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九十三章波澜顿起】

【第一百九十三章波澜顿起】

许敬宗心中忧虑,唯恐房俊改革的步子太大,届时引起所有世家门阀的强烈不满,那可就不好收场了。

正如他所言那般,固然皇帝执念用过科举等等措施打压门阀、捧高寒门,但是数百年来世家门阀高高在上,骤然将其将至与寒门同等地位,谁能受得了?这必然是一个缓慢而且漫长的过程,似房俊这般激进,怕是非但取不到好的效果,反而要承受门阀的怒火……

他倒不是为了房俊着想。

只是眼下他已经与房俊同进同退,命运早已经绑在书院之上,万一将来门阀为此闹腾起来,房俊位高权重背景深厚自然不怕,他许敬宗搞不好就得被当成替死鬼推出去……

房俊却对许敬宗的规劝不以为然。

“你我如今有皇帝支持,有大义在手,那些门阀就算是不满,又能如何?大不了就将自家子弟叫回去,不在书院上学,你以为我会怕?没有他们,那咱们就尽皆收取寒门子弟,看看将来谁后悔!再者说了,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法之所以不革之缘由也。有之,请自吾房俊而始!”

许敬宗瞪圆了眼珠子,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忍不住以手抚额。

娘咧!

老子不过是想要来书院捞点资历,你特么居然跟我说什么流血?

你脑子有病啊!

一个破书院而已,干得下去就敢,干不下去就收摊,犯得着就流血了?

说得怪吓人的……

房俊振振有词:“所谓人死留名、豹死留皮,吾等身居高位,岂能只为了眼前困难便畏首畏尾,踟蹰不前?数百年来,门阀世家蔚然成风,吾等自当破除万年,革此弊病,简拔寒门有识之士而入中枢,如此方才能够人尽其用,而不是只看门第、不问才学。试想,千百年后大唐之政局因书院而改变,吾等亦必然名垂青史,开万世之先河,这是何等荣耀?”

许敬宗翻了个白眼。

忽悠谁呢?

若是像你这么搞,怕是用不了几天这书院就得收摊,还名垂青史?能不能保得住头顶这乌纱帽都难说……

跟这人没法聊天,胆子大,步子宽,办事激进是个名副其实的棒槌,实在是令人提心吊胆。

“下官还有事要处理,暂且失陪……”

许敬宗起身就走,到了门口,又想起一事,站住脚步问道:“那个啥……那日于松鹤楼招待高真行等人,乃是下官垫付了一百贯的酒席钱……”

房俊在书案之后,闻言抬头,认真听着,见到许敬宗说到这里打住,不由奇道:“本官知道啊,怎么了?”

怎么了……

许敬宗差点想要扭头就走,怎么了你不知道哇?我垫付的钱,你为何事后不还给我?哪怕从书院的账上走也行啊!

可若是这一百贯不要了,着实有些肉痛,只好低声下气的说道:“是下官垫付的啊,您看是您私人还给下官,还是直接走书院的帐?”

房俊大气的一摆手:“百十来贯的事情,走什么书院的帐?若是被人知晓,本官都丢不起那个人!”

许敬宗恨不得冲上去薅住这厮的脖领子,怒吼一句:你特娘的看不起这一百贯,你倒是还钱呀?

似乎看出了许敬宗眼中的不爽,房俊忙道:“是本官疏忽了,这就让人给你回府取钱。”

然后他冲着门外喊了一声:“卫鹰!”

话音刚落,便听得外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噔噔噔到了门外,有人叫道:“二郎,大事不好!”

房俊一愣,扬声道:“进来说话!”

“喏!”

房门打开,进来的是房家的管事,满头大汗慌慌张张的模样,见了房俊,来不及施礼,惶急道:“二郎,家主有命,令你速速回府!”

房俊腾地一下站起来,惊问道:“家中发生何事?”

