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六十一章两卫冲突】

【第二百六十一章两卫冲突】

一匹骏马疾驰而至,马上一人顶盔掼甲、紫色披风飘扬飞舞,一张俊秀的脸膛宛如白玉,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是粗俗不堪。

正是谯国公、左屯卫大将军柴哲威。

右屯卫兵卒包括高侃在内,不由齐齐止住脚步。

大唐军纪森严,同等阶的武将之间有些冲突便要面临军法之严惩,若是以下犯上,对长官不敬,必须从重处置。

严重的时候,鞭挞三十,就能要了人的命……

柴哲威策马而来,到了近前,手里的马鞭陡然朝着高侃抽过去,高侃猝不及防,被这一鞭子兜头盖脸的抽个正着,一条血淋子瞬间由额头至下颌浮现出来。

起先的时候右屯卫兵卒尚且能够保持冷静,即便意欲上前将这些兵卒尽皆缉拿,亦未敢动用兵刃,军中以兵刃械斗本就是重罪,再者今日芙蓉园盛会,陛下亲至,数万百姓涌入园内,谁也不敢将事情闹至不可收拾之场面。

然而大唐军人最终荣誉,血染疆场、马革裹尸可以,肆意侮辱、倍加欺凌不行!

“锵锵锵”

见到高侃被马鞭抽打,右屯卫兵卒再也压制不住火气,纷纷抽刀出鞘,怒目而视,杀气腾腾!

柴哲威也给吓了一跳,一个小小的将军,一群大头兵,居然也敢跟老子呲牙?

他先惊后怒,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冒犯,手里的马鞭顿时没头没脑的抽下去,嘴里大骂:“娘咧!一个两个的,居然敢老子动刀子,都想要造反不成?”

孰料他鞭子抽了下去,却没拽回来,高侃偏头躲过这一鞭子,然后一伸手便将鞭梢死死的拽住……

柴哲威奋力拽了一下,没拽动,顿时怒不可遏:“高侃,莫要仗着你身上有几分功勋,便不知天高地厚,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高侃浑然不惧,冷冷说道:“末将奉吾家大将军之命,前来盘查嫌疑人等,谯国公这般袒护这些身份来历不明之人,难不成是与他们同流合污、狼狈为奸?”

柴哲威大怒,拽不回马鞭,干脆一撒手将马鞭丢掉,然后翻身下马,狠狠一脚踹过去:“这些人乃是天水郡公之家将,此地乃是先帝赐予谭国公之居所,一直停放谭国公之灵位,尔等胆敢冲撞功勋灵位,想死不成?”

高侃硬受了柴哲威这一脚,心底一震。

天水郡公丘行恭?

谭国公丘和?

他自然知晓房俊与丘行恭之间的仇恨纠葛,既然此地是丘和的故居,而这些人又是丘家的家将……嫌疑更大了!

高侃瞅着柴哲威,梗着脖子道:“末将管不了那些,先前末将质问这些人是何身份,他们居然说是左屯卫兵卒,如此撒谎,显然居心不良。既然末将受命盘查可以人等,缉拿这些人有何不妥?谯国公莫要仗着你的身份地位,便阻挠末将办差,否则吾家大将军饶不得你!”

他故意不说明房俊遇刺之事,却将房俊的名头抬出来,试图压制柴哲威,在他想来,柴哲威这等心高气傲之人且与房俊素有嫌隙,必然不肯在房俊的名号之下低头……

果不其然,柴哲威听闻这些人居然自称是他左屯卫兵卒,先是一愣,旋即便被高侃激怒。

娘咧!

房俊是驸马,老子也是驸马,房俊是右屯卫大将军,老子是左屯卫大将军,就算他多了兵部尚书、太子少保的官职,可老子还特么是世袭谯国公呢!

官职比我高,但爵位比我低,凭什么你的部下就敢抬出你的名号来压我?

今日若是怂了,任由这些右屯卫的兵卒将丘家家将尽皆缉拿而视若不见,他柴哲威往后岂不是永远都要比房俊第一头?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怒视高侃,强硬道:“此处乃是吾左屯卫布防之区域,就算有嫌疑人等,亦当由吾左屯卫来盘查,何须你们右屯卫越俎代庖、多管闲事?老子最后说一句,尔等速速退走,吾不予追究,否则休怪吾不讲情面!”

