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九十九章威压满门】

【第一百九十九章威压满门】

李二陛下已经意识到,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当,极易引起关陇贵族与山东世家的对立,以往隐藏在水面之下的矛盾会被彻底的激发出来,整个帝国都会跟着动荡不安。

虽然房玄龄平素与山东世家走的并不近,但是其出身便注定山东世家的烙印无法抹去,这也是为何李绩素来坚定的支持房玄龄父子的原因所在——对于政治上并无太大追求的李绩来说,一旦房家倒下去,那么他将会成为山东世家在朝中唯一的旗帜,必须直面关陇贵族与江南士族。

这是李绩绝对不愿意面对的局面,他没有“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野心,更没有替山东世家张目的动力。

但是一旦身为宰辅之首的李绩也被卷进来,那么事情几乎无法控制。

山东世家,关陇贵族,江南士族,军方……诸般势力将会尽皆席卷,朝局将会面临一场超强规模的风暴。

一场强劲的洗礼迫在眉睫。

李二陛下剑眉紧蹙,坐在御案之后沉吟不语,忧心忡忡。

良久,李二陛下才说道:“即刻派人前往赵国公府,将房俊待到此处,朕有话问他。派人护送赵国公返回府邸,切记要沿途警戒,以免房俊那小子暗中下手,让太医署调派太医前往赵国公府为赵国公诊治,然后安抚一下梁国公,就说朕稍后亲自登门。”

李君羡觉得信息量有些大,不过也不敢多问,赶紧领命而去。

待到李君羡离开,李二陛下又将王德叫来,吩咐道:“通知程咬金、尉迟恭、李大亮,即刻前往军营,弹压一切有可能发生之变故,务必确保关中稳定。”

“喏!”

王德面色严肃,知道此番事情太大,不敢耽搁,转身就走。

到了门前,却又被李二陛下叫住:“派人传召太子来次,朕有事吩咐。”

“喏!”

……

待到殿内无人,李二陛下依旧面色铁青的坐在御案之后,不言不语,一动不动,心中飞快的权衡着各方有可能引发的反应,以及必须采取的相对应的措施。

身为帝王,掌控朝局,就好比是一场博弈。

一场人与天的博弈。

每一位臣子、每一次事件,都犹如棋子,落在这纵横交错的棋盘之上,每一步都会产生截然不同的变化,而帝王需要做的,便是操纵这些棋子进退取舍,权衡利弊。

无胜无败之局,方可达致平衡,风云涌动却波澜不惊。

若是有一方胜出,则平衡之势打破,力量失去制衡,最终赫然反噬,一切尽毁。

如今,长孙无忌这一步棋显然已经超脱了李二陛下的掌控,所引发的后果将会在不久的将来产生难以估测的影响,是否能够将其纳入正轨、重归掌握,这就体现李二陛下的帝王之道了。

当然,人毕竟不是棋子,会有自己的思想、更会有自己的追求,岂能甘于忍忍操纵、随意摆布?

所以棋局终究不可能无限制的平衡下去,终有一日会推倒重来。

李二陛下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砰!”

长孙家的七郎长孙净被房俊一个狠狠的过肩摔给掼在地上,声音沉闷,尘土飞扬。

周围的长孙家奴仆私兵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分出两人飞快上前将长孙净扶起,一旁早有府里的郎中守在此处,仔细诊治。

房俊喘了口气,只觉得心口堵得这口气无比畅快,环视长孙家众人,大声道:“还有谁?!”

还有谁!

如此霸气嚣张,惹得身后一干亲兵部曲兴奋异常,振臂欢呼。

反观长孙家这边,却是各个横眉立目愤慨不已,脸皮给人家给打得啪啪响,恨不得抄刀子上去给这家伙一个三刀六洞……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直至此刻,所有关于长孙冲身死的消息之中,房俊也仅只是一个重大嫌疑之人,虽然长孙家上上下下都认定了必然是房俊所下之毒手,但没有真凭实据,谁敢当真将一个当朝驸马、兵部尚书、太子少保给杀了?

