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七十九章无忌谋算】

【第二百七十九章无忌谋算】

李二陛下盯着孙伏伽头顶的白发半晌,怒火才渐渐平息,他起身来到孙伏伽面前,伸手扶住他的双臂,将他拉起。

孙伏伽不敢执拗,只得顺势站起。

李二陛下就在孙伏伽面前俯下身去,双手将乌纱帽拾起,轻轻掸了掸,郑而重之的给孙伏伽戴好。

“爱卿之品德,朕素来钦慕,自朕登基以来,拜爱卿为大理寺少卿,虽然多经迁任,但朕至始至终都将这大理寺卿的位置给爱情留着,盖因满朝文武,这个位置唯有爱卿方可胜任,纵然爱卿屡遭弹劾,可朕之意志,从未改变。如今爱卿意欲致仕,可朝野上下,朕实在不知尚有何人可以胜任。”

孙伏伽老泪纵横:“陛下以国士待我,我定以国士报之,一副残躯,便为陛下效死又有何妨?”

心中对于皇帝的推崇与信重,顿时感激涕零,无以复加,再也不提什么致仕的气话。

李二陛下握着孙伏伽的手,诚恳道:“铸币一案也好,行刺之案也罢,实则朕心中早已有了眉目,固然尚无证据,但有所防范之下,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然而眼下东征乃是重中之重,一切事宜都应当为之让路。朕答应爱卿,只此一事,下不为例,自今而后,大理寺审讯刑罚,尽皆依律而行,朕绝不横加干涉。”

孙伏伽便知道,李二陛下对于一切事情都尽在掌握,同时强硬压制案件不许继续审下去,可见整件案子背后所牵扯的必然不是一般人物。

或许,是一个极为强势的势力。

一旦将案件揭破,所有事情都浮上水面,李二陛下便不得不与之强力周旋,鹿死谁手尚且不论,最起码将会破坏东征之基础,使得东征无限制的搁置下去。

而且一旦搁置下去,再想重启,所需要花费的力气将会数倍于现在。

对于心心念念成就千古一帝霸业的李二陛下来说,这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的,所以他宁愿容忍眼下有人觊觎皇位,亦要将东征顺利施行下去。

同时,亦可看出李二陛下对于掌控局势有着充足的信心,乱臣贼子很难在他的防范之下有所作为……

话已至此,孙伏伽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到底不是魏徵,虽然能够坚持自己的信念,但是在皇帝面前却缺乏那种宁折不弯、以死相谏的决绝,当即躬身道:“一切唯听陛下圣裁,微臣无有不允。”

李二陛下哈哈一笑,重重拍了拍孙伏伽的肩膀,道:“朕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件事之后,再也不干预司法之事,无论是谁以身试法,皆有大理寺量刑惩处,绝不干涉。”

孙伏伽忧心忡忡道:“陛下有命,微臣不敢不从。只不过私铸钱币非同小可,能够犯下这等罪行之人,绝非单枪匹马即可,其身后之势力必定盘根错节,陛下还是应当谨慎应对。”

李二陛下冷哼一声,傲然道:“跳梁小丑而已,想在朕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样,他们还不够格!”

长孙无忌阴沉着脸回到府中,进了书房便摔了杯子。

侍女们吓得战战兢兢,不知何人惹得家主发怒,赶紧躲在一旁,唯恐触怒家主殃及池鱼,招致处罚。

将管家叫进书房,就待命其手持自己名帖,前往关陇各家,将各家的家主都给叫过来,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背着自己意欲谋朝篡位,彻底违背关陇贵族支持李二陛下的一致意愿,将关陇的利益弃之不顾。

这是彻头彻尾的背叛!

真当他长孙无忌老虎不发威,当成病猫来欺负?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将管家打发出去。

就算将各家家主都叫来都能如何?能够心里藏着那等不臣之心,悍然背叛所有人的利益,又岂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站出来承认?

