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六章善后】

【第一百七十六章善后】

李二陛下怒气渐渐平息,看着首次在自己面前诤言直谏的李君羡,欣慰的颔首示意,语气温和道:“君羡你老成持重、克己奉公,朕深感欣慰。正如你所言,此事就到此为止,不必深究。”

“喏!”

李君羡躬身领命。

他其实并不太稀罕李二陛下的褒奖,他最想的是李二陛下能够将他革职开除……

有些事不能做,做了就深陷其中,作茧自缚。

有些话不能说,说了就君臣离心,深埋忌惮。

但是有些话,却又不能不说……

迟疑一下,李君羡道:“末将还有一事禀告。”

李二陛下道:“说。”

“高驸马私会那女尼,乃是丘神绩之遗孀,丘神绩暴卒而亡,此女意欲谋求改嫁,丘大将军以丘神绩尚未成亲,唯有此女为侍妾为由,坚持不允,责令其出家为尼,朝夕诵经,为丘神绩之亡灵祈福。据末将所知,当年高驸马与丘神绩交好,便与此女相识,至于两人何时勾搭成奸,却是无从得知。”

这件事必须说出来。

非是他李君羡愿意落井下石、狠狠的踩高履行一脚,而是既然涉及到了丘行恭,谁也料不到以丘行恭的暴虐之气一旦知晓此事,会做出何等疯狂之暴行,到时候事情闹大,他没法跟皇帝交待。

“百骑司”坚守本职,这是原则。

但知情不报却又是另一回事……

李二陛下怒骂一声:“娘咧!”

已经无力吐槽……

当年随着他打天下的战将不计其数,丘行恭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此人勇悍无伦悍不畏死,每一次都冲锋在前身先士卒,立下无数战功。之所以最后爵位上不去、官职比不得旁人,就在于其暴虐之脾气,甚是不得李二陛下欢心,令他厌恶之余亦心生忌惮。

这人脑子热起来,不管不顾恣意妄为,谁也摁不住。

高履行居然偷了丘神绩的遗孀?

这简直就是在打丘行恭的脸呐!如今丘行恭与高士廉反目成仇,若是被他得知此事,必将视为奇耻大辱,以丘行恭的秉性脾气,带兵冲入民部剁了高履行都有可能……

李二陛下气道:“自作孽,不可活也!”

以高履行的身份地位才学相貌,若是喜好渔色,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偏偏要去招惹丘家的妇人,还特么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女尼……

可是说到底,他也不能看着高履行当真被丘行恭给宰了。

无论是从不愿东阳公主守寡,亦或是高士廉老年丧子的角度来说,他都不能眼看着惨剧发生。

揉了揉额头,对李君羡道:“汝即刻前去丘府,告知丘行恭,就说朕要见他。”

李君羡一愣,旋即恍然,道:“喏!末将暂且告退。”

李二陛下叹息一声,道:“去吧!”

待到李君羡退去,李二陛下唤来内侍,将地上残破的瓷片收拾干净,重新沏了一壶茶,坐在书案之后捧起一册书卷,却看不进去。

放下书卷,饮了口茶水,李二陛下细细思虑,又觉得未必就是房俊设计陷害高履行……

道理很简单,高履行之所以截留兵部的拨款,就是因为与房俊不睦,而房俊在担任兵部左侍郎期间,兵部官员尽皆对其马首是瞻,上上下下铁板一块,高履行气量狭隘,便想要给兵部诸位官员一个下马威,以此出一出在房俊那里受过的气。

却不曾想,钱款刚刚截留数日,房俊重归兵部,并且一跃成为兵部尚书。

这就杠上了……

而对于房俊来说,重归兵部,如何立威便是首要之事,即便之前兵部官员对其言听计从,但是此番荣任兵部尚书,内部难免有人心生嫉妒,他得展示一下自己的强势,收服人心。

高履行正好撞在枪口。

所以房俊前往民部大堂看似莽撞嚣张,实则谋定后动——只要能够震慑兵部内部的不同声音,展示自己的强势,其余御史弹劾也好、皇帝叱责也罢,都无所谓。

莽是莽了一点,但效果极佳。

经此一事,兵部那些心怀不满者,谁还敢对房俊不以为然?