你特么还不讲情面?

高侃大怒,咱好歹也是一个将军,结果你一上来不问青红皂白便是一顿鞭子,何曾有过情面!

他算是挖了个坑,就等着柴哲威说出袒护这些可疑人等的话语,此刻见到柴哲威掉进坑里,再也没了顾忌,当下大喝一声:“这些人阴谋作祟,暗杀大将军,给吾统统拿下!”

言罢,猛地一个箭步上前,两手薅住柴哲威的衣领子,脚下一个绊子,将柴哲威狠狠的掼在地上。

“砰”!

一声闷响,尘土飞扬。

柴哲威被高侃的话语吓了一跳,正想问个仔细,却已经被高侃狠狠摔在地上,这一下摔得他七晕八素,带着头盔的脑袋狠狠摁在地上,虽然并无损伤,但是脑子受到撞击嗡嗡作响,差点晕了过去。

高侃动手,他身后的兵卒顿时如狼似虎的扑上前去,手里的横刀早已出鞘,此刻上下挥舞,刀光如雪,嘴里大喝:“放下武器,就地投降!”便翻转横刀,用刀背狠狠的劈砍过去。

“噗噗噗”

横刀的刀背砍在身上照样不轻松,骨断筋折亦是难免,顿时将这些丘家的家将砍得鬼哭狼嗥,可是见到柴哲威都被高侃狠狠的放倒在地,也不敢反抗,哀嚎着蹲在地上。

“住手!住手!”

“吾等投降!”

“别打了,哎呦……”

……

这些人虽然大部分蹲在地上投降,但是人数众多,右屯卫的兵卒一时之间也没法一一看管,更何况其中亦有人意欲逃脱,追打呼喊,场面季度混乱。

就在这时,两股人马齐齐赶至。

高侃这边发现嫌疑人等,早有人回去禀告,来了更多人手协助,而左屯卫那边就驻扎在附近,听闻自家大将军与人发生冲突,自然立即赶来支援,结果两帮人马正好走了个碰头,相互怒目而视,战斗一触即发。

高侃都冒汗了,此刻芙蓉园内汇聚了大量百姓,陛下更是亲临紫云楼,万一这边两卫发生大战,波及太广,极有可能引发百姓的恐慌,到时候相互践踏酿成惨剧,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

急切之下,他一把将依旧晕头转向的柴哲威拎了起来,劈手夺过一柄横刀便放在柴哲威的脖子上,冲着左屯卫兵卒大叫道:“速速退下,否则老子一刀宰了他!”

柴哲威终于清醒过来,吓得魂飞魄散,大叫道:“高侃,你特娘的疯了不成?”

高侃提高音量,让所有人都能够听见,大声道:“吾家大将军遭受暗杀,生死不知,末将受命盘查可以人等,谁也不能阻拦!只要能够捉拿刺杀吾家大将军的凶手,末将就算是事后千刀万剐,那也认了!此刻就算是天王老子敢拦在末将面前,老子照样一刀宰了!”

柴哲威大吃一惊:“房俊被人暗杀?”

他这会儿后知后觉,既是吃惊有人胆敢暗杀房俊,又是恼火自己明显被高侃这个混账给坑了,你特么早说房俊被人刺杀,老子疯了敢拦着你?

扭头想要大骂高侃不是东西,但是见到高侃早已赤红的眼珠子,已经狰狞的表情,心底顿时一颤。

抡起收买人心,他自问不如房俊多矣。

但凡是房俊的麾下,几乎个个都对他死心塌地,这高侃乃是房俊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以一介白身一路翻腾直至如今的右屯卫将军,成为右屯卫当中仅次于房俊的武将,心中对房俊的感恩、憧憬自然无需赘述。

此刻房俊被人刺杀,生死不知,为了给恩主擒拿凶手,怕是任何事都做得出……

虽然更多的可能只是虚张声势,拿他当人质,但柴哲威不敢冒这个险。

他身骄肉贵,岂能以身犯险?

感觉到脖子上的刀锋冰冷彻骨,柴哲威咽了口唾沫,大声对麾下兵卒说道:“都退开,将此地交给右屯卫搜查,所有嫌疑人等不准离开半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4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