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八十七章李二的担忧】

【第一百八十七章李二的担忧】

李二陛下深想一层,觉得房俊非是蠢货,即便对于长乐心怀觊觎之心,但也不至于如此明目张胆,更何况那小子对于军机处大臣职位势在必得,最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连李孝恭被给运作起来,焉能在这等紧要关头,只为了讨好长乐,便做下这等蠢事,授人口实,予人把柄?

虽然那小子是个棒槌,但不该愚蠢至这等地步。

爱美人不爱江山?

不至于……

李二陛下捋着胡须,觉得晋阳公主说得很有道理,房俊明知会惹恼他这个皇帝,却依然要如此做,相比亦是为了避免极有可能引发的舆论谣言。

毕竟长孙冲乃是悖逆谋反的钦犯,一旦将其擒获,消息是不可能遮掩得住的……

此举虽然越权,却也并非不可饶恕。

但是有一点,既然那小子分明是为了消弭可能引发的谣言而如此做,那就不能让长乐以为他是为了她才不顾罪责,从而念着他的好……

然而等待李二陛下一抬头,看着面前两个闺女的时候,心中陡然惊醒!

自己老糊涂了!

这两个丫头你一言我一语,这分明就是密切协作、以退为进,想方设法的替房俊脱罪呢。

李二陛下顿时哭笑不得……

臭丫头,跟老爹也耍心眼儿?

干咳一声,李二陛下一脸愠怒道:“兕子此言有理,这房俊着实过分!他越权指挥京兆府的兵卒衙役,为父可以不理;私放朝廷侵犯,为父亦可视而不见;但是其分明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考虑,却还要借此向长乐示好,试图让长乐心念他的好处,这就不能忍了!闺女放心,为父定然严惩房俊,为长乐讨回一个公道!真是岂有此理,耍心眼儿耍到朕的闺女头上了?不可饶恕!”

晋阳公主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不对!

我这分明是替姐夫辩解啊,想要尽量淡化姐夫越权指挥京兆府兵卒以及私放长孙冲的罪责,怎地这些父皇都无所谓,却偏偏盯着姐夫是否向长乐姐姐示好这点事儿?

她转过头,大眼睛懵懵的看着长乐公主。

完了,作茧自缚,帮了倒忙了……

长乐公主银牙一咬,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总是耍小聪明,这下子弄巧成拙了吧?

急忙解释道:“父皇喜怒,这件事本就是儿臣命房俊去做的,怎能说他借机向儿臣示好呢?若是父皇执意处罚房俊,导致儿臣失信,那儿臣此后恐怕再也无颜见他。”

李二陛下眼睛一亮,惊喜道:“当真?你若不见他,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一直以来,有关于长乐公主与房俊之间的绯闻,便是最令李二陛下恼火担忧的存在,所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一个两个都这么传,那就必然还是有所依据的。

虽然直至眼下依旧未曾发现两人又什么过火的行为,但防微杜渐,正应当将这个苗头彻底斩断,方可高枕无忧。

他是男人,更曾阅尽人间美色,深谙女儿之心,知晓房俊这种文采武功尽皆不凡、为人行事恣意随性的男儿最是能够讨得女人喜欢,长乐公主虽然历经一场婚姻,但依旧正值妙龄,日日清修夜夜孤寂,若房俊展开猛烈的攻势,难免心旌摇曳,不可遏止的陷落进去。

那可就是妥妥的丑闻了……

偏生如今房俊功勋赫赫,自己不能对其打压,更心中怜惜长乐公主,亦不能将之禁足,这两人不可避免的会碰面,难不成自己还能让“百骑司”一天十二个时辰盯着这两人?

可若是自己执意处罚房俊,导致长乐心存歉疚,自此之后无颜再见房俊,那可真真是意外之喜……

长乐公主瞬间便明白了李二陛下的心意,顿时羞恼道:“父皇乃堂堂君王,焉能这般儿戏?若是父皇为了阻止儿臣不见房俊,从而故意处罚房俊,那儿臣即刻前往终南山,再也不回太极宫!”