那管事道:“赵国公不知发了什么疯,非说你杀了他的长子长孙冲,疯了一般跑去府中与家主理论,若非有几位住在崇仁坊的大臣闻讯前去拦阻,这会儿怕是打到一起了!”

长孙冲死了?!

房俊悚然一惊,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妙。

他与长孙冲素有积怨,甚至早已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前几日在终南山道观之外,自己应长乐公主之情不得不释放了长孙冲,谁也不会认为两人当真就尽释前嫌,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若是长孙冲被杀,他房俊自然是头一号的嫌疑犯——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房俊的确有杀掉长孙冲的理由和动机。

问题是……这特么不是他干的呀!

他房俊何等样人,既然答允了长乐释放长孙冲,那就肯定会放其归去,明面上放了却在半路动手脚截杀,岂是他的作风?

他不屑去这么干!

在他看来,长孙冲纵然再是蹦跶,亦不过冢中枯骨而已,只要他想,随时随地都能取了长孙冲的性命,且绝无一丝一毫的破绽与证据。

焉能在这等紧要之关头,做下这等蠢事?

他长孙无忌号称“阴人”,不仅仅城府深沉,更是谋略深远,单说阴谋心机,便是房玄龄亦要膛乎其后,甘拜下风。

他能看不透这其中的蹊跷?

却偏偏还要借着由头打上房家的大门,这明显就是想要将事情闹得不可收场,以此来狙击房俊进入军机处!

想到这里,房俊怒火升腾,一脚踹翻了椅子,怒喝道:“岂有此理!欺我房家无人乎?”

大步走到门口,正欲出门,便见到卫鹰急匆匆从外头跑进来,见到房俊,大声道:“二郎,长孙家的私兵已经围住了衙门,扬言要取你性命!”

房俊愣了一下,气得居然笑了起来:“很好!长孙无忌是打算撕破了脸面亦要将某狠狠的压制住,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很显然,长孙无忌唯恐李二陛下偏袒房俊,自作主张先将事情闹开了再说。

若是长孙冲当真死了,除非活捉凶手,否则房俊这个锅就算是背定了,在嫌疑未能接触的情况下,军机处大臣的职位想都别想,能够保得住兵部尚书的职位就算是不错了。

不得不说,长孙无忌是真的狠!

然而房俊也由此得知,所谓的长孙冲被杀,根本就是瞎扯淡,如果长孙冲当真死了,他长孙无忌反倒不会有这等周密狠辣的安排,而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像毒蛇一般潜伏起来,时时刻刻盯着房俊,出其不意的给予致命一击!

“来者有多少人?”

房俊问道。

卫鹰道:“不下于三十人!”

长孙家乃是北魏六镇之一,以武起家,虽然近些年来愈发在政途闪耀光采,但是根基依旧雄厚,家中私兵尽皆是部曲家将的后代,忠心耿耿自不必说,更是个个历经战阵的厮杀汉。

房俊面无表情,沉声道:“取某甲胄来!”

此事兵部诸位官员尽皆围拢过来,毕竟放纵府中私兵包围冲击衙门这等事实在是太过新鲜,大家好奇之余,也不免暗暗担心。

见到房俊的神情,在听闻他要取甲胄,顿时大吃一惊。

崔敦礼疾声道:“二郎息怒!这分明就是故意激怒于你,一旦你大打出手,岂不是正中那些人的下怀?稳住,别冲动,只要事情不是你做的,迟早会有一个公道,何必急于一时?”

柳奭亦焦急道:“二郎千万不能冲动!一旦你出去与那些长孙家的私兵起了冲突,必有御史言官早已备好了弹劾奏疏,岂非落入敌人彀中?眼下乃是非常时期,如论如何,也应当等到下月朝会之后再行计较!”

他也看出了其中的危险,一旦房俊背负上杀害长孙冲的恶名,一时间又无法洗清,军机处大臣的职位肯定要泡汤。

哪怕再多的人力挺房俊,皇帝也不可能任由一个背负嫌疑的人成为扺掌帝国军政的巨头之一……(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