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七章求情】

【第一百七十七章求情】

丘行恭有些懵,赶紧说道:“老臣如何当得起?陛下有何吩咐,尽管示下,老臣莫不遵从!”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离座,毕恭毕敬的站在李二陛下面前,心中有些忐忑。

面前这位皇帝素来大气,对于臣下不吝赏赐,但绝非是一个客气谦虚的脾性,陟罚臧否奖惩有度,胸襟气量古之罕有,今日说出“讨一个人情”这等话语,如何不令丘行恭心惊胆跳?

好在李二陛下似乎也并不喜欢汝隋炀帝那般说反话,分明要剁了你,还能跟你开玩笑……

李二陛下忙拉着他的手,将其拽到身边坐下,喟然一叹,道:“只是此事虽然不大,却着实有些难为将军。”

丘行恭更是一头雾水,连忙表态道:“无论何事,陛下尽管直言,老臣这条命都能献于陛下,除此之外,尚有何事为难?”

李二陛下很是感动,拉着丘行恭的手,叹息道:“今日‘百骑司’奉某之命,斟茶一桩案件,无意之中得知民部左侍郎高履行与城南一寺院中一位女尼有染……”

话说一半,丘行恭顿时就变了颜色,张口欲言。

李二陛下摁住他,面带歉意:“没错,那女尼正是令公子神绩之遗孀……高履行道德败坏,无耻之尤,居然坏了出家人之名节,若是某之亲子,恨不能手刃之,除此龌蹉之徒!”

丘行恭一张老脸阵青阵白,又是愤怒又是憋屈。

李二陛下看着他的神情,安抚道:“只是到底非是某之亲子,此等事固然伤风败俗、为人所不齿,却也犯不上死罪,况且某曾受申国公太多恩惠,文德皇后更是由申国公抚育长大,某如何忍心让申国公遭受世人唾骂、名誉尽毁?”

你想保全申国公高士廉的面子,可我的面子呢?

丘行恭怒火填膺。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他挣扎欲起,口中忿然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那高履行与吾儿自好,平素情同手足,如今吾儿暴卒,他怎能对吾儿之遗孀行下此等淫秽之举?简直人面兽心,荒淫无度……”

“将军息怒,且听某一言如何?”

李二陛下拉着他,温言相劝。

丘行恭气得须发箕张、目眦欲裂,却也不敢违逆李二陛下的意愿,只得坐在那里,气得浑身发抖,涩声道:“还请陛下示下。”

李二陛下道:“如今木已成舟,错已铸成,纵然当真将高履行那个畜生千刀万剐,于事又有何益?不过是愈发将事情闹大,使得此事天下人人皆闻,不仅仅神绩于九泉之下神魂难安,更使得丘家满门忠烈尽皆蒙羞。更别说,申国公于你的提携之恩天下皆知,当真害了高履行之性命,外人会说年轻人风流倜傥无甚大错,而你不念旧恩狼心狗肺……”

丘行恭愣住。

纵然他认为李二陛下有偏袒高履行之嫌,但是这番话的确在情在理。先前与高士廉闹翻,他已然承受了诸多诋毁之言,市井坊间甚至是朝堂之上,他说他丘行恭忘恩负义、不当人子。

如今虽然错在高履行,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可若是当真那般做了,大抵不会有多少人同情自己,反而认为自己不念旧情……

怒火差点将丘行恭五脏六腑都给点着了,额头青筋暴跳,咬着牙道:“陛下,难不成此事作罢,吾丘家就要平白忍受这等奇耻大辱?”

“这怎能行?”

李二陛下亦是一脸怒气:“高履行此等恶行,人神共愤,某岂能轻易饶他?恨不能将其革职查办、永不叙用!只不过,将军可否想好,一旦如此,这件事就算是传扬开去,丘家颜面无存?”

丘行恭负气道:“老臣不敢自比克明、玄龄等清正之士,可也是要颜面的,岂能愿意这等事情传出去?可那狗男女已然做下这等丑事,纵使今日遮掩,可纸包不住火,总归是要天下皆知的!”

