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八十一章往后余生,各自安好】

【第一百八十一章往后余生,各自安好】

落日余晖斜照在长安城西的春明门上。

由崇仁坊而出,转到南边的街道上,乘着马车径直向东,便可见余晖映照在高达巍峨的城门楼上,仿佛镀了一层金子,金光氤氲。

此时已然接近傍晚,城门处行人车马川流不息,不过大多是入城之人,出城那一侧的城门洞车马寥寥,很是畅通。

一辆雕花描金的华贵马车缓缓向着城门驶去,车厢内的长孙冲伸出手撩开车帘,看着车窗外熙熙攘攘的街道,还有那高耸雄壮的城墙,心头感慨万千……

这座巍峨雄壮的都城,载满了长孙冲的骄傲。

尤其当他流亡四海、浪迹天涯的时候,足迹踏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看着那被高句丽人吹嘘敬仰当作神祗一般的平壤城,愈发体会到大唐的繁华富庶、威服四海。

与长安相比,平壤城简直就是一个用碎石块围起来的墟集……

在他身后,太极宫的屋脊在夕阳下闪着金光,恢弘威武俨然天上宫阙,哪里是平壤城那些个石头堆砌起来的破房子可以相提并论?

即便是一个逃犯,朝不保夕命运堪虞,但是哪怕坐在平壤城的皇宫里,他都会将腰杆挺得笔直,袍服整理得一丝不苟,永远微微抬起下颌,展示着自己的骄傲与自负。

因为,他是一个唐人!

六合八荒、天下无敌的唐人!

横刀铁骑、纵横天下的无敌雄师,帆樯如云、连通四海的无敌船队,纵横千古、传承不绝的华夏文明,一同构筑起了唐人永不弯曲的脊梁!

他长孙无忌,便是缔造了这个宏伟国度的长孙家的长子嫡孙!

然而现在,他却不得不为了以往的过错承受远行的痛苦,这一座雄壮威武的城池有着他无尽的爱恨情仇,却不知何时才能再次踏上大唐的故土,返回这生长的地方……

马车悠悠出了城门,眼前是笔直的道路,在灞桥之前分岔,一条越过灞桥径直向东,过骊山,越新丰,出潼关,即刻沿着黄河顺流而下,另一条则沿着灞水折而向南,绕过整座长安城,直抵终南山。

终南山啊……

想起这些时日在府中听来的传闻,心中有一股不可遏制的冲动在翻滚。

“当当当”

他敲响了车厢壁,外头的车夫探头进来,恭敬询问道:“大朗,有何吩咐?”

长孙冲道:“让后边的高句丽人上前,吾有话说。”

“喏!”

车夫缩回头,在车辕上喊了一声,后方有几匹骏马加快速度赶了上来。

仅余的几名高句丽武士皆是唐军兵卒装扮,长孙冲掀开车帘吩咐道:“尔等先行前往潼关,待吾办理一件私事之后,便赶去汇合。”

几个高句丽武士尽皆蹙眉,心有不满,不过这里是大唐,是长孙冲的地头,他们也不敢多说,更不敢多问:“谨遵长孙公子吩咐。”

长孙冲缓缓颔首,放下车帘。

灞桥前,分道扬镳。

马车轻快的行驶在灞水之畔的水泥路上,一路向南,然后再顺着终南山脚下的一条小路折而向西,抵达沣水河道,又沿着一条山路径直进山。

此事夕阳已经西坠,山间林木茂盛,仅余的天光尽被遮挡,山林幽静,时不时有将要栖息的飞鸟被惊醒,扑棱棱的拍打着翅膀打破山中的宁静。

前行许久,山路拐过一处山包,便见到一座精致的道观坐落于山林掩映之中,溪水自道观一侧潺潺流淌,溪畔空地上则开辟了一块菜畦,只是光线昏暗,看不清种的是什么菜蔬瓜果。

颇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清幽雅致、不染尘俗。

马车缓缓向前,抵达山门之前。

长孙冲自车上跳下,驻足观望四周,不禁心潮起伏……

当年皇帝赐予长乐公主这座道观,长乐公主身为喜爱,时不时便会来此小住几日,吃斋修道,修身养性。自己钟爱公主,亦曾数次陪同于此暂住,他犹记得长乐公主曾在那条小溪清冽的溪水当中濯洗纤美的秀足,更记得他们亲手开辟了溪畔的那块菜畦。

