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八十一章动机不明】

【第二百八十一章动机不明】

房俊狐疑的看着长孙涣,摸不准这人的心思。

难不成他知晓是谁幕后主使死士刺杀自己?

就算知晓,可为何要告诉自己?

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长孙涣好心,此人与李思文、程处弼等人不同,年纪越大,心思越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越来越有其父阴险狡诈之风,房俊之所以要与之划清界限、分道扬镳,就是害怕不知何时背着人从背后插一刀。

然而眼下,长孙涣居然说有别人在背后插自己一刀……

这难免令人觉得有点违和,不可遏止的在心头泛起“贼喊捉贼”的疑惑。

见到房俊脸上毫不掩饰的惊诧与费解,长孙涣顿时又是恼怒又是尴尬,曾几何时,自己的人品信用居然低劣到这种地步了么?

忍住心中的不悦,长孙涣说道:“宇文邈正在谋求御史中丞之职位。”

就只是吐露这么一句,便戛然而止。

然则所余留下的想象空间,却无比宽广……

房俊蹙眉,沉默起来。

宇文士及的嫡长子名叫宇文崇嗣,如今宇文士及病入膏肓、命不久矣,随时都可能咽气,礼部正在拟定各种讣告、封赏,予以宇文士及死后哀荣,其郢国公之爵位,已经谏言陛下,初拟由宇文崇嗣承袭。

房家素来与宇文家亲近,房玄龄与宇文士及乃是莫逆之交,而宇文崇嗣的的儿子宇文邈亦与房俊关系不错,只是“夺舍”之后,与以往之好友渐渐疏远,其中便有宇文邈。

而房俊的另一位好友宇文节,出身宇文家的偏支远房,自幼父母双亡生活困苦,正是宇文崇嗣大力救济,予以栽培,方能坐上如今尚书左丞的官职,成为年青一代当中的佼佼者之一。

宇文邈为人谨悫率直,光风霁月,人缘甚好。

可以想见,一旦宇文邈在宇文家的倾力扶持之下登上御史中丞的职位,必将成为年轻一辈当中的领军人物之一,前途无量,官运亨通。

当然,无论古今中外,一旦与政治牵涉上,所有的人几乎都已经于自身的本性相割裂,或是自愿,或是被迫,总之会做出各种各样与本性相悖之决定,来迎合利益的追求。

今日同桌饮酒,明日拔刀相向,实在是不胜枚举。

若是宇文邈甚或是宇文节当真是此次刺杀之主谋,房俊并不意外,为了利益连兄弟手足都能杀,区区一个好朋友是算个甚?

然而房俊想了又想,实在是想不出宇文邈活着宇文节如此做的理由。

只要有利益,反目成仇、朝秦暮楚乃是寻常,这是动机。

反之,若是没有利益纠葛,那么对于政治人物来说,连路边的一只蚂蚁都不会去伸出一根手指碾死,免得惹祸上身……

没有动机。

他疑惑的看向长孙涣,缓缓道:“你们长孙家如今是越来越过分了,长孙、宇文同出一脉,如今更是结成联盟、守望相助,长孙兄这般出卖自家盟友,难道不怕被天下耻笑,不怕关陇贵族们内部因此生出隔阂、反目成仇?”

长孙涣苦笑道:“不怕二郎笑话,外界视若洪水猛兽一般的关陇贵族,实则绝非铁板一块,不过是因为父亲的威望勉力压制,不得不貌合神离的聚在一处而已。人都是自私的,追逐利益更是门阀之特质,得陇望蜀、永无满足,乃是所有人的共性,关陇贵族在父亲的带领之下冠绝朝堂多年,如今略微有些势弱,便有人不甘寂寞的站出来,意欲取父亲而代之,这其中跳的最欢的一个,便是宇文崇嗣。”

房俊默默点头,算是认同长孙涣的话语。

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却也是谁都无法逃脱的本性,知足常乐的精辟就连贩夫走卒都懂得,却依旧一山望着一山高,得不到的才永远被视为最好的……

曾几何时,宇文家的权力乃是关陇贵族之最,想必宇文家,长孙家也好,独孤家也罢,甚至是于家、侯莫陈家,都只不过是个弟弟。

宇文家曾在宇文化及的手中达至巅峰,这位前隋的权臣弑杀隋炀帝,自立为帝,建国号为“许”,差一点便割据天下,建立宇文家最鼎盛之时代。只不过在各方势力扑杀之下,宇文化及的政权一瞬间便崩溃瓦解,连带着也使得宇文家跌入深渊。

好多年也没能缓过气儿来……

如今看着长孙家因为从龙之功而高高在上,成为关陇贵族的领袖,宇文家如何能够甘心蛰伏、伏低做小?