李二陛下挠挠眉毛,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个闺女外柔内刚,主意极正,素来说到做到,若是自己执意如此,怕是真能一怒之下跑去终南山隐居起来。

再也不回太极宫当然是气话,但是三年五载是很有可能的……

多好的机会啊,只能放弃。

只好将矛头又转向晋阳公主,警告道:“为父平素由得你胡闹,亦不加管束,那是为父信任你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不过让房俊陪同你前去芙蓉园赏荷这件事,为父绝不同意,你趁早打消这个主意。”

他倒是不怕晋阳公主与房俊亲近,这两人岁数差着不少,关键是晋阳公主从小就很是粘房俊,而房俊对晋阳公主更是有如对子女一般宠爱,这两人决计不会衍生出什么特殊的感情。

只不过晋阳公主拉着房俊一同前去,保不齐就会再拉上长乐公主……这岂不是给两人创造机会?

提起这件事,长乐公主说道:“昨日东阳和巴陵两位姐姐前去道观游玩,说起七月初七赏荷之事,她们说柴驸马跟魏王借了一座临河的楼阁,届时会邀请诸位姊妹以及在京的驸马一同前去。”

“所有姊妹以及驸马一起?”

李二陛下追问。

“是。”

长乐公主回道。

“那没问题,”李二陛下微微颔首,赞同道:“兄弟姊妹之间,自应当多多走动,时常聚聚,手足之情亦是要经营维护的,为父赞同,这件事她们做的不错。”

一直以来,“玄武门之变”都像是一个魔咒一般缠绕着李二陛下,令其每每从梦中惊醒,大汗淋漓。

他唯恐自己的儿子将来也走上这样一条争夺皇位的道路,故而从小便加强教育,令儿子们懂得兄友弟恭、手足情深的道理。

如今储位稳固,儿子们之间的争斗也渐渐平息,倒是女婿之间的关系令他颇为伤神……

长孙冲、高履行、周道务,这是他从很早的时候便认定资质不凡,予以重点培养的驸马。

结果呢?

长孙冲犯下谋逆大罪,流亡天涯有若丧家之犬;高履行德行有亏行为不检,简直就是皇家之耻辱;周道务远在幽州担任都督,统御前线兵马,结果薛万彻以及军中司马数道奏疏送抵京师,言明周道务耽于享乐、疏于操练,难堪大任。

反倒是自己一直不曾在意的程处亮、独孤谋、房俊等人异军突起,纷纷在军中建立起赫赫功勋,稳扎稳打,一步步走上高位,成为帝国柱石。

浮沉起落之间,差距显现,矛盾滋生。

十几个驸马拉帮结派分属不同阵营,争权夺利明争暗斗,一时一刻也不肯消停。

若是能够有机会大家坐在一处喝喝酒说说话,彼此沟通一番,相比隔阂还能少一些,也给他这个皇帝省省心。

当然,最重要的是大家一起赏荷,那么长乐与房俊之间就没有独处的空间,一些不可控制之事自然就不会发生……

毕竟高阳那个丫头早就放出话来,绝对不排斥长乐嫁入房家,甚至于哪怕将正妻之位让出来都无所谓……

你瞧瞧,这是什么话?

想要效仿娥皇女英么?

朕虽然希望功名成就远胜尧舜,却绝对不是将两个女儿都交给帝舜的帝尧!

有关长乐与房俊之间的事情,李二陛下时刻警醒自己要做到防微杜渐,绝对不容许出格的事情发生。

身为皇帝,为了儿女之事,也算是操碎了心……

话说到这里,李二陛下觉得最稳妥的举措,还是应当尽快让长乐公主成亲,这丫头端庄贤淑、雅自矜持,一旦成亲,便决计不会做出红杏出墙之事。

想了想,便说道:“前几日,温彦弘祭日,为父前往温家吊唁,见过温彦弘的长子,将其擢升为工部侍郎,那少年温润如玉、性情温厚,且才华不浅,颇有其父之风,为父意欲托人提点温家几句,令其若人入宫提媒,你意下如何?”(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