,乃是一股强悍至极的力量。

而这股力量只能由皇帝亲手掌握,并且要严加约束,决不能使其泛滥。

正如李君羡所言,百司各司其职,方能国泰民安、盛世繁华,若是使得“百骑司”权力外溢管辖泛滥,反而会使得朝局紊乱,而且这道口子一开,往后但凡有事便指使“百骑司”,会使得“百骑司”权责大涨,尾大不掉。

而更深一层,李君羡虽然没说,但李二陛下领悟得到——一旦查探下去,所涉及之人事将会越来越多,甚至有一些意外情况浮出水面,届时,皇帝是要坐视不理,还是一一查办?

坐视不理,就等于纵容。

一一查办,必将大肆牵连,朝中势力盘根错节,又是关陇贵族又是江南士族又是山东世家,稍有动荡,难免被人利用,惹起朝堂动荡。

无论哪一个结果,都不是皇帝想要面对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世间从未有什么善恶曲直、更未有什么是非黑白。

不过是一件“风流韵事”而已,有关于道德,却无关于朝政。

不能小题大做。(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