至于敲打一番……更是无用。

只要不是个傻子,在做出这等逆天之举以前,必定前思后想左右权衡,认定了赌上阖族之命运可以攫取丰厚之利益,方可下定决心行不臣之事,又岂会在乎什么敲打、恐吓?

可若是什么都不做,又不是他长孙无忌的风格。

当面敲打你们没用,问了你们也不会承认,难不成老子背后搞点手段还不行?

斟酌半天,左思右想,然后将庶长子长孙涣叫了过来。

“稍后,汝自去库房捡选几样礼品,前去房府探视一下房俊……”

长孙无忌话音未落,长孙涣便为难道:“父亲,孩儿与房俊嫌隙渐深,早已分道扬镳,纵然前去其府上探望,怕是得不到什么笑脸不说,搞不好连面都不肯见。”

他素知房俊之脾性,与你交好之时掏心掏肺,可一旦翻脸,那当真是半点面子也不给。

自己岂非是登门找不自在?

再者说了,如今长孙家与房俊虽然尚未达到不死不休、生死仇敌的程度,但是相看两相厌、恨不得对方倒血霉却是真的,他房俊遇刺重伤,长孙家又何必登门探望?

没那个必要。

长孙无忌便瞪眼道:“你懂个甚?让你去,自然有让你去的道理,你权且代表吾长孙家,到了门口递上名刺,纵然房俊犯浑不肯见你,房玄龄也必然不会失礼,将登门探视之人撵出门去。”

长孙涣着实不愿意接下这个差事,迟疑着问道:“可是如今两家势成水火,吾家又何必腆着脸上门?弄不好便是自取其辱,实在是没必要。”

长孙无忌呵斥道:“哪里这么多的废话?你且听为父吩咐便是,稍后你去了房府,见了房俊,便如此如此说……”

长孙涣赶紧凝神细听,可越听越是糊涂,这已经不是背后搬弄是非了,简直就是隐私龌蹉、背后捅刀子啊!

到底发生了何事,犯得上么?

可是父亲的话他不敢不听,只得闷头应允。

出了书房,郁闷的叹口气,烦躁的揉了揉脸。

有些话他不能对别人说,更不能让别人知道,实则在房俊面前,他除去几分嫉妒之外,更多的实是自卑。

都是一班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何以这家伙忽然之间就跟开了窍似的,一路平步青云直上云霄,将弟兄们甩得远远的连影子都看不见?

李思文、程处弼等人可以毫无负担的跟着房俊的脚步,依靠着他的施舍以远超平常的速度逐步升迁,如今皆已经官运亨通,各个跻身军中高层,连成一片形成一股颇有实力的小团体。

长孙涣做不到那样,自身的骄傲使得他更加矜持,所以他使尽心机,亦要得到长孙家家主的位置。

只要成为长孙家的家主,纵然不能像父亲那样统御关陇贵族,成为可以左右朝堂的大佬,却足矣傲视朝堂、睥睨天下。

再想想房俊对待自己的冷漠与疏离,长孙涣郁闷的摇摇头,径自前往库房挑选礼物。这礼物的选择亦是让他为难,既然是代表长孙家出面探视房俊,那么礼物就绝对不能被房家给看轻了,可如今房家在房俊的经营之下富可敌国,天南海北东西中外的宝贝数不胜数,长孙家纵然富有,但是依旧并没有多少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

在库房里挑挑拣拣,好半晌才挑了两卷画轴,两方古砚,皆非凡品,房俊大抵是不喜欢这些东西的,不过房玄龄应该看得入眼。

出了库房,命管事的将礼物用锦盒盛装,又带了父亲的名刺,这才带了几个家将随从出门策马来到房府。

当了房府门外,翻身下马,上了台阶递上名刺,还未等说话呢,看门的仆人便怒目而视。

长孙涣又是郁闷又是愤怒,冷言道:“吾乃奉家父之命前来,难不成房家一介门子亦敢将吾长孙家的名刺拒之门外么?”

那门子自然不敢,只不过自家二郎被刺受伤,这长孙家不久之前还曾闹到府上,难不成如今是来看笑话的?(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4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