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九十八章破罐子破摔】

【第一百九十八章破罐子破摔】

意识到长孙无忌之歹毒的同时,房玄龄也明白了自家二郎没有先回家,反而直接跑去大闹赵国公府的用意——反正军机处我是进不去了,那么咱就破罐子破摔吧,你不让我好过,那我就狠狠的打你的脸!

打得你牙掉了也得往肚子里头咽!

你长孙无忌不讲理跑到房家大吵大闹弄得房家颜面尽失,可我房二却是光明正大的向你的儿子们挑战,关中尚武之风起始于春秋战国,“决斗”之风千百年来盛行不辍,一向被视为“勇武”之象征,你们长孙家若是怕输,那就乖乖认怂,若是想要保存颜面,那就应战——可是若打输了,尤其是长孙无忌的儿子们全都输了,那长孙家的脸可就丢大发了……

说到底,房俊充其量也只能是一个“嫌疑犯”,在三法司未曾定罪之前,他想干啥就干啥!

想通了此节,房玄龄轻轻吐出一口气,但是胸臆之间却依旧郁闷。

天下人尽皆称呼自己为“宰辅之首”,一代贤相,可是致仕之后却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受人这等诬陷,到手的进入中枢的机会都不得不白白丢掉……

自己这一辈子,到底混了些什么?

房玄龄羞恼交加。

以前,他一直劝着房俊要迈稳步子,要循序渐进,但是如今眼睁睁的看着儿子有了一步登天直入中枢的机会,却又被人硬生生的以这等手段所狙击阻止,身为父亲,焉能不怒?

这种赤裸裸当面打脸的境遇,是他这风光荣耀的一生所从未经历过的。

泥人尚且有三分土性,更何况是曾经扺掌朝堂、权倾朝野的一代大佬?

房玄龄觉得自己心底升腾而起的火气有些压不住了,他也不想压,自己兢兢业业一生,到头来却还要受人蹬鼻子上脸以为软弱,早知如此,那还不如就像自家儿子那样,看谁不顺眼,怼了再说!

而且长孙无忌这张圆脸此刻义正辞严激愤难当的神情实在是令他作呕……

为了避免自己当场吐出来,房玄龄做了一件他连做梦都未曾想过能够做出来的事情——他反手便将茶几上的茶盏抄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砸在长孙无忌的脸上!

两人之间距离不过三五步,房玄龄虽然老迈,但年轻时亦是仗剑游侠的好儿郎,身子底子并不差,这一下卯足了劲儿,那茶盏瞬间飞到长孙无忌的圆脸上,“啪”的一下砸的粉碎。

鲜血一瞬间便迸流而出……

此刻房府大堂之上,无论是长孙无忌带来的家奴私兵,亦或是房家的家将奴仆,对于房玄龄这一下尽皆猝不及防目瞪口呆,待到见了鲜血从长孙无忌额头上汩汩而出,这才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长孙无忌自己也被这一下砸懵了……

他千算万算,算出了房玄龄所有能够拿出来抵挡搪塞的话语,并且对此前思后想做出了专门的针对,却没算出卢氏剽悍无论,污言秽语胡搅蛮缠,更未算出一辈子温文尔雅以德服人的房玄龄,能够犹如市井地痞那般动手打人……

他觉得脑袋晕晕的,脚下站立不稳,踉跄一下,幸得随同前来的奴仆惊呼之下上前搀扶,这才没有到底。

觉得脸上一阵湿热,伸手一抹,殷红的鲜血触目惊心,愈发晕得厉害了……

长孙家的家奴私兵见到家主被打伤,惊骇之余怒火冲心,咱们家大郎都被你们家房二给害了,家主上门理论,又遭此毒手,真当咱们长孙家无人乎?

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房老二,吾与你拼了!”

张牙舞爪的便向房玄龄冲了过去,大堂内房家的家将焉能任由他伤了家主?早在房玄龄掷出那一个茶盏的当口,三郎房遗则便已上前挡在父亲面前,唯恐长孙无忌暴走伤了父亲。

此刻见到长孙家的奴仆冲上来,房遗则一面护住身后的父母,一面大叫道:“打!给我打!胆敢在吾房家大堂之内行凶,打死了有老子给你们盯着,往死里打!”

