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八十章上门探视】

【第二百八十章上门探视】

主辱臣死,身为门子也知道端谁的弯吃谁的饭,若是被长孙家上门嘲讽,讥笑二郎受伤之事,他们这些门子亦是面上无光!

不过将长孙家的名刺拒之门外自然是不可能的,别说区区一个门子,即便是二郎亦要掂量掂量如此做的后果,在表达了自己的愤怒之后,门子淡然道:“还请长孙郎君稍待,奴婢入内通禀。”

言罢,转身进门径自前去通禀,其余门子都束手站在门前,丝毫没有相请长孙涣进入门房稍坐的意思。

对于长孙涣,整个房家上上下下都没有好脸色。

昔日与自家二郎那也是交情深厚,从小打到玩在一起,虽然房俊甚少前去长孙家,但是在家中不受待见的长孙涣却时常登房家的门,房玄龄夫妇待之甚厚。

结果就是这么一个白眼儿狼,自己的兄长出事之后眼瞅着有染指家主之位的机会,便断然与其父同流合污,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断排斥旧友,这等人利益为上,毫无义气,即便是一个门子亦鄙视不已!

长孙涣站在房府门口,门前街上来来往往车辆纷纷侧目,使得长孙涣如坐针毡,若非父亲有所交待,只怕这会儿早已掉头就走……

好半晌,那门子才从门后跑来,躬身道:“家主轻长孙郎君入内相会。”

言罢,指使同伴将大门的一侧门板敞开。

区区长孙涣,即便是手持长孙无忌的名刺,也没有可以令房家大开中门的待遇……

……

长孙涣命亲随候在门外,自己抬脚进了房府大门,在房家奴仆引领之下,先行来到正堂,面见房玄龄。

毕竟是代表了长孙无忌,房玄龄这等君子,自然不会予以失礼,授人口实。

长孙涣进了正堂,见到房玄龄端坐在主位之上,赶紧上前鞠躬施礼:“小侄见过叔父。听闻叔父编纂之《字典》博采众家之长、纵横古今文萃,如今即将成书,可喜可贺。小侄早已心向往之,想着拜访叔父请益一番,不想杂事缠身一直未能如愿,今日陡闻二郎遇刺,心中担忧记挂,兼且受了父亲之命,这才能够前来拜访,还望叔父勿怪。”

文人嘛,素来都是清高的。

你跟他讲人情世故,他不屑一顾,你跟他讲利益取舍,他傲如霜雪,可一旦你跟他谈谈他最得意的文学成就,往往放下架子、笑逐颜开,即便是面对贩夫走卒,亦能沽酒一壶、开怀畅饮。

长孙涣自认为对房玄龄这等比较纯粹的、有着文人本质的长辈,还是比较能够拿捏得住的。

却不料房玄龄只是淡淡一笑,随意道:“长孙郎君如今官拜鸿胪少卿,亦是堂堂帝国高官,老夫不过是一个致仕高老、不问世事的老朽,如何当得起长孙郎君一句叔父之称谓?长孙郎君莫要折煞老夫了。”

这话的意思,便是将往昔的情分一笔勾销了,你虽然与吾家二郎交情匪浅,然则如今既然断了这份情义,那么咱们便站在各自家族的立场,虽然算不得生死仇敌,虽然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但有些事情大家都心中有数,见了面点个头问个安,也就是如此了。

长孙涣的脸色便有些尴尬。

似房玄龄这等性情,即便心中愠怒,面上亦不会表现得太过明显,当日将茶杯砸向长孙无忌的脑袋,那已然是极限,这辈子估计再也干不出第二回,现在面对长孙涣这个小辈,字字句句体现了疏离于客套,对于长孙涣的示好绝不领受,却也让长孙涣无话可说。

说到底,前些时日那件事着实是长孙家做得不对,如今人家客客气气的对你表示距离,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得说道:“谨遵梁国公之命便是。”

房玄龄微微颔首,看也不看长孙涣带来的礼物,淡然道:“二郎正在后院养伤,让仆人带你前去吧。”

长孙涣愣了一下,只是派一个仆人引路么?

