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一十七章府中闲暇】

【第二百一十七章府中闲暇】

兵部眼下并无大权,日常公务皆是琐碎,总归是粮秣征调、军械调拨、升迁铨选这些个事情,但是林林总总每一样都不可有丝毫懈怠。之前兵部尚书一直空缺,郭福善以左侍郎之职暂代尚书职务,但是很多事情无权定夺,便积压下来,如今房俊上任,这些事情自然需要他一一处理。

上午在书院待了半天,下午直接到兵部处置这些公文,翻阅文书便将房俊弄得两眼发花,心里琢磨着得弄个秘书才行,平素将公文疏理一遍,分门别类,自己处理起来亦能轻松一些。

有事儿秘书干,没事儿……就放假。

到了未时末,值房墙角小山一般的公文也只是少了一个缺口,房俊丢掉毛笔,揉了揉太阳穴,心底对于历史上那些个勤政的皇帝愈发敬佩。

比如秦始皇。

此君乃是“千古一帝”,一手荡平六国一统天下,故此对权力有极大的掌控欲望,事必躬亲。“天下之事,无大小皆决于上。上至以衡石量书,日夜有呈,不中呈不得休息”,全国上下无论大事小事都需要始皇帝亲自裁决。

他每天处理的竹简奏折是以“衡石”来计算的。“石”,百二十斤,秦始皇每天看奏折一百二十斤,处理不完不睡觉。

再比如朱元璋。

此君乃是勤政之典范,曾在八天内连续处理各种奏折一千六百件,件件皆是国家大事,每件都需要认真批阅,工作量可想而知。

清朝的皇帝房俊大多看不上眼,什么康熙大帝十全老人,吹嘘多过于务实,但是有一位却是房俊极为推崇的,那就是雍正。

雍正在位十三载,日夜忧勤,毫无土木、声色之娱,堪称皇帝中的劳模,可谓是呕心沥血、披肝沥胆,为了工作不分白天黑夜,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最后干脆累死……

所谓职务有多高,责任就有多大,房俊深以为然。

身为兵部尚书,他自然可以倦怠,谁敢管他?但是他倦怠了无妨,可能导致辽东的粮秣供应出现短缺,使得各部兵马的军械维修、更换拖延,甚至于在铨选官员只是稍有疏忽,便会令庸者上、能者下,军中吏治一塌糊涂。

房俊叹了口气,命人泡来一壶浓茶,提起精神,继续批阅公文。

……

直至申时三刻,皇城将要关门落锁,房俊才从值房中出来。

衙门里尚有许多官员书吏刚刚忙完,将公文资料收拾整齐,见到房俊走出来,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齐齐鞠躬施礼。

东征在即,军务繁冗,不单单是房俊,整个兵部衙门都在超负荷运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纰漏。

房俊摆摆手,温言道:“时辰不早了,稍后皇城落锁,想出去还得出示印绶报备公函,太过麻烦。都收拾稳妥了,便赶紧下职吧,好生休息,放松精神,磨刀不误砍柴工。”

“喏!”

官员书吏们齐声应是,这才三三两两散去。

崔敦礼从他的值房中走出,正巧见到这一幕,便上前笑道:“三省六部当中,能够这般体恤下属关怀备至的,也就唯有房少保了。今晚下官与几位同僚约好在平康坊吃酒,不知房少保肯否赏光?”

房俊对崔敦礼的印象素来不错,闻言便叹了口气,道:“非是不肯,实是不能。前几日惹出那么大的乱子,母亲有命,近日不得四处招摇,宵禁之前务必归家,若有违命,严惩不贷……”

“哈哈!理解理解,那下官先行告辞,日后有暇,在小酌几杯。”

整个长安谁不知房玄龄的老婆是个母老虎?那可是连皇帝都干怼的狠人,喝毒药眼都不眨,房俊若是敢违背母命,指不定如何挨收拾呢。

甚至说不准还会怪罪他将人家儿子给带坏了……

崔敦礼打个哈哈,赶紧告辞。

房俊活动了一下胳膊,走出门去,见到夕阳早已西坠,北边朱雀门上点点灯火燃起,诺大的太极宫已经渐渐笼罩在黑暗之中,威武雄壮的长安城褪去了百日里的巍峨霸气,有若一只蛰伏的巨兽。