越是经历过璀璨光辉的岁月,就越是难以忍受阴暗颓废的堕落。

宇文士及文人习气太重,对于朝政弃若敝履,只要不涉及宇文家的存亡,等闲绝对不愿意插手那些个朝堂争斗。宇文家崛起之希望不能由他担起,那就只能等他死了之后,由他的儿子来继承。

下一代的宇文家家主,便是宇文崇嗣。

宇文崇嗣意欲在长孙家的压迫之下奋起拼搏,重拾往昔之辉煌,就必须搞出一些事情,将水搅浑了,才能浑水摸鱼,否则按部就班、正常发展之下,永远不可能取长孙家而代之。

但是房俊依旧想不通,弄死自己,宇文家凭什么就能干掉长孙家?

若是栽赃嫁祸长孙家,将刺杀自己的背后主使按在长孙家头上尚能理解,可发现弩车,以及搜出铸币模具的地点乃是丘行恭的祖宅……

丘行恭跟长孙家早已恩断义绝、分道扬镳,二者之间还有个毛的关系啊!

搞不懂……

只可惜长孙涣点到即止,再也不肯多说,起身道:“二郎重伤未愈,在下便不多做打扰了,还望二郎好好养伤,待到痊愈之后,再设宴相邀,共谋一醉。”

言罢,施礼告辞。

房俊郁闷不已,可总不能将人硬留下来,捆起来问问你娘咧说这么多倒是解释清楚啊……

只得说道:“长孙兄有心了,请恕某不能相送。”

长孙涣道:“毋须如此,告辞了。”

房俊颔首致意,看着长孙涣走出去,便对床前的俏儿说道:“去将媚娘喊过来,为父有事相询。”

“嗯。”

俏儿乖巧的应了一声,赶紧起身走出去。

在家中,郎君时不时的与武媚娘商议事情,大家早已见惯不怪,事实上家中从上到下,都对武媚娘处理事情的能力心服口服,就连房玄龄有时候都会刻意倾听武媚娘的意见……

未久,武媚娘脚步轻盈的走进来,见到房俊依旧半坐在床榻之上,上身依旧袒露着,顿时嗔道:“你这人哩,也老大不小的了,还这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万一受了风寒可怎么办?别看如今乃是盛夏,病体虚弱,最易风邪入体,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房俊哈哈一笑,从善如流,任由武媚娘服侍着披上一件单衣,然后撤去腰下的枕头,乖乖躺回床榻上。

武媚娘取过一把扇子,侧身坐在床头,依偎在房俊身旁,一边轻轻的扇着风,一边轻声问道:“郎君喊妾身过来,是有何事吩咐?”

房俊道:“哪儿敢吩咐武娘子?您现在可是城南码头的大姐大,手底下成千上万人跟着您混饭吃,您一句话,半个长安城都得风云变色,您一发怒,整个城南都得血流漂杵、尸横遍野!”

“噗呲!”

武媚娘被房俊逗得花枝乱颤,虽然听不懂“大姐大”这个古怪的称呼是个什么意思,但听起来便是调侃之语,笑得喘着气道:“二郎可别逗我,帝王一怒才能血流漂杵,您当我是女王啦?”

房俊心道:你可不就是么?只是区区在下“乱入”而来,阻碍了您的前程……

夫妻间说笑几句,房俊便说起正事儿,将刚刚长孙涣的话语清晰复述了一遍,末了,颇为疑惑道:“为夫实在是想不出,宇文家刺杀一个与他们利益毫无相关的房家人,有什么好处?”(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4968/