所以,若此事当真是房俊背后谋算,设计了高履行,正当趁热打铁将高履行狠狠的踩下去,以此来提升他的地位和影响力,又怎会轻轻放过?

想来,应当只是京兆府一次行动而已,都是巧合,亦或者有可能是高履行旁的什么对头利用京兆府来算计他,予以羞辱。

李二陛下甩甩头,将此事放在一边。

正如李君羡所言,“百骑司”不能事事插手,要有所原则,身为皇帝也没必要事事掌控,要懂得权衡取舍。

说到底,这件事也就是一次道德事件,虽然后果有可能很严重,毕竟丘行恭可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莽夫,岂能承受此等奇耻大辱?

至于高履行……

李二陛下再叹一声。

长孙冲、高士廉、周道务……这些都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曾经一度很是满意这些年轻人的天赋,对其予以厚望,甚至以公主下嫁,全力栽培扶植。

然而时至今日,这一个个的却都显得才华不足、谋略欠缺。

反倒是那一无是处、率诞无学的棒槌异军突起,绽放出耀眼的才华,成为年轻一辈当中的翘楚。

一时间思绪不绝,感慨万千。

有内侍来报,丘行恭奉召前来,正于殿外求见。

李二陛下收拾情怀,宣召接见。

未几,丘行恭一身常服,疾步入内,至李二陛下面前,一揖及地,大声道:“老臣丘行恭,觐见陛下。”

李二陛下趁着丘行恭低头施礼的功夫揉了揉脸,然后温言笑道:“此间唯有你我,何须如此多礼?速速平身,到朕身边来坐。”

“喏!多谢陛下……”

丘行恭这才起身,在李二陛下下首做了,双手撑在膝盖上,看着李二陛下问道:“未知陛下宣召命老臣前来,有何差遣?”

李二陛下命内侍上茶,体恤问道:“听闻将军病疾缠身,最近恢复得如何?可需宫中太医为你诊治一番?”

因为当初与高士廉决裂一事,前前后后惹得李二陛下十分不快,故而封了丘行恭一个外地的官职。不过丘行恭干脆告病在家,未曾上任,一直在府中修养,等闲不见外人。

丘行恭忙道:“当年追随陛下冲锋陷阵,年少鲁莽未能爱惜身体,如今上了岁数,陈年旧创齐齐发作,实在是痛苦不堪。未能前往地方任职,有负陛下所托,实在是罪该万死。”

李二陛下心里就有些腻歪……

他自然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刻薄寡恩之人,当年跟着他打天下的老臣子,如今尽皆地位尊崇、权柄赫赫,即便是偶有犯错,亦能大度宽宥。就连侯君集那样谋逆篡位的乱臣贼子,也只是将其诛杀,连他的儿子亦只是流放岭南,未予斩尽杀绝。

他是记着这些人的功劳的,也愿意让这些人与他一起享受这来之不易的荣华富贵。

但你若是成天将这些功劳挂在嘴上,那就令人讨厌了……

怎么着,你是害怕朕忘了你的功勋,做下薄情寡义之事?

李二陛下面上的神情便淡了下来……

丘行恭一直在察言观色,见到李二陛下神情间的变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他的本意,的确是提一提往昔功勋,希望李二陛下能够宽宥他违抗皇命、未能前往赴任的罪责,现在才反应过来,若是李二陛下有心追究,又怎能容许他一直逗留在长安,且此时召见他?

此刻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做了蠢事,顿时后悔不迭。

一时间害怕说多错多,也不敢说话了。

他不敢说话,李二陛下心情淡淡,气氛有些尴尬……

“咳咳!”

李二陛下咳了一声,大破沉默,缓缓说道:“今日叫将军前来,非是问责,汝与朕并肩作战多年,如今年迈病痛缠身,焉能狠心敦促你前往任上?只管在长安荣养就好,什么时候身子骨好了,什么时候再行上任。”

顿了一顿,又说道:“只不过有一件事,还是希望能够说于将军知晓,同时,朕也想向将军讨一个人情。”(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