早有亲兵牵来马,房俊接过缰绳翻身上马,一路出了皇城,向东穿过行人几近于无的街道,返回崇仁坊府中。

……

用过晚膳,沐浴更衣,房俊先去了书房。

每天临睡之前读读书,这已经成为房俊的习惯,毕竟这年头晚间娱乐项目太少,若是不读书,那就只能回卧房搂着老婆大被同眠,相比起来,还是读读书更能陶冶情操。

至于大被同眠这种事,反正漫漫长夜,玩一会儿也没啥……

只是进了书房不久,武媚娘便推门而入。

一袭宽松的长裙摇曳,满头珠翠尽皆卸去,洗尽铅华素面朝天,嫩白的肌肤晶莹剔透,似乎掐一下都能冒出水儿来。

“郎君,喝了这杯参茶,早早歇息吧。”

武媚娘走到房俊身边,素手如玉,香风扑面。

房俊接过杯盏,嗅了嗅,喝了一口,蹙眉道:“这什么东西?味道怪怪的。”

武媚娘掩唇轻笑,眼波流转:“这是娘亲自熬的,据说是孙道长给的方子,滋阴补肾,强身健体,还能延年益寿,多子多孙……嘻嘻!”

房俊无语,说来说去,岂不就是大补汤?

看着武媚娘艳找人妩媚娇柔,房俊忍不住,一把揽住纤细的腰肢放在自己腿上,搂在怀中,揶揄道:“郎君什么本事,莫非你是忘了?再补下去,怕是火星子都快出来了。”

武媚娘贴着郎君健硕的胸膛,扑面而来的雄浑的阳刚气息,顿时娇躯一软,连忙摁住那只作怪的大手,咬着嘴唇道:“妾身倒是知晓郎君的本事,只可惜有人急得不行,一日未能蓝田种玉,一日便不能安下心来,生怕姐姐妹妹们苛待于她呢……”

这么一说,房俊便明白了。

想来是萧淑儿进门时日不短,肚子里却是半点动静都没有,不仅母亲着急,寻着了这大补汤给他进补,让他生龙活虎勤加耕耘,萧淑儿更是心头忐忑,在这个母凭子贵的年代,若无儿女傍身,简直不要太凄苦。

尤其是对于萧淑儿这样身世孤苦、自有父母皆亡的女孩子来说,这种恐惧更是犹如置身洪水之中一般,令她时刻有灭顶之虞。

“啪!”

“哎呦!”

房俊在挺翘之处狠狠的拍了一记,惹得武媚娘惊呼一声,俏脸殷红,又羞又气:“郎君为何打我?”

房俊哼了一声,警告道:“把你在外头耀武扬威的武娘子作风好好收一收,家里头毋须那等小心思。一家人要相互体谅,彼此敬爱,某要依仗你心思灵透头脑聪明便肆意妄为,若是给本郎君知晓你欺负淑儿,当心家法伺候!”

他平素最担心的,便是“前世孽缘,今生聚首”。

武媚娘与萧淑儿之所以能够成为死敌,相互欲将对方置于死地才心甘,不仅仅是因为当时的政治环境,甚至于两人的性格亦是相互排斥,最终才导致那一幕惨剧。

房俊可不想自己的后宅之内上演那么一出,想想就瘆得慌……

如今萧淑儿单纯幼稚,一心一意的想要诞下子嗣,在房家受到认可、得到尊重,相比于她,武媚娘简直就是“大魔王”级别的对手,一旦两人如同前世那般怼上,萧淑儿怕是骨头渣子都剩不下,分分钟就给武媚娘玩儿死……

所以,他不得不偏帮着萧淑儿,来镇压武媚娘这个妖孽。

武媚娘俏脸愁苦,扭着娇躯满是不忿:“为何郎君这般偏心?那妮子整日里看似娇娇弱弱的模样,实则满腹心机,绝不是个吃素的。”

房俊受不了她这般如同软骨蛇一般扭来扭去,小腹火气升腾,警告道:“莫要这般扭来扭去,难不成刚刚喝的那盏参汤补出来的东西,你想要给贪墨了?”

武媚娘眼波流转,娇媚一笑:“妾身正有此意,还望郎君成全……”(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