往昔种种,譬如朝露,如梦似幻,转眼成空。

短短几年之间,昔日恩爱之夫妻,如今已然天各一方,形同陌路……

深吸口气,长孙冲迈步上前,叩响了山门。

寂静的夜色渐渐笼罩了整座山谷,洒下一片幽暗,清脆的扣门声在山谷当中远远传开,悠悠荡荡。

“吱呀——”

山门从内打开,两名顶盔掼甲的禁卫刀锋一般锐利的目光刺在长孙冲身上,壮硕的身材将山门挡得严严实实。

“汝是何人,因何扣门?”

禁卫目光不善,语气毫不客气,说话间右手已经摁在腰间横刀的刀柄上,随时都能抽到而出,发起雷霆一击。

此间僻静,等闲绝不会有游客旅人误闯至此,他们身负长乐公主之安危,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长孙冲这两年蓄了短髭,历经沧桑使得原本白皙的脸膛也变得粗糙,以往翩跹如玉的公子如今已成了生熟稳重的青年,容貌气质尽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加之谁也料不到他会现身于长安,所以除非非常熟悉之人,轻易不会看破他的身份。

而且面前这些禁卫都是与长乐公主和离之后宫里指派的,长孙冲更是一个都不认识。

他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巧精致的折扇,递给一个禁卫,温煦笑道:“吾与长乐殿下乃是故人,此次返回长安,欲求一见。这件信物烦请二位交予殿下,见与不见,自有殿下决断。”

两个禁卫见到长孙冲谈吐气质皆是不凡,互视一眼,其中一人接过折扇,道:“汝且在此等候,若敢擅闯,格杀勿论!”

长孙冲微微一笑,拱手抱拳:“有劳了。”

那禁卫道:“稍等。”

留下一人虎视眈眈的盯着长孙冲,自己折身进入道观之内。

长孙冲长身立在山门之外,夜风卷起衣袂,面容恬淡,气质绝佳。

良久,山门内传来脚步声,长孙冲面容不变,只是背负在身后的双手却紧紧攥起,眼神之中既有希冀,又有紧张。

那通报的禁卫快步返回,手里依旧拿着那把折扇。

长孙冲目光微微一凝……

那禁卫双手将折扇奉还,客气道:“吾家殿下有言,彼时爱恨,随风飘散,往后余生,各自安好,恕不相见了。”

长孙冲呆立当场,眼中的光彩瞬间熄灭。

彼时爱恨,随风飘散,往后余生,各自安好……

是修道有所悟,勘破了人世恩怨生死悲欢,还是移情别爱心有所属,再也容不下他这个曾经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的前夫?

那禁卫又道:“吾家殿下有一言相赠,‘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是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望公子好自为之。’”

长孙冲眨眨眼,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他是世家子弟,长孙家虽然以武起家,但亦是越来越注重子孙后代的文学素养,四书五经经史子集那都是要背诵如流的。

这句话出自《道德经》,意思是说,声名与生命哪一个更亲切?生命与财货,哪一个更重要?获得名利与丧失生命,哪一个更有害?过分地追求声名权势、功名利禄,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过多地收藏财货,必定招致更多财货的丧亡。

是故,懂得满足,就不会受到屈辱;懂得适可而止,就不会遇见危险;这样才可以保持住长久的平安。

这是老子的人生观,人要贵生重己,对待名利要适可而止,知足知乐,这样才可以避免遇到危难。

反之,为名利奋不顾身,争名逐利,则必然会落得身败名裂之可悲下场……

这既是长乐公主的忠告,亦是警示,甚至于,更是长乐公主在向他表述两人之间之所以前缘尽断、不可再续的原因。

既然你长孙冲能够为了功名权势不惜以身犯险、悖逆作乱,那么在你眼里,我又是什么呢?

不再珍惜,那就一别两宽。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长孙冲便明白,自己生命当中曾以为只是一时失落但总归会失而复得的那个最重要的东西,已经再也找不回来了,所有的希冀、憧憬都在这一刻彻底破碎,似乎连灵魂都已经被掏空整个人顿时陷入一种悲怆之中,哪怕身后无数衙役兵卒趁着夜色掩杀过来,依旧浑然不觉。(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