房家家将一拥而上,眨眼间便将人数少的长孙家众人围在当中。

亮刀子是不可能,没到那个程度,但是棍棒拳脚却好似下雨一般倾泻在长孙家诸人身上,房遗则拽过来两个家将看护父母,自己跑到后堂寻了一根门闩,然后钻入人群当中,趁着长孙家家奴不备,照着晕乎乎的长孙无忌脑袋就是一下子……

后边的房玄龄看得清清楚楚,魂儿都快吓飞了,慌忙喝止:“住手!”

卢氏却大声道:“让他打!照我说打得好,人家都欺负上门了,你还要讲究那些道理不成?”

房玄龄跺足长叹。

这婆娘剽悍得过了头,打人没事,但打死人就有事了啊!

长孙无忌是谁?

那是帮助李二陛下开拓皇图霸业的首功之臣,若没有他当年引领所有关陇贵族坚定的站在李二陛下身后,为李二陛下开疆拓土横扫群雄,为李二陛下在玄武门之夜鼎定京畿,焉能有李二陛下的今日?

无论李二陛下与长孙无忌之间的争斗如何激烈,从始至终,李二陛下都未曾否认抹煞过长孙无忌的功劳,这也是否认抹煞不了的!

今日长孙无忌固然因为长子之死迁怒于房家,故而做出这等上门理论之事,他是拼着自己亏理亦要将事情闹大,阻断房俊的上进之路。

反正身为功勋之首,因为丧子心切,从而做出一些出格之事,谁都能够理解吧?

而房家将长孙无忌打一顿,甚至房玄龄将茶盏砸在长孙无忌的脸上,亦是情有可原——你都闹到人家正堂里了,还不准人家反抗了?

但若是因此将长孙无忌打死,那可就完完全全犯了大错!

李二陛下再是偏袒房家,也不可能坐视长孙无忌被打死而无动于衷,哪怕只是给故去的文德皇后一个交待,也势必要严惩房家!

怎么严惩呢?

房玄龄同样是帝国功勋,况且已经致仕,总不能将其也杀了吧?山东世家也不干呐!那样一来,关陇贵族和山东世家将会因此站在对立面,矛盾完全激化,整个帝国都将陷入动荡之中!

不能处置房玄龄,但是又必须给长孙家、给关陇贵族一个交待,怎么办呢?

那就只能房玄龄的儿孙们倒霉了……

可以想见,一旦长孙无忌死在房家,那么自此之后,房氏子孙有唐一朝都将仕途断绝,即便是房俊,亦难免一个流放发配的下场,今生今世,永不叙用……

“你说什么?”

李二陛下愕然看着面前的李君羡,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耳鸣幻听……

长孙家的私兵包围了兵部衙门,要让房俊偿命?

房俊怒而拔刀,斩杀了数名长孙家的私兵,然后又带着亲兵部曲打上长孙府,扬言向长孙家的诸位郎君挑战,要打得他们喊爹爹?

最离谱的是,长孙无忌因为长孙冲惨死,故而冲去房府找房玄龄理论,却因言辞激烈,先是与卢氏冲突,继而被房玄龄带领家将给打晕了?

……

李君羡满头大汗,疾声道:“陛下,如今整个皇城以及崇仁坊已经乱成一团,京兆府派出衙役巡捕予以镇压,整肃秩序,这些尚且好说,但是……赵国公如今尚在昏迷,人事不省,房驸马更是率人在赵国公府之内要将长孙家诸位郎君尽皆折辱……该当如何处置?”

“砰!”

李二陛下狠狠将茶盏掼在地上,怒骂道:“如何处置?统统给老子抓起来!皇城之内就干大动干戈,视朝廷法度为何物?还有长孙无忌和房玄龄,娘咧!两个老东西当朕死了不成?”

李君羡愕然:“赵国公和梁国公……也要抓?”

这两人那可是陛下的左膀右臂、肱骨之臣,不问清楚了,他可不敢贸然就给抓起来。

李二陛下勃发的怒气顿时一僵。

这两人也抓起来?

那整个长安城……不,整个大唐怕是都得乱起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