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二十五章偃旗息鼓】

【第二百二十五章偃旗息鼓】

长孙无忌说话之时,一直留意着几位宰辅的神情,顿时心中就“咯噔”一下,顿时便知晓自己鲁莽了……

可话又说回来,房俊这奏疏之中到底写了啥?

房俊眉梢一挑,颔首道:“赵国公果然深明大义、公正廉明,实乃吾辈官员之典范、天下士子之楷模,仁义守信、刚正不阿,立身持正、德高望重,有若皎皎之明月、朗朗之清风,古之圣贤,莫过于此……”

“行啦行啦,”李绩一脸黑线,你这还演上了是吧?挥挥手道:“奏疏吾等已然受到,亦不必审核了,稍后自会呈递给陛下,房少保贵人事忙,不如回去处置公务吧,恕不远送。”

一旁的长孙无忌一言不发,虽然太阳穴气得腾腾直跳,但是敏锐的感觉到房俊这道奏疏必然是针对他,不敢再妄言,以免使得自己陷入被动。

房俊瞥了长孙无忌一眼,冲着几位宰辅躬身施礼:“既然如此,那下官就现行告辞!”

李绩等人颔首致意,房俊这才退出政事堂。

待到他身影消失在门口,长孙无忌捋着胡须,看着岑文本:“不知房俊这道奏疏当中,所言何事?”

岑文本将奏疏拿起,命侍立一侧的书吏递给长孙无忌,道:“赵国公自己看看便知晓。”

先前他将奏疏压住,是想要劝阻房俊莫要如此激烈,更不要给李二陛下出难题,不过既然房俊执意如此,那他自然再无必要如此,反正这奏疏迟早也得给长孙无忌看。

长孙无忌从书里手上接过奏疏,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顿时勃然大怒,忿然拍着桌案,怒叱道:“简直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老夫行得正坐得直,焉能用自己的儿子施出这等苦肉计,房俊此子简直卑劣无耻,不当人子!”

心中却是有些没底。

事情的真相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这份奏疏呈递至皇帝案头,皇帝就不得不做出批示,无论结果如何,对于朝局来说都是一次极大的动荡。

若是自己所谋划的这事情留下了什么破绽……长孙无忌简直不敢去想那等后果。

也正是正一点最令他心惊胆跳,因为房俊若是没有真凭实据,焉敢如此言之灼灼?

于志宁听闻长孙无忌之言,提醒他道:“赵国公怕是忘了,房俊可不是什么世家子弟、军中将校,而是太子少保、兵部尚书,堂堂正正的帝国重臣,是非曲直自有陛下与律法公断,但是赵国公言语之间,还是应当予以尊重。”

长孙无忌面色铁青。

这个老不死的,就因为当初意欲废黜太子之事,伤了你家的利益,这就打算跟老夫作对一辈子了对吧?

他站起身,手里捏着那道奏疏,沉声道:“太子少保、兵部尚书的奏疏,吾等无权审核,更无权扣押,正好老夫要入宫觐见陛下,顺道便将这道奏疏呈递御前吧。”

李绩等人无可无不可。

自然知道长孙无忌这是另有谋算,但是这道奏疏已经过了几位宰辅的眼,纵然长孙无忌私自将其销毁亦是于事无补,所幸随着他去。

长孙无忌拱拱手,走出门口,扬长而去。

太极宫。

李二陛下正在杨妃寝宫之内饮茶,夫妻两个说着闲话,多是杨妃询问吴王在新罗那边的情况,便有内侍前来禀告,说是长孙无忌觐见。

李二陛下瞅了瞅谈及吴王情况从而兴致勃勃的杨妃,便道:“那就让赵国公前来此处吧。”

内侍告辞出去,杨妃连忙令人备好茶具,又重新沏了一壶茶茶水。

长孙无忌大步入内,施礼觐见,李二陛下令其坐在自己下首,杨妃便亲自给长孙无忌斟茶。

长孙无忌忙起身谢过,复又重新坐下。

李二陛下问道:“辅机这个时辰入宫,可是有何要事?”