然而若是不能猝下杀手,又实在是拿房俊没办法。

这厮神力惊人武艺超群,长孙家亲兄弟、堂兄弟一个一个的上阵应对挑战,却一个接着一个的败下阵来,颜面尽失,束手无策。

长孙家上下愤懑不已,一个个脸色犹如猪肝。

这厮分明是杀害大郎的最大嫌疑人,此刻自应当战战兢兢等候三法司的调查,准备接受陛下的怒火,怎地反而这般嚣张,居然还敢打上门来,将长孙家的颜面狠狠踩在脚下蹂躏?

看了看身边鼻青脸肿的诸位兄弟,唯一自顾身份没有下场的长孙涣忍着怒气,上前一步,瞪视着房俊怒叱道:“吾家兄长遭逢毒手,阖府上下尽皆悲愤,汝却这般咄咄逼人,到底意欲如何?”

房俊嗤笑一声,道:“你家兄长横死,与我何干?尔父却要跑去吾家折辱家父,到时要问问你们长孙家意欲何为?”

长孙涣忍着气,他此刻不能与房俊冲突,否则极易演化成殴斗之场面,而房俊的武力值太过惊人,身边的亲兵部曲又各个皆是勇冠三军杀人无算的骁兵悍卒,在不能伤其性命的前提下,怕是无法将其慑服。

反而会越发使得长孙家丢脸……

深吸一口气,长孙涣道:“家父不过是一时激愤,丧子之痛,痛彻心脾,这才前往贵府讨要一个说法,固然不合法度,却也情有可原……”

话说一半,房俊便听不下去了,摆手道:“停停停,当真是荒天下之大缪,喝着你家死了人,便不管做出何等事情,都要吾家去承担甚至还得体谅一二,是不是?”

一旁的长孙净怒道:“但是不可否认,汝便是最大嫌疑之人!眼下无凭无据,吾等不能将你如何,但若是有朝一日有了证据,老子定要手刃于你,为大兄报仇。”

房俊抬手指着他,道:“汝今年业已成亲,成家立业,可是这言语头脑却好似未断奶的孩童一般,既然知道无凭无据,那汝凭什么在某面前耀武扬威?你说这话,就是找打。”

气得长孙净血气上涌,却又说不出狠话。

他是真怕将这个棒槌刺激得疯了,不管不顾的在长孙家大打出手,到时候将长孙家闹得不成样子,丢脸的还是长孙家……

长孙涣状似无奈,看着房俊道:“你我好歹相交一场,从小到大交情匪浅,何必这般……”

房俊当即打断他,淡然道:“在下受不起长孙郎君的交情,自今日起,你我情断义绝,井水不犯河水。某房二素来以诚待人,只要是某的朋友,尽皆推心置腹肝胆相照,可你莫非以为你背地里做的那些事情某不知道?非也!正因为某亦是顾念往日交情,不忍说破,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予以改正,人谁无错呢?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不思悔改,今日甚至于将长孙冲之死扣到某的身上,即便心中明知此事不可能是某做下的,却依旧口口声声将某说成一个嫌疑犯,这就是你所谓的交情?别以为某不知道你们父子心底打得什么主意、耍的什么把戏,某不是软柿子,谁想捏就能捏!想要捏某,那就得做好扎手的准备,流血了,扎疼了,方知后悔!”

这一次,他是真的满腔愤怒。

谁特么知道长孙冲是怎么死的?

那厮自幼便被周围的人吹着捧着,自以为天下第一乃是豪杰降世,活该就得官路亨通权倾天下,一时受挫便隐忍不住,犯下谋逆作乱的大罪,不得不流亡天涯有若丧家之犬。

既然流亡在外,凭借长孙家的能量和影响,只要隐姓埋名足以活得安稳滋润,却偏偏不甘心重返长安,还泄露行藏被各方得知……

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问题是你自己找死与我何干?

却偏偏要被人弄死了将罪名扣在小爷头上,以此将小爷几乎到手的军机处大臣职位硬生生阻断……真真是岂有此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