有些过分了啊……

一口气憋在胸口,面对房玄龄却又发作不得,只能施礼道:“那晚辈暂且告退。”

虽然有些憋屈,但房玄龄性格温润,拒人于千里之外亦是客客气气,绝不令人难堪,万幸那位主母卢氏未在,否则今日不知将会如何奚落于他……

到了后宅,想必已经有仆人通知,高阳公主一身绛色宫装坐在堂中,娇小的身躯腰肢挺拔,如花的容颜傲如霜雪,正襟危坐,神情凝肃。

妩媚多娇的武媚娘、还有一位清丽无匹的女子大抵是房俊的妾室萧淑儿,分列在高阳公主左右……

长孙涣心里“咯噔”一下,有点儿气虚,怎地搞得好似三堂会审一般?

心中打鼓,脚下却不敢停,赶紧上前施礼:“微臣长孙涣,见过高阳公主殿下。”

高阳公主俏脸寒霜,微微颔首,清声道:“免礼!”

旋即问道:“二郎被奸佞所伤,险些丧命,长孙少卿是前来耻笑一番,笑二郎命运多舛,亦或是幸灾乐祸,看看二郎会否有性命之忧,也好报了当初你家兄长遭遇刺杀之仇?”

长孙涣有些冒汗,忙道:“殿下误会了,今日在下奉家父之命前来,是为探视二郎之伤势。两家虽然有些误会……”

高阳公主素手轻抬,打断他道:“没有那么多的误会,是非曲直,你们长孙家自己心里清楚,别总是拿误会来搪塞,难不成长孙家就这么没有担待,敢做不敢当么?”

长孙涣语塞。

这话怎么回?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高阳公主殿下心里头一直憋着火儿呢,想必是房玄龄压制着家中上下,这才一直隐忍,正巧今日自己送上门来,若是不好生羞辱一番,怕是气儿顺不过来……

若是放在以往,大不了抬脚走人,总不能站在这里任人折辱吧?

哪怕对方是帝国公主,身为长孙家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长孙涣亦未必就要留给高阳公主多少面子。

然而今日他身负父亲之命,若是未能见到房俊达成目的,半途便折返回去,少不得又要被父亲训斥责骂……

心中叹息一声,长孙涣只得硬着头皮道:“是非曲直,自在人心。今日在下前来,乃是代表家父、代表长孙家探视二郎,还请殿下准许在下入内。”

高阳公主正欲说话,忽闻后堂有人高声道:“让他进来吧,进门便是客,吾房家何曾有过逐客之举?”

高阳公主只得恨恨不言。

武媚娘轻声道:“那就请长孙郎君入内吧。”

长孙涣松了口气,向着高阳公主鞠躬施礼,这才赶紧步入后堂。

这位殿下素来骄纵跋扈,皇族之内名声响亮,长孙涣着实不敢招惹……

……

刚刚进入后堂,迎面便是一股浓郁的药味儿扑鼻而来,长孙涣定睛看去,便见到窗前一张巨大的床榻之上,房俊正仰躺在上头,此刻正在婢女的服侍下坐起来,腰后塞了一个枕头,精壮的上身袒露着,肩胛处缠着厚厚的雪白纱布。

长孙涣上前,仔仔细细看了看,见到伤处正在肩胛位置,并未伤及要害,便叹了口气,道:“闻听此事之后,为兄这些时日以来日夜担忧,总算二郎吉人天相,否则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当真是天妒英才,为兄这心里怕是剜了肉一般痛楚难当。”

房俊露出一口白牙,笑道:“若是那般,长孙兄怕是要兴高采烈才对吧?”

长孙涣面色一变,不悦道:“你我虽然分道扬镳,但却也谈不上恩断义绝吧?往昔交情摆在那里,又岂能坐视彼此之生死,甚或幸灾乐祸?二郎也太小瞧吾长孙涣了!”

房俊愣了一愣,叹息一声,摆手道:“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用?道不同,不相为谋。”

长孙涣默然。

好半晌,他才缓缓说道:“识人识面不识心,有些人看似敌人,却能惺惺相惜,有些人好似手足,却往往反手一刀,直插背肋!二郎……还需当心一些才行。”

目光灼灼、言辞恳切,却是将房俊唬得一愣。

……嗯?

这话什么意思?

是在说你虽然是对手,却绝不会害我;而今次之刺杀,乃是我身边之人所为?(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4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