李二陛下道:“依某之见,不若汝干脆责令那绣娘还俗,某则命高履行将其纳入府中,如此一来,两人名正言顺,纵然将来有什么丑话传出去,也不会有太多人相信,毕竟木已成舟,可将负面影响降至最低。”

“这这这……这如何使得?”

丘行恭目瞪口呆。

和着他高履行偷了我的儿媳妇,坏了绣娘的名节,玷污了我丘家的名誉,回过头来我还得将儿媳妇洗白白送到他高履行的床榻上?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我丘行恭不要脸的吗?

不过转念一想,或许李二陛下的建议是最适合处置这件事的方法。

要么一腔怒火倾泻到高履行的身上让他承受代价,然后面对朝廷律法的责罚,以及市井坊间朝堂内外对自己的诋毁;要么憋着气,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最主要的,是李二陛下在这件事情当中的立场。

丘行恭算是看明白了,丘神绩算什么?丘家算什么?若非还顾念着自己当年在虎牢关外单枪匹马将他李二陛下救出重围的功劳,或许早在当初跟高士廉闹翻、几次意欲暗杀房俊的时候,就要彻彻底底的收拾自己了。

如今的丘家,如何比得过他的女婿、抚育文德皇后成人的高士廉的儿子?

一瞬间,丘行恭心灰意冷,怒火渐渐平息,心中一片冰凉。

一身精气神泄了大半,万念俱灰道:“一切单凭陛下处置便是,老臣绝无怨言。”

李二陛下见他如此颓丧之神态,亦是于心不忍,可这件事只能如此处理,否则沸沸扬扬闹腾开去,就连皇家颜面亦会受到波及,定会传为天下笑柄,遗臭万年都有可能……

当然,丘行恭是绝对受了委屈的。

念及当年鞍前马后浴血奋战的情分,李二陛下也给予丘行恭补偿:“这些年汝功劳不浅,但也数度犯错,屡遭弹劾,某有心擢升于你,却也不能罔顾法度,一意孤行。不过这两年汝也算是沉下心来了,过几日某会晋升你天水郡公之爵位,并且擢升右武侯大将军,来年东征,率军与某并肩作战。”

右武侯大将军,十六卫大将军之一。

天水郡公,虽然照比“开国公”低了一等,但丘行恭自家是自己知,他素来被朝中官员视为“脾性酷烈,行事暴虐”,排挤甚重,这辈子国公之爵位注定无望,天水郡公大抵就是人生巅峰了。

虽然明知李二陛下意在偏袒高履行,但是丘行恭也不得将这个补偿吃下去。

皇帝给你脸,难道你自己还敢不要?

丘行恭再度离席,一揖及地,感激道:“老臣定不负陛下之殷望,披肝沥胆,死而后己,助陛下平灭高句丽,一统天下,成就宏图霸业!”

“哈哈!好好好,咱们君臣在这长安城里贪图安逸了十几年,这回就再次携手并肩奋战沙场,就如同当年横扫各路诸侯那般,杀他高句丽个血流成河,丢盔弃甲!”

李二陛下甚为高兴,意气风发。

一时间展望未来、心舒神畅,倒也君臣相得,颇为融洽……

良久,丘行恭方才起身告辞。

“陛下放心,老臣回去之后便写就一纸休书,给予绣娘再嫁之名分。”

“如此甚好,到底是丧夫之妇,固然生活无忧,到底日子过得凄凉,咱们身为长辈,不妨将错就错,成全了这一对苦命鸳鸯,只是委屈了将军,某深感过意不去啊。”

“这是哪里话?陛下烛照万里、明察秋毫,此乃再合适不过的处置方式,若非陛下仁厚,怕是老臣就得怒火攻心,铸下大错。”

……

李二陛下眼皮子跳了跳,感受到了丘行恭依旧未能散去的怒火,不过这种事也怨不得丘行恭记恨在心,放在谁身上怕都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消弭掉的……

待到丘行恭退出书斋,李二陛下才唤来内侍总管王德:“去将高履行那个孽障给朕抓来!”

王德心里一激灵。

此前他并未在皇帝面前侍候,故而并不知李君羡上报之事,此刻听闻李二陛下言语之中用了一个“抓”字,且神情激愤怒不可遏,便知道高履行这是犯下了什么大错。

连忙应了一声,带着几名禁卫匆匆出宫。(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