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八章悔之莫及】

【第一百七十八章悔之莫及】

回到府中,高履行惊魂未定。

让侍女服侍着沐浴更衣之后,便躲在自己的书房之中冥思苦想。想来想去,觉得这件事怕是隐瞒不住,后续有可能出现的变化会使得自己非常被动,搞不好就能将自己完全陷进去……

尤其是程务挺最后那番威胁的言语,摆明了就是想要让高家的势力在即将来到的朝会上予以支持。

否则,恼羞成怒的房俊指不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但问题是,他固然是高氏的长子嫡孙,但是他如何能够指挥那些父亲留下的人脉?

躲在书房里想了半天,只能硬着头皮去向老爹坦白……

……

“砰!”

“哎呦……”

一只精致的白瓷茶盏飞到高履行的额头上,“啪”的一下裂开,继而掉在地上摔得粉碎,高履行痛呼一声捂住额头,指缝间已经有殷红的鲜血渗出。

高士廉须发箕张、眼如铜铃,以往的优雅风范全然不见,俨然一头愤怒的雄狮,戟指骂道:“孽畜!吾渤海高氏威重一方、诗礼传家,纵然国祚断绝,亦受到渤海百姓之拥戴,朝野上下莫不敬重有加,何时做出过这等人神共愤、龌蹉腌臜之丑事?你你你,你要气死老夫不成?”

高履行跪在父亲脚前,捂着额头不敢争辩。

高士廉怒视嫡长子,心头火气翻腾,隐隐作痛。

他是真的恨不能一刀宰了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

高家与丘家世代交好,自己当年与丘和更是情同手足、相交莫逆,归附大唐以后守望相助、携手并肩,这才使得两家日渐繁荣、逐渐屹立于顶级世家之列。

丘行恭与自己反目,固然使得自己心灰意冷退出朝堂,却也在朝中争取了很大一波同情,但凡明事理的,就没有一个不是或明或暗的职责丘行恭忘恩负义、狼心狗肺。

能够站在正义的一方,使得丘行恭背负骂名,世人唾弃,纵然因为背叛而窝火,到底也能有一丝慰籍,舆论上自己占据了主动。

然而如今高履行做出这等腌臜龌蹉之事……

形势立即就掉了个儿。

反倒成了吾高家对不住他们丘家,玷污了丘家的名誉?

一生好强、性情高傲的高士廉觉得自己受不了。

尤为重要的是……

“你是说,整件事都被房俊知晓,而且他逼着你签署了笔录?”

“正是……”

“糊涂!”

高士廉气得发狂,顺手抄起桌上的茶壶照着高履行的脑袋就丢了过去,高履行吓得伸手一挡,茶壶掉在地上,“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你是不是猪油蒙了心智?干出那等伤风败俗、世所不容之腌臜事也就罢了,岂能再给旁人写下笔录,供述自己所作所为?这岂不是将把柄送予别人手中,予取予求任凭宰割?简直愚蠢透顶!”

高士廉怒不可遏。

高履行委屈争辩道:“可是被人当场捉住……孩儿又能如何狡辩?再者说了,那房俊行事素来肆无忌惮,万一恼羞成怒之下将此事捅开,那可就一丁点的回旋余地都没有了。说到底,他将这件事拿住孩儿,亦不过是希望借助吾高家之势力,助其进入军机处,反正咱们高家也没什么人选能够与其竞争,利益上并不冲突……话说回来,纵然吾家作壁上观,那房俊进入军机处的可能也不小,这些时日他不断联络朝中大臣,李孝恭甚至为了助其尚未赤膊上阵,将皇族之中一干亲王、郡王都请到府中饮宴,酒宴之间放出话来,谁敢反对房俊进入军机处,从此往后就与谁形同陌路……更别说马周、岑文本之流,这些人同气连声,还有谁能阻挡房俊上位?吾高家纵使为其张目,亦不过是顺时应势而已,并无多少损失。”

在他看来,反正房俊总归是要上位的,那么高家从中推动一把又有什么损失?