长孙无忌将那份奏疏拿出来,双手呈给李二陛下,道:“老臣先前正在政事堂处置公务,房俊前去呈递了这份奏疏,乃是弹劾老臣,老臣观阅之后,唯恐有书吏错乱之间将这份奏疏遗失,从而使得老臣百口莫辩,故而特意入宫,呈递于陛下阅览。”

李二陛下一脸惊奇,房俊弹劾你的奏疏,你却害怕遗失,从而被人攻讦?

显然所言之事非同小可啊……

伸手将奏疏结果,展开,细细阅览起来。

杨妃陪在一侧,心中好奇,房俊到底弹劾长孙无忌什么事?难道是因为前几天长孙无忌闯入房家诘问房玄龄,使得房家上下难堪之事?不至于啊,毕竟那件事虽然的确使得房玄龄受了不少气,但是最后长孙无忌被房玄龄打伤,房俊更是前去长孙家将一众子弟狠狠的揍了一顿,这宫里也知道这一次其实是长孙无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狠狠的丢了一回脸。

朝堂之上自有章程,但是章程之下,亦有规矩。

这件事起因在长孙无忌,但是最后长孙无忌闹得灰头土脸,那么房俊就不应当在予以追究,都是帝国最高阶层的那一拨人,相互之间争权夺利乃是寻常,但若是不依不饶鱼死网破,那就犯了忌讳。

就如同所有人都怀疑是房俊暗杀了长孙冲那般,用不着证据,只要大家都觉得是你干的,就必然要群起而攻之。

因为这已经超出了正常的斗争范围,若是都这么搞,谁还睡得着觉?

大家都害怕……

杨妃关心房俊,想要从李二陛下面上看出点什么,然而李二陛下仔仔细细的阅览手中的奏疏,方正的脸膛上神色凝肃,并无多少变化。

杨妃难免心中惴惴,因为她知道,李二陛下越是怒气勃发、越是忍无可忍之时,反而越是镇定。

显然,眼前的李二陛下便犹如暴风雨之前片刻的宁静,接下来,大抵便是惊涛骇浪怒火滔天……

好半晌,李二陛下才一字一句的将奏疏看完。

刚刚随手将奏疏放在身侧的茶几上,长孙无忌便即起身,拜伏于地,哽咽道:“陛下明鉴,老臣心忧爱子,故而一时冲动,贸然闯入梁国公府,致使与梁国公发生冲突,此事错在老臣。纵然被梁国公殴打,伤及颜面,却也不曾心怀嫉恨,反而一直愧疚歉然,只是碍于颜面,纠结日久,未曾前往谢罪。如今,还请陛下降罪,如论何等责罚,老臣都甘愿领受。”

李二陛下瞅着长孙无忌,面沉似水,一言不发,任由长孙无忌拜伏在那里。

杨妃低眉垂眼,端坐不动,心中却甚是鄙夷:你自己闯入房家被人打了脸,说是心中不恨,谁信?若是真如你所言知道错误,却又不去跟房玄龄致歉赔罪,反而跑到陛下这边请求责罚……

真真是个老狐狸,虚伪狡诈,莫过如此。

李二陛下心中电转:你现在说什么不该闯入房家,可问题是人家房俊非是追究你擅闯之罪,而是弹劾你诬赖构陷……你这般避实就虚,有什么用呢?

不过转瞬之间,他便明白了长孙无忌的用意……

心中暗叹一声,朝中大臣无数,真正能够揣摩他的心意的,也就唯有长孙无忌了,余者皆要略逊一筹。

沉吟半晌,李二陛下这才说道:“此事朕已然知晓,只不过涉及到方方面面,还需慎重考量、权衡利弊,稍后再予以定夺。”

长孙无忌心底一松,忙道:“老臣遵旨。”

李二陛下问道:“还有其他事?”

长孙无忌道:“并无他事,既然如此,那老臣暂且告退。”

李二陛下颔首,拿起身边的茶杯呷了一口。

长孙无忌便即起身,退了三步,转身走出门去。

只是当他刚刚迈过门槛,隐约间便听得身后殿内传来一声瓷器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长孙无忌脚步一顿,叹了口气,继续往外走。

心里有些后悔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3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