若是自己的丑事被房俊捅出去,那才是糟糕至极……

高士廉瞅了瞅振振有词的儿子,喟然叹气。

“你这个蠢货,真将房俊当作一个棒槌?那小子所有的恣意妄为、横行无忌,都是装出来的,城府深着呐!你以为若是当时拒绝他签下笔录,他就能将这件事捅出去?不可能!”

高士廉缓了缓气,不得不给自己的儿子分析一番:“你得想想,这件事捅出去之后,你固然声名狼藉,吾家亦是颜面扫地,但是最受影响的,乃是皇家!你乃陛下之婿,当朝驸马,做出那等丑事,让皇家颜面何存?原本皇家公主的名声就不大好,再发生这件事,你以为陛下还能忍着?届时,陛下固然恼怒你做下这等龌蹉淫秽之事,但更会恼怒他房俊不顾皇族名声、冲动莽撞!责罚是肯定的,尤其是这等攸关他能否上位军机处的关键时刻,陛下恼怒之下予以封驳,他岂非竹篮打水一场空?”

高履行:“……”

娘咧!

我怎么没想到这一步?

那棒槌为了上位军机处,日夜谋划四处串联,岂能在这等关键时刻多生事端,惹得陛下不快?

我还真是愚蠢啊……

高履行想要撞墙。

撞墙是不可能的,非但不会撞墙,精神一瞬间就支棱起来,欢喜道:“如此说来,吾家自然不必发动人脉,助其上位!娘咧!那棒槌居然诳我……”

“蠢货!你是要将老子生生气死才肯罢休吗?”

高履行怒气冲霄,狠狠喝骂。

高履行有些懵:“父亲不是说那房俊不敢将此事四处张扬吗?既然如此,吾家自然不必被他胁迫……”

高士廉摇摇头,胸中怒气似乎都消散许多,只能喟然一叹。

都说虎父无犬子,他高士廉虽然不是猛虎,但这么多年纵横朝堂谋略深远,能够将渤海高氏于低糜之中经营至天下一等门阀,怎么也算是威重一方、城府深沉,怎地就生出这么一个蠢儿子?

平素看着倒也精明,但是事到临头却慌张错乱、患得患失,致使方寸大乱。

待到自己百年之后,将家业交付于这等蠢材,不知道会不会家道中落、门楣蒙羞……

高履行看着父亲的神情,心中惴惴,惶恐问道:“难道孩儿说的不对?”

高士廉叹道:“事发当时,你若一口否认,坚持不受威胁,那么房俊自然不干将你如何。但是现在……你写下了那份笔录,若是不助其上位军机处,待到日后他随时随地都能拿出那份笔录跟你算账,只要他心情不好,你就得倒霉。过了这个关键的节点,他又岂会害怕因为折损了皇族名誉而遭受陛下责罚?那小子这些年,责罚受了不知多少,你看他何时怕过?更何况房俊愈来愈受到陛下重用,在朝中地位越来越高,陛下纵然责罚,又能怎么样呢?”

高履行终于听懂了。

说明白点,眼下正值军机处即将设立、朝臣竞争进入军机处的关键时刻,房俊绝对不敢肆意妄为,任何有可能惹恼陛下的事情都不回去做,但是过了这个关键的节点,那就还是那个恣意妄为的“棒槌”,只要他心情不好,随时随地都能拿出那份笔录,将他高履行名誉扫地……

自己这是被房俊吃得死死的。

高履行悔得肠子都快青了,正欲开口,忽闻外头有仆人道:“启禀家主,宫中王总管前来,说是奉了陛下旨意,请大朗入宫一趟。”

“啊?!”

高履行激灵灵打个冷颤,吓得魂儿都快飞了,疾声道:“父亲不是说那房俊不会将这事捅出去吗?完了完了,那房俊果然恶毒,陛下肯定就是为了这件事宣召儿子入宫,吾命休矣……”

“闭嘴!”

高士廉恨铁不成钢,怒叱道:“你坐下那等腌臜事的时候,怎地就不考虑后果?如今仓惶恐惧,怨得了谁?先不说陛下宣你入宫未必是为了这件事,就算当真是这件事,那也不一定就是房俊捅出去的。‘百骑司’侦查京师消息,护卫京畿安定,说不定就是被‘百骑司’得知此事,这才上报陛下。”

高履行惶急道:“那还不是一样?吾